111555 三十一、柏举大战古今稀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三十一、柏举大战古今稀

三十一、柏举大战古今稀

[更新时间]2008-05-05 19:10:59 [字数]2660

三十一、柏举大战古今稀

大战在即,作为一军主将最怕的莫过于前敌将军违令行事,如此将打乱统帅部的一切部署与设想,给将来的战事带来无法预知的危害,但这些还顾不上细虑,首先需要面对的是怎样应付眼前的突变。

孙武在急速斟酌之后,断然决策:主力依旧不动,自己选择的那3500精锐前锋立即出动,跟进夫概所部,当然,需要呐喊为主,厮杀为次,全体散开,多插旗帜,实施威吓战术。

阖闾惊忧之余,听了孙武的建议,强按下了全军出动的打算,任由孙武全权收拾这无法预测的战局。

这样,在夫概的五千“熊兵”杀入楚军大阵的后面,又响起了更加密集的战鼓与呐喊,五千徒兵之后,随即跟进的是不知多少吴军战车,随着战马嘶鸣,铁蹄咚咚,烟火缭乱,旌旗纷纷,更大的恐怖扑向了楚军,楚兵不知该先照前还是顾后了。

囊瓦压根就没有恶战的心里预期,满以为这次还能犹如往日,还是空等一天,见对面吴军并没有出动什么兵车之类的东西,所以根本没有意识到大战来临,还是一如他日,悠闲于兵车之上,品味着随军美酒,想象着战后舒服……

甚至到了夫概的步卒冲到了阵前,囊瓦还在犹自疑惑:来这么多步卒干吗?莫非吴兵临阵觉悟,反戈投诚?及至发现苗头不对,好像下令迟了:怎么个个几乎半裸上身,见人就砍呀?容不得琢磨了,只见这些吴国疯子手中闪亮,继而血红,口中狂呼,足不沾地――不好!竟是直扑自己而来!

楚兵表现,五花八门,上前堵截的有,避而走之的有,傻愣待宰的有,驱车横冲的有,哇哇大哭的有,――怎么还有大哭的?被自己人、车辗踏,伤身断腿,心中还能不觉得冤枉委屈?

很快,惨呼声变成了主旋律,这倒不仅于夫概之兵横冲直撞直扑中军所照成的伤害,大多竟是由于自己两翼部队回兵车急救中军所致。

左翼武城黑,右翼薳射,发觉中军势危,本能地身先士卒,驱战车靠拢中军,可是战阵之中,哪容得没见旗鼓号令的兵车乱驰?那时既没有公路,又没有广场,连战车的轮子都是木质铜箍,辗地即有深辙,横向滚进,简直如同颠筛子,哪能像步卒一般随便?

尤其是楚军自己的士兵,简直成了武城黑、薳射两军的障碍,自相辗杀是不可避免的,更可怕的是车阵一乱,战马也晕了:怎么不像往时?主人怎么胡乱指挥?哥们儿该把车往哪拉呢?

马晕出自于人晕,兵晕来自于将晕,将晕受累于帅晕!

主帅囊瓦彻底晕菜!当然是抱怨敌军,敌军即是那犹如一群黑熊般扑来的“熊兵”,熊兵不熊,尤其是那领头的大个――夫概!

夫概!此人绝对是当时的吴国第一猛将,其武艺之高超,胆力之超群,战场之勇猛,大概连伍子胥都自愧不如。尤其今日属自行其事,就为了一舒近日的郁闷,杀人无疑成了今天唯一的快感。

其时已经浑身血迹,头脸遍赤,摇头即血雨四溅,举手便惊恐响起,踏步趟一片狂呼,剑落则骨肉撕裂。

恶魔一般,鬼怪相似,称狂人不足以道其狂,呼疯子不足以显其疯。身后的五千“熊兵”早已不用其指挥,准确说是夫概正在用行动指挥,犹暴熊扑苗圃,分开嫩枝,直指囊瓦的中军所在!

这夫概也并非属一味狂杀莽撞之徒,知道手下“熊兵”并非活熊,体力有限,不可能这样子一直打下去,兴奋之际却也没忘了观察敌情,尤其是那囊瓦的帅旗,好!就在前面不远,囊瓦送上脑袋来也!

