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三十三、把握战机面面观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三十三、把握战机面面观

三十三、把握战机面面观

[更新时间]2008-05-05 19:12:49 [字数]2896

三十三、把握战机面面观

对严肃军纪的问题,孙子在其兵法著作中一再提及,并且格外强调。尤其对战争双方接战中的战机选择问题,要求主将创造战机,不失时机地把握战机。

那么,夫概自行出动所部,是不是如孙子所说:是不失时机地把握了战机呢?

这就要从战略与战术两个方面来分析了。前文已经对孙武在柏举战前刻意怠战的理由做了阐述,孙武考虑的是战略问题,是从始至终的对楚战事,而夫概着眼的显然是战术问题。

就柏举之战具体战事来看,夫概无疑是成功的,恰逢其时的把握了进攻的时机,以绝少的兵力取得了绝大的战果,几乎一举打掉了楚军的士气,致使楚军主帅逃亡,大将被戮、被擒,无疑也大大提高了吴军自己的士气,坚定了必胜的信心。

简单一句话:夫概近似以一己之力打开了通往楚都的通道!

但事情总有两面,且不说这样一来给吴军树立了一个绝坏的榜样,诸将若以此为例,个个自行其事,将来还怎样作战?关键是:等于替楚军更换了统军主帅,使吴军将要面对的不再是囊瓦这种有利于吴国的统帅,这却不能算做好事。

实际上也是如此,不久夫概就会自食其果,遭遇到吴军最不愿意对阵的将领――沈尹戌,结局是自己的五千“熊兵”被摧毁。

本来能够聚而歼之的楚军,被赶向了吴军向楚都郢城进军的途中,无形中增加了进军的难度;这些还是小事,毕竟有孙武、伍员这样的兵家大师能补偿失误。最要命的是给吴王心理上造成的大患:从此军权实质上收回在了他自己手中,孙武之言降低了分量,这给日后伏下大害。

再就是给夫概本人心理上的影响――无形中助长了本来就极重的傲气,最后导致连王兄都不放在心上,间接发展成为“王我之心”膨胀,几乎将吴国拖入深渊。

夫概的行为属于孙子所说:六败之一的“大吏怒而不服,遇敌怼而自战,将不知其能,曰崩”(《地形篇》)。

孙子在兵法之七中,论述军争的同时,早就详细分析了这种情形:

《孙子兵法》军争.第七:孙子说:用兵的法则:将帅受领国君的命令,从组织民众编成军队,到开赴前线驻地扎营与敌对阵,这中间最困难的事情莫过于与敌人争夺有利的制胜条件。

军争中最难处,莫过于如何通过迂回曲折的途径达到近直目的,化患害为有利。――这里,孙子在为自己的大迂回行军设置了理论根据,又把刚结束的柏举之战中的随机应变总结为几个字:化害为利。

故意迂回绕道,并用小利引诱迟滞敌军,这样就能做到比敌人后出动而先到达必争的要地,这就叫做懂得“以迂为直”的法则。因此两军相争都是为了有利于自己,若举大众而争,反失利而成为了危险。

全军带着所有辎重去争利,就一定会导致行动迟缓;丢弃大军去争利,辎重就会丢失。因此,卷甲急进,日夜不休息,以加倍的行程连续行军,走上百里的路程去与敌争利,则率军的将领有可能被擒,身体健壮的士卒先到了,体弱疲倦的掉了队,采用这种方法,可能只有十分之一的兵力赶到。

走上五十里与敌争利,先头部队的将领就可能遭受挫败,采用这种方法部队也只有半数赶到;走上三十里的路程去争利,部队也只有三分之二赶到。

军队没有辎重,无以为战就会覆亡,没有粮食就不能生存,没有物资储备,转输不继,就会覆亡。

所以,不了解列国诸侯的计谋,不能与其结交;不熟悉山林、险阻、沼泽等地形的,不能行军;不使用向导的,不能得地利。所以,用兵打仗以诡诈多变为根本,根据是否有利而行动,分散或集中使用兵力,随情况而变。

用兵之道:军队行动快速时,像飘风骤至;行动缓慢时,像严整的森林;进攻敌人时,像迅猛的烈火;驻守时,持重像山岳一样屹立不动;荫蔽时,像阴云蔽天看不见日月星辰那样;动作起来,就像万钧雷霆的震击。

夺取敌“乡”的粮食、资财、要分兵数路,开拓疆土,要分守要地,权衡形势,相机而动。先懂得以迂为直、以直为迂计谋的,就能胜利。这就是两军相争的原则。

《军政》上曾说:“用语言指挥听不到,所以用金鼓之声,令其或进或止,用动作指挥看不清,所以用旌旗之形,令其或开或合。”

金鼓旌旗都有是用来统一军队作战行动的;军队行动既然统一了,那么勇敢的将士就不得单独前进,怯懦的也不得单独后退,这就是指挥人数众多的军队的方法。――夫概此战显然违背了这些原则。

所以,夜间作战要多使用火光和鼓声,白天作战要多使用旌旗,之所以变换这些信号,都是为了适应士卒视听的变化。

三军可以挫伤其锐气,将军可以动摇其决心:军队早朝初战的时候,士气旺盛,陈兵到中午时候,士气就逐渐怠惰,到了日暮,士卒就会气竭思归。所以,善于用兵的人,总是避开敌人的锐气,等到敌人松懈疲惫人心思归时,才去打它,这是掌握军队士气的方法。

以自己的严整来对待敌人的混乱,以自己的镇静来对待敌人的吵闹,这是掌握军心的方法。以自己的靠近战场来对待敌人的远道而来,以自己的安逸休整来对待敌人的奔走疲劳,以自己的粮足食饱来对待敌人的粮尽人饥,这是掌握军力的方法。

不去迎击旗帜整齐,部署周密的敌人,不去攻击阵容严整、实力雄厚的敌人,这是掌握因敌变化的方法。

所以,用兵的方法:敌人占领高地,不要去仰攻;敌人背靠高地,不要从正面攻击;敌人假装败退,不要去追击;强大的敌人,不要去进攻;敌人以利诱我,不要贪食其饵;正在撤退回去的敌人,不要去拦阻;包围敌人,要留有缺口;对陷入绝境的敌人,不要去逼迫它。这些都是用兵应当掌握的方法。

孙子在此篇不厌其烦的论述了用兵要点,指导前敌将领的作战原则,可谓用心良苦,是否是日后觉察到了吴军中前敌将领的不足?此篇是日后修订而成?这也不大容易考据。

但对于夫概的战后处理,吴王阖闾的决断还是令孙武哑口无言,甚至目瞪口呆!

附:《孙子兵法》军争第七

孙子曰:

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交和而舍,莫难于军争。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军争为利,军争为危。举军而争利则不及,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是故卷甲而趋,日夜不处,倍道兼行,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其法半至;三十里而争利,则三分之二至。是故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故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豫交;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和为变者也。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掠乡分众,廓地分利,悬权而动。先知迂直之计者胜,此军争之法也。《军政》曰:“言不相闻,故为之金鼓;视不相见,故为之旌旗。”夫金鼓旌旗者,所以一民之耳目也。民既专一,则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此用众之法也。故夜战多金鼓,昼战多旌旗,所以变人之耳目也。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故用兵之法,高陵勿向,背丘勿逆,佯北勿从,锐卒勿攻,饵兵勿食,归师勿遏,围师遗阙,穷寇勿迫,此用兵之法也。

(请看下篇:三十四、真正主帅是阖闾)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4326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