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三十六、密林来了只饿虎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三十六、密林来了只饿虎

三十六、密林来了只饿虎

[更新时间]2008-05-08 06:09:55 [字数]2866

三十六、密林来了只饿虎

孙武以步卒追击楚军,令夫概心情极为不爽,到底谁是前锋?尤其不能容忍的是:这种行动竟然没有通报给自己这前敌主将,而是另觅渡口,绕过了自己这厮杀热闹的战场,本来大量的楚兵脑袋可以用来报功,现在夫概也感觉失去了意义。

这是因为,从“前方”已经传来战报:吴军大胜,缴获辎重如山――这比多砍几个敌军人头还令人酸不溜的:无后方的长途奔袭作战,弄到吃的重于杀敌。

夫概懒得打扫战场了,集结了自己的部队,收集了楚军丢弃的船只,径直渡河追敌去了,再不及时行动,大概战功就被那些不是前锋的前锋给抢光了。

孙武派出的3500人,还是执行的原先的军令:保持接触,让楚军溃兵给自己开路搭桥,这是向楚都进军最好的向导,又是诱敌集结最好的诱饵,千万别给追丢了、赶跑了,甚至也别那么急于歼灭或击溃。

这样一来,夫概所部自然蹿到了前头,夫概可不管这些,从看见楚军的旗帜,即兴奋回归,令旗一挥,自己的尖兵扑向了楚军残部。

夫概本人也乘坐兵车驱兵前进,现在仿佛感觉楚国已经被彻底地踩在了脚下,在夫概的眼中,确实如此:那些楚国人如同丧家犬一般四处逃散,看来这昔日霸主,也不过如此!

又饥又渴又困的楚军本来就如同一支被撵急了了的兔子,薳延目前最需要的就是能使败军得到喘息,人马得到饮食,组织得到恢复,当然,能有一处避风港湾――小城睡他一觉,那就是奢望了。

可惜,怎么也甩不掉身后的追兵,而追兵竟然好似有意控制战争节奏,并不穷追,但坚决不舍,就是不让你休息,连何时埋锅造饭都好像必须听追兵的指挥,太令人窝气又无奈了!

现在,士兵们得不到休整,形不成战力,那就退它一步,能有点刺激也行呀,走快点,甩掉吴兵;可是薳延实在琢磨不出有效的措施,这样拖下去,岂不是要全军覆没?

束手无策之际,后面传来了战鼓声,一股吴兵徒步直扑了过来!

瞬间,疲劳到极点的楚兵像是突然被注射了兴奋剂,几乎全体奔跑起来,就连拉车的战马也好似刚加了精料,拉车开始疾奔。

人到危机时,耐力能得到超常发挥,看来此言不虚。就连马匹也怕比平时重得多的鞭子抽,奔跑之时有了非凡的精气神儿!

夫概还是没有得到自己盼望的厮杀,手下“熊兵”也没能遇到什么值得一提的抵抗,仅是在搜剿跑不动的一些散兵而已。

唯有薳延,几乎大呼惭愧,竟然就此一举摆脱了追兵,疲劳的战车也比甲胄齐全的步兵迅速的多,看来走路方面,徒步还是不如坐车。

薳延终于得到喘息,能让士兵们吃顿饱饭了。

岂知,哪里是一顿饱饭?就连睡它个昏天底黑也没关系了,后面的威胁竟然一举解除,薳延连休整都能从容进行了。

其原因出乎薳延预料,也出乎夫概预料,更出阖闾预料,就连孙武也没能预料到会出现如此意外的事情:战势突变,陡起风云,私自前出的夫概部遭到突然打击,好似一只乱闯的野猪,遇到了一只密林中的饿虎,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便被一口咬住咽喉,竟至全军几乎被毁灭。

这只饿虎就是沈尹戌――真正堪与孙武匹敌的对手现身了!

