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三十四、真正主帅是阖闾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三十四、真正主帅是阖闾

三十四、真正主帅是阖闾

[更新时间]2008-05-05 19:13:39 [字数]2683

三十四、真正主帅是阖闾

严格执行军纪,并不是刻意惩罚什么人,说穿了就是我们熟悉的大俗话:“杀鸡给猴看”。

这点是必要的,部队人再多,也是宝塔型逐级约束的,就如同我们今天经常在“动物世界”中了解到的:主帅居于食物链的最顶层,其余按职务高低排列下去就是了。

这中间不能脱节,假如有一环产生基因突变,不让上一级食肉者享用自己,或者追捕不到自己的下级,那就会造成此塔崩塌,结果就是大家一块完蛋。

除非你变成大熊猫及时改食谁都懒得理会的竹子,否则这一串物种灭绝无疑。这种现象或者说理论,用在环保上是至理,其实用在执行法律法规的社会中也未尝不可。

按照暂时看得见的结果,来决定夫概违纪事件的惩罚力度或者奖赏厚薄,是不公平且不明智的,但长远利益大家只能预计猜测,总难比得上摆在眼前的战果。

这就是现实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关系,不大准确的还有就是:是权大于法或法律高于一切的问题。

大家大概都听说过,历来称兵家,都是孙、吴并称。也就是大家大概都了解的:其后不久,中国还出现了一个几欲孙子齐名的吴子,战国时期的吴起。

吴起在一次率军作战中,一个手下士兵不待号令便离队冲到敌阵,手起刀落,旋风般提着两颗敌兵首级归队邀功请赏,但吴起却一声令下,将那名得意洋洋的勇士立斩于阵前,大军顿时肃然!

这体现的正是令行禁止的治军原则。然而,就因为夫概是吴王阖闾的亲弟弟,而且吴王阖闾就在军中压阵,所以,就算孙武帅印在手,也无法按军律砍掉夫概的脑袋。

这就是可悲可叹的现实,古今都是一个德行,啥时候都是“权大于法”,其根本原因就是这个“法”是“权”制订、并监督实施的,解释出自自己笔下的法律,那还不容易?

比如我们今天,大概拥有车辆的不在少数:你每月都必须掏银子购买“养路票”(全球范围的中国独家专利),是啊,公路莫非是为民服务的公共设施?凭什么车轮轧路不拿钱?于是,你用合理的钞票购来一张纸片,上面白纸黑字,印有“凭此证通行全国”等字样,这下你放心了,那就加油门走吧!

可是,行不通!你连五十公里也出不去,照样要另外依照XX省政府批文规定,卖一张XX国道“过路费”,不然你就是在有意坑害国家,逃避国家规费。走不了你,没钱你照样寸步难行!

至于那先前买来的一纸“通行全国”之许诺?那是忽悠你呢,谁相信谁是标准的傻瓜,那上面提前印着呢,“养路”么,并非修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想要从此过,先拿买路财!从古劫道的都是这么说的,咱不是,咱是政府行为,合法收费!

夫概也据此合法之法理安然无事,并且受到吴王明令嘉奖,想砍高官的脑袋?就是依法也甭想。

孙吴无语也无奈,吴军统帅部实践了孙武兵书中的预警:“大吏怒而不服,遇敌怼而自战,将不知其能,曰崩”(《地形篇》)。

不太刻薄的话,吴王对弟弟违令行为的处理也可以理解。大喜望外的吴王阖闾,眼中看到的是胜利大概完全出自夫概首发之功。夫概擅自行动时曾说“王已属臣兵,兵以利为上,尚何待焉?”(《史记/吴太伯世家》),此话很有些专业理论家水平。

为有这样“智勇双全”的贤能王弟,阖闾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能看到夫概之举背后的凶险?此时仅相当于参谋长的孙武,也只有接受教训,明白“血浓于水”的喻世明言,刑不上大夫么。

不但如此,吴王索性实践出真知,就此下旨今后由王弟夫概为专业全军前锋,追击残敌,直指楚都郢城,自古有名句:兄弟一条心,黄土变成金,有如此忠勇卓绝王弟身先士卒,霸王何愁?

