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三十五、夫概痛打落水狗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三十五、夫概痛打落水狗

三十五、夫概痛打落水狗

[更新时间]2008-05-05 19:16:13 [字数]2650

三十五、夫概痛打落水狗

楚军――数万散兵游勇――现在的统帅是薳延,薳延所部,在柏举之战中处于战场边沿,因此有幸没有被一锅而烩,眼见大势已去,只得率部准备渡清发水西撤,一路开始了艰难的收容楚军溃兵的工作。

这绝对是出于自发,没有人命令他该做些什么,薳延树起大旗,溃散的楚军开始大量聚集,薳延所部一下膨胀至数万,具体数字,就连他这一军统帅也说不清楚。

但是,并不是有兵就能作战,老俗话说的是“鸡多不下蛋,人多瞎胡乱”,其实就是说的薳延所部现在这种状况。部队不经整顿,不进行必要的政治教育、军纪申明、逢敌要点,是不具有任何战力的,――老话说:一堆散沙砌不成墙。

所以,理智的薳延最需要做的就是与吴军脱离接触,以便能从容的休整部队,设置防守据点,再觅战机,持久抗战。

马不停蹄,边逃亡边收容,一口气蹿到了清发渡口,强忍住睡觉的欲望、进餐的急迫,指挥将士开始渡江,突然有散卒喧嚣:后面来到了吴兵!

薳延刹时心内冰凉:全军休矣!

谁知情形奇怪,后面的吴军好似在等待什么,并没有立即扑上来,薳延按奈住不禁欲待出口的“侥幸!”,率领散乱了的楚军登上仅有的渡船,驶向“幸福的彼岸”!

人多舟少,只能多次往返,邪了!竟能够安然来回数次,眼看楚人过来将近一半了,莫非吴军自己产生了畏惧?突然!一丝不详的预兆涌上心头:吴军在等着不劳而获,等着楚兵半渡之时,那时,前军无法回救,后军更无战意,如此……?

凡事,有其利,必有其弊,楚国残兵虽然铁定要损失大半,但无疑也使过江的部分安然逃脱,世界上从无万无一失之好事,薳延强忍心痛与心宽,能带多少带多少吧,率部逃向雍澨(今湖北京山县境)方向,那里背后就是汉水,是屏通往楚都的必由之道。

被撇在清发水对岸的楚军惨了:正如夫概所预料,这边岸上等待的楚军看见自己的老友已经驶船向自己摇手离去,心里更急,人人挤向江边,争取下次轮到自己登船啊,有性急的干脆不顾江水寒冷,泅渡而过,死在江中的不计其数。

对于身后突然传来的吴军喊杀声,没有楚人感到意外,大多连回头张望都懒得,更别说回身抵抗了,更多的士兵扑到了江中,知道自己不会水性的唯有闭目等待,至于能够等到的是什么?没人去想,反正最多一剑,能被生俘,即是祖宗烧了高香!

扑上来的就是夫概,前战兵损并不太多,没有影响所部战力,不耽误今日杀人。

只是仗打得极为没趣:连个陪练的都没有,砍杀抱头待死的活人,总归难以使人兴奋起来。所以,吴军虽然杀得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甚为得心应手,还是精力大为懈怠,有些偷懒的士兵竟然故意将楚兵驱向大江,也能看人水中挣扎毙命不是?

江边杀声震天,一天鬼哭狼嚎,少数拼命士兵成了稀罕宝贝:吴兵的确舍不得将其立即杀死,猫戏老鼠一般,直往非致命处招呼。

自然,还是逃散的占多数,数万楚兵么,四处奔逃之际,也能令吴兵无奈。吴军的横冲直撞,使江水都被染成了血红,只是场面少了些惊心动魄!令夫概大为遗憾。

就这样,薳延好不容易凑来的一支部队,顷刻间被迅速瓦解、溃败。

夫概战功摆在了那儿,明显在两场战中表现良好,是他带领士兵击溃了囊瓦的大军,是他擅自策划了整个突袭计划,就实际说,此两战中功劳最大者也是夫概,无怪夫概此刻感觉体内有一股气流在游动、膨胀,只觉得脚下轻飘飘的。