沈尹戌前往北境方城调兵,过程不是那么容易,这些士兵素质极高,号称楚国王牌部队,但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部队很难调动,虽然沈尹戌身为左司马,乃军方长官,却也是没有足够的权力带走这支部队,因为这支精锐属楚王的北部边防部队,军权在楚昭王。

但是,沈尹戌又无法去楚都郢城请旨,方城与楚都中间是与吴军的战场,没那个时间取来调军兵符,沈尹戌只能靠自己的军职、外加口舌把方城大军带出,这中间肯定不知出了多少曲折,说不定这也是他迟回没能去烧吴军战船的原因。

但总归方城大军还是被沈尹戌带出了驻地,但两面夹击吴军的战机已经不再了,当沈尹戌率部行至息地(今河南息县)时,就传来了囊瓦军主力大败的消息,沈尹戌只得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如同消防队员般南行直插雍澨,先阻止吴军向楚都的推进再说。

沈尹戌并没有直接出兵接应薳延所率的溃军,经深思熟虑后采取了一个惊人的行动,率军极为隐蔽的向吴军侧翼接近,他充分发挥了自己军令森严之特点,又赖于方城部队军纪严整,部队以隐蔽行军方式接近了夫概的“熊兵”。

这股强悍的吴兵脱离主力,单独行动,其致命弱点即是大意无备,只要能发动突袭,一举打掉他是有把握的!

夫概还在得意非凡,丝毫没有发觉身边的危险,还在四处分散搜捕逃散的楚兵,这就好像主动上门一样送给了沈尹戌机会。

当部下紧急送来警报时,夫概根本不相信能有吃了豹子胆的楚军,莫非他们会飞不成?自己的部队竟然遭到一支战力强悍的楚军突袭?这确实不符合目前战情。

登高瞭望,那景象顿时使他惊呆:在此之前的吴军一直扮演的角色竟然被楚军替代了!这是在做梦吗?他看到的竟然是楚军士兵在肆意砍杀自己的部下!那些骄傲惯了的“熊兵”竟然都在朝自己这边涌来,分明是在逃窜!

不过,夫概毕竟是夫概,毕竟头戴着一顶名将帽子,岂能逢变心惊?大喝一声,驱车向看来是疯了的楚军冲去,企图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改变溃势!

一经接战,夫概不禁怀疑,这些士兵是楚国人?真的是那些只会挨打的楚国士兵吗?

只见这支打着楚军旗号的部队,速度几乎如同闪电一般,漫山遍野,滚滚而来,战车并不前出,步卒围绕疾奔,一经接触吴兵,长戈短剑竟然一齐招呼,战车上还发出蝗虫般的弩矢,远处的吴兵竟然连相救都做不到,吴军无法配合,成了人自为战,――不,其实是纷纷被宰!

方城的楚军名不虚传,王牌就是王牌,围歼阵式丝毫不乱,前锋不急于推进,两翼尽量张开,眼见夫概的五千精锐就要全军被罩入一张大网,就连夫概自己的兵车也不由慢了下来,夫概头脑还算清醒:冲上去等于去送死。

开始夫概还狂喝部下不准溃退,但被逼上前敌的士兵几乎不能懈怠一点楚军推进的速度,大多连给楚军造成威胁都难,扑不到跟前就丧命在乱箭之下,夫概生平第一次眼神中露出了恐惧。

夫概进退两难:大将逢强敌,焉能胆怯退走?啥时胜利不是拼出来得?但眼见局面急速恶化,楚军两翼竟然远远的越过了自己部队后方,正在合拢之中!

夫概也不愧名将称谓,立即意识到了:今天就是自己全军毙命于此的时刻!传令退军已经迟了:此时退军,自己全军将士气崩溃,欲走?徒步的怎能逃得过狂奔的兵车?自己的指挥车固然可能冲出,可是,弃军逃命,那不是夫概所为!

夫概决心采取唯一正确的措施:血溅沙场!拼死一个够本,拼掉两个赚他一个!

主将开始冲出拼命,无形中也感染到步步后退的吴兵,前面总算出现了混战――难称作混战,只能说是强悍的吴军在前仆后继!

夫概发现:就是单对单的近身搏杀,自己的“熊兵”也占不到上风,也是自己的士兵被创居多,幸亏吴军士兵还有最后一招:倒地时也不忘给对方最后一击,对同于归尽没有一个犹豫的!

主将的职能决不是阵前拼杀,部队冲上去了就是以身作则起到了效果,主要的职责还是要统揽全局。夫概于激战之中,抽空回身远望,不禁大惊失色:没有后方了,楚兵已经围到了身后了!

夫概明白:最后的时刻到了。

(请看下篇:三十七、生死关头看将军)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4934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