夫概得到王兄嘉奖鼓励,意气更为奋发,立即挥兵西指,决心尽歼楚军残部,实施宜将剩勇追穷寇之伟略,坚持痛打落水狗之作风,孙武?你就在后面等着吧,伍员?咱家替你报血仇,老哥?你就瞪大眼睛瞧着:哪个更有资格称王?吴国的军民们:且看咱夫概精彩表演!

前面就是清发渡口,尖兵来报:水边集结了不下数万楚兵,正在准备渡河逃窜!

战争大势已明朗,吴军现在是以得胜之师追歼楚军溃兵,因此吴军主力也开始出动,吴王阖闾也亲赴前军,指挥向楚都进军。

接报,吴王立即与孙武、伍员商议,前战未尽歼楚军主力,没想机会仍在,是否立即全军出动,毕全功于一役?

统帅部现在意见分外一致:立即出动!

但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嗜好厮杀的夫概此时突然变得高深莫测,独家持异议:“我听说,被困在陷阱的野兽会疯狂地作垂死搏斗,何况是人?要是把楚军逼急了,他们一定会和咱们拼命。不如暂停追击,等吴兵渡过一半,然后发起进攻。已经渡过去的好容易逃脱了,没渡过去的抢着逃命,谁还肯拼死作战?这一仗算是赢定了!

半渡而击?有理!

阖闾好像突然发现了王弟的可贵并且可怕的心理素质:不愧为名将了!能利用常人怕死的心理,故意给楚军放出一点光明,让他们失去了作战的决心,再发动进攻,彻底地瓦解了楚军拼死一战的心理,实在高明!

当即决断:依从王弟建议,暂缓开战,且等楚军残部半渡,再与予痛歼,人么,最可怕的就是贪心不足!

对夫概此举,不光阖闾称赞,孙武、伍员也没有表示什么,仅从目前战役来说,此策当然是最佳方略。甚至后世许多史家、评论家都认为这是非常高明的战法。

就一般战役来说,的确如此,但吴军此次攻楚属于战略性大决战,目标是聚歼楚军主力,摧毁楚国的抵抗意志,显然不能套用一般性战役的作法。要知道,此时的楚军,是一群失去了战斗力的溃兵,给予其渡河集结整顿时间,无疑于放虎归山,哪怕是一半,哪怕三分之一。

不妨设想:吴军追上楚军后立即发动攻击,背水未结阵的楚军不外两种表现――各自为战,猛烈反扑;一哄而散,缴械投降。

前者,吴军有组织,正好趁势歼敌。退一万步说,即使楚军组织起来,形成了一定战力,那岂不正可利用楚军困兽犹斗的心理,巧妙地做足假败示弱的文章,甚至不用做假引军而去。

这样可以导致三种可能:做得好,可以回复到“吸引多路楚军聚而歼之”的最初作战方案,此时楚帅囊瓦已逃亡,其它地方的楚军将领正是争当老大的好时机;第二,在适当时机杀一个回马枪,全歼当面楚军主力;由于并没有暴露战略目的,重新筹划也未尝不可,算不了什么。

也就是说,只要放眼广阔的战略回旋空间,吴军肯定大有作为。

当然,以上兴许是偏见,事后诸葛亮,谁不称职?但作为事后诸葛,老孙也发现了一个最大的隐患:此刻的吴国需要的并不是就这么一帆风顺,这样下去,对孙武在吴国的地位,有害无益。

实际上孙武在吴王眼中的分量,可以说决定着吴国的将来,强盛、称霸、甚至提前一统华夏。

看得见的是,实战吴军获利,极大的助长了夫概的骄横,这不仅给将来留下的隐患,就是在不久之后,由于夫概的狂妄,也使吴军遭到了本来可以避免的打击。

(请看下篇:三十五、夫概痛打落水狗)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4326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