此刻的孙武呢?除了吴王、伍员等少数几位,没人知道,这些无关紧要,但对于奔逃途中的薳延来说,就“有关紧要”了。

庆幸脱险的楚军将士一直不敢住脚,大量的士兵已经躺在了路边,能坚持继续走路的都是被恐惧吓退了疲劳。但逐渐也无法坚持了:人的忍耐度还有些伸缩性,只要一口气不散,就能近乎无意识的挪动,但拉车的马匹不行,累极了就刻意罢工,有些实在畜生竟然不断倒毙于当道了。

薳延的确无奈了,只得传令:就地埋锅做饭。

薳延在辛苦捡柴举炊,岂不知不远正等着就餐的,――并不是又渴又饿的楚军,是孙武,是孙武指挥着三千人五百人在等着开饭。

对夫概建议的“击敌半渡”,孙武在赞同的同时也采取了弥补措施:提军渡江,平行追击,丢弃兵车,徒步接敌,不给楚军留下休整的时间,步步紧逼,进而达到歼其全军的目标。

下决心采取步战,这也是受了夫概的启发,就机动性来说,失去了兵车倚仗的步卒反而更利索,在对付不是过于坚固的敌军车阵方面,步兵丝毫不落下风。

眼下的战势就更不用说了,楚军处于仓皇败退的状态中,其兵车虽然快速,但也有致命缺陷:马匹需要按时作息进餐,不然就会导致被迫造反,何况速度也不见得能加快多少,跟行的步卒还是需要补充能量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千古一理。

孙武率三千精兵迂回徒步过江后,一直与败退中的楚军保持着一定距离,对于大量掉队的楚兵,孙武吩咐与予缴械就可以了,并且告诉他们,主动向后方去投降,那里管饱饭,

对于前面不远的薳延,孙武甚是清楚其心态及处境,也一直替他计算着作息时刻,现在终于等到了楚人精疲力竭的时刻,楚军需要解决饥渴问题了。

隐蔽围追的吴兵也需要解决这个问题,现成的熟食已经吃光了,孙武说:不要紧,前面正给准备呢!

大家苦笑:还能提前派出伙头军?

薳延受到的也是正规的楚国军事教育,所制定计划及指挥的本领也很棒,做事也是有板有眼,并有其独到的战略眼光,下令埋锅做饭,也是提前考虑到了吴军打过来的问题。

但他确信吴兵也是人,他们也得吃饭,大家打架的招法可能有别,但对吃饭的需求还是一样的,自然也要吃饭,而且楚军吃饱了以后也就有了精神、有了力气,就可以逃跑得更快些,即使被追上,也有力气拼一气。

炊烟漫山缭绕,吴军方面有人惊奇:还就是有“炊事班的故事”在前方播出?建议:“出击吧!再延误浓烟已经遮住我们的视线了!”

孙武还是老话:“慢!”

并且解释:“我们可以先利用烟雾接近楚军,但不要进攻。”

一会儿功夫,烟雾渐渐散开,又有人提议出兵,但孙武仍然拒绝:“楚军开饭的号角还没响,着急什么?

号角响了,楚军开饭了,吴军开战了,楚军将士兴奋地冲向米饭,吴军将士兴奋地冲向楚军――楚军的号角其实指挥了双方的行动。

这实在难以冠以“战争”二字,说穿了就是抢食吃,无备的楚军没能抢过吴军,薳延逃跑,吴军饱餐了一顿。

《孙子兵法.作战篇》曰:“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看来吴军此顿省下了二十顿的干粮,而楚兵则肯定一餐下了二十餐的大米!――却还没吃到嘴,世间所哀,莫大于此!

估计大快朵颐的吴军士兵会大呼:楚国的饭菜――味道好极了!

(请看下篇:三十六、密林来了只饿虎)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4327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