这时的夫概充分地发挥了他的战场天分,身先士卒将部队引向有囊瓦帅旗的地方,很清楚:那里一定是楚军的命门所在!

囊瓦的梦醒了,大王可能赏赐的黄金、府第、美女......都成了过去的幻觉,惊惧稍缓,立刻浑身面条相似,怎么也直不起腰来,害人的广告!“金色起点”刹时成了终点,“伟哥”立时化为“萎哥”。

遍体冷汗不听从自己的意愿,一个劲的直往外窜,身下不知何时透湿大片,谁知道那是尿液还是汗水?现在仅剩了一个念头了:离开这片地狱,躲开不远的恶鬼!

楚军士兵一直没能体验一场胜仗的滋味,士气本来就极其低落,这时乱了阵式,更乱了军心,想豁上抵抗,可敌人在哪里呀?――能实际接触到吴兵的毕竟是极少数,不好,生命的威胁来自背后!――背后滚来了救援中军的兵车!

楚军到了饭时没有开饭,便遭到突袭,当然体力不足,经夫概所部如同虎入羊群一般肆意砍杀,一时尸横遍野,但此时的楚军中也有不少勇士,已经意识到索命的敌人在突袭中军,一些自觉组织起来的将士逐渐形成了战斗力。

尤其是两翼前来增援的武城黑、薳射两军,已经不顾己方的伤亡,扑到了夫概步卒的身后,夫概所部此刻眼看大势不妙,毕竟是在楚军的战阵核心,尤其是,楚兵如蚁,杀不胜杀,自己士兵的兴奋能维持到几时?

更不妙的是,从囊瓦中军迎头扑出了一股强悍楚军!

是那位名字有点恶心的史皇,此时的表现却并不恶心,在主帅囊瓦丧胆之际,并未慌乱,决心拼死救主帅,掩护囊瓦转移。此举眼看就要力挽楚军厄势,一举扭转战局!

恶运看来已经青睐夫概,因为此时的战局竟然渐趋相持,慌乱的楚军已经开始了有组织的抵抗,现在是在拼杀,已经不是肆意杀戮楚兵了,巨大的数量优势抵消了吴军的善战、“熊兵”的彪悍,就是夫概本人,也需要挥剑数合才能前进几步了。

还好,具体接战点,都是步卒云集,楚国的兵车由于自己的士兵所阻,还靠不上疯狂的吴兵,乱战之际,连远距离兵器弓弩都派不上用场,双方较量的还是步卒的近战技术与体力胆气。

这方面夫概的“熊兵”占有绝对优势,吴国的步兵本来就傲视诸国,夫概的私兵更是优中选优,训练方面更不是楚兵所能相提并论的,楚军的精锐步兵大概此时尚在策划训练中。

插一句:方城的楚军不在此例。

但就算楚国的方城部队强于吴兵也没有什么实际作用,因为这支部队其时正由沈尹戌率领赶在途中,虽然沈尹戌凭直觉感到前线战局不妙,改变了奔袭吴国水军的部署,而是直接赶来同主力汇合,但总归远水不解近渴,帮不上柏举前线混战中楚军的忙。

最可怕的是:囊瓦突然清醒了!

本来欲逃,但在拉史皇一同弃军出走时,被史皇坚决拒绝了,并且连正眼都懒得再瞧主帅,径直率自己所部迎头扑向看来势不可挡的吴兵,临行时还甩给了囊瓦一句:“令尹逃生去吧,吾今不愿生也!”

直把个主帅羞得满面通红,脸烧之际,好似胆气略有回转,神智也逐渐清明,提胆起立于兵车之上,一望之间,豪气顿回:战士们正在浴血奋战,可怕的吴兵已经步步受阻,安稳看来不是问题了。

咿呀!怎么吴兵不那么恐怖了?

为帅者,当然不能鼠目寸光,关注的当然也有远方,统揽全局么!囊瓦再站高些,极目眺望远处……

为帅者,不光要能眼观六路,还需要耳听八方,其实正是大阵之外的声音提醒了囊瓦关注远处。――远处突然杀声连天,战鼓催魂!

一望之下,囊瓦大惊失色!当即挥动令旗……

(请看下篇:三十二、三军主帅世称奇)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4325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