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三十七、生死关头看将军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三十七、生死关头看将军

三十七、生死关头看将军

[更新时间]2008-05-08 06:10:43 [字数]2814

三十七、生死关头看将军

《孙子兵法.九地篇》曾云:“聚三军之众,投之于险,此谓将军之事也。”――聚集全军将士,投放到凶险的境地,让他们拼死奋战,这就是指挥部队的全部实质内容。

现在王弟夫概就到了这种地步,估计当时吴国的情况:《孙子》十三篇既然能得到吴王如此赏识(因为六千多字的一篇文章即被拜为将军),那么将这“用兵指南”抄写颁发给亲信诸将是十分自然合理的事情,大概就如近代蒋总裁发给部下的“剿匪手册”吧。

“孙子语录”肯定不如后世主席语录那般普及,连婴孩学说话都要先学习老人家的无数真言,但作为与吴王嘬一对奶头活下来的同胞兄弟,夫概能有幸手捧宝书――宝简学习上一番是绝对无疑的情形。

现在到了检验孙子理论是否真知的时候,夫概全军已经处于险的不能再险之境地,能否死里求生就看这包围圈中的主将夫概的了,夫概能活用孙子兵法否?

还别说,危机关头,夫概反而镇定:立即指挥部队,用无数的盾牌长戈建立起了一个圆形的防守阵式,虽然由于疏于准备,没有携带些对付兵车的障碍物,但总算形成了有组织的抵抗,楚军再要屠杀吴兵,则需要如同剥笋般一层一层的费劲工作了。

战局急速恶化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此刻的吴军是一帮纯步兵,只适应于进攻作战和奇兵突袭,对敌军中无数四匹马拉着狂冲的战车几乎没有多大护身能力,侥幸砍断条马腿,搞翻辆兵车,也同时使自己的阵式乱上一片,致使伤亡大增。

再说,“熊兵”也是活人,也是血肉之躯,体力与勇气也是有限度的,不可能就这样无节制的消耗下去,打架最耗费体力,尤其精气神儿,大家想想现在的拳击或者自由搏击台上的规则就明白了:三分钟一局!

也就是说,人类即使经过残酷训练,也就是“三分钟的热度”,这是经无数口水淘出的真正真言。

夫概部现在像一只蜷在一团的刺猬,任由沈尹戌指挥的战车撞来辗去,再加上箭矢如雨,长戈如林,短剑翻飞如舞,吴军这只大刺猬眼看越来越小,越来越瘦。

夫概绝望了,他最清楚:吴国大军主力尚在清发水对岸,就是出动迅速,能赶到战场,大概只能替自己收尸。――远水不解近渴!这话就是专为今天造出来的。

距离最近的部队仅有孙武所率3500名步卒,但是,作为深通兵法的名将夫概,此刻最怕的就是此军前来救援,现在夫概已经判断出:欲吞掉自己全军的楚兵不下四万之众,且装备精良,战力彪悍,战法稳重又犀利,厮杀风火又灵动――技术含量极高!

三千来人再投入战场,其实等于飞蛾投火,只能让楚人战果更大些而已,于事无补,于己无利,于吴有害,于楚添威!

怎么办?没法办!最佳措施也就是轮班抵抗,换班受死。――尽量拖延那最后一刻到来的一瞬间。

临时战阵之外已经四面齐呼,那是楚军的宣传攻势:“吴贼早降!吴贼……”――怎么连“乌贼”都冒出来了?

夫概,心中苦涩,面色如水,心急似燎,面寒似冰,身形如山岳,胸中如沧海!――暗流涌动,无际波涛!

阵外,沈尹戌立于兵车之上,手中不断变幻着不同颜色的令旗,那代表不同含义。全军的战鼓、号角也随着令旗挥动变幻出不同的节奏与音调,楚军也就随着这鼓点与号角进退有秩,攻杀有序。

沈尹戌内心也不由震惊:眼前这股处于死地的吴军,战力竟如此凶悍?遭袭不怯,被围不乱,临死不降,临危不退。虽然尽歼此军是可以确定的事,但看来麻烦不少,离收兵之刻还早呢。

最令他不安的是:吴军战力如此,楚国岂不堪忧?沈尹戌心中清楚,吴军主力尚未出动,其位置几乎不用侦查,就在清发水对岸,援救这显然是全军前锋的吴兵,肯定不及,但自己的部队也因此更加需要保持体力战力。

尤其是士气!柏举大败,已经极大的打击了楚军每个士兵的心理,沈尹戌正是欲靠此战恢复楚军的自信,打破吴军不可战胜之神话,什么“恐韩症”?“恐日症”?说到底都是软脊梁的人们自己在吓唬自己,也许是在嘲讽他人脚臭。

沈尹戌不能让楚国人犯上“恐吴症”!

全歼吴军前锋!即能给敌人一个打击,给国人一个振奋,给友军一个支持,给我军一个鼓舞……

沈尹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决不让眼前的对手一个人继续活着!

阖闾已经得前方急报:王弟不妙!全军被围!正在血战!生死不明!

没说的,与伍员、伯噽议定,全军出动吧,明知赶到已迟,但死马还要当作活马医,何况王弟乎?

阖闾内心还有一个期盼:那就是早就赶往前方督战的孙武,焉知这位兵家大师能否出奇计、造奇迹,挽天柱于即倒,息狂澜于平湖!王弟性命,在乎于一线,千钧欲坠,在乎于一发!

孙武当然得知军情突变较早,但不明敌情,乃兵家大忌,贸然出动,于战凶险,极有可能,正是敌军所期盼。最起码现在已经探明:这支突然冒出来的楚军数量庞大,战风彪悍,其指挥者冷静又毒辣,其人最有可能是楚国左司马沈尹戌!

对沈尹戌其人,孙武早有耳闻,其人王室身份,却是从基层干起,从政治军都有口皆碑,极得楚人爱戴,能在昏庸的平王手下,不靠拍马溜须,升至左司马高位,那得绝对有点真本事。

为将者,逢突变不惊,遇凶险不乱,这是最起码的底线,孙武当然不会因情急而妄动,去打这毫无把握的接应战,甚至是送死战。――敌军兵力在那儿大致摆着,再送去3500人,也不可能为夫概解围。

但又绝对不能就此观望,坐待夫概部全军覆没,不光是怎样向吴王交代的问题,而是关乎吴军全军的士气涨落的生死大事,出国作战。几乎全凭一股不断升值的士气,一旦将士失去了必胜信心,别说进军楚都了,就是安然回国也非易事,岂不闻:兵败如山倒?

需要决断了,孙武眼盯舆图(地图),唤过军中校尉,用手指点向一个地方:雍澨!

雍澨乃目前楚军后方,既是眼前楚军的支点,也几乎是楚都郢城的最后一个屏障,雍澨背后,就是汉水,南向郢城再无险地,楚都也就成了摆上了案板的三性,就等享用了。不管正在围杀吴军的主帅是何人,也决不会贪功不顾后方雍澨遭袭,这是楚军的必救之地!

可是,如此重镇,又岂能是区区三千吴兵所能攻克的?那不要紧,摆个样子就是了,做戏要做足,进兵要真实,势头要凶猛,场面要火爆,不怕楚军主帅不回头,哪个敢冒后方失据的风险?

夫概决心以身殉国了,希望已经不再,逃生已无可能,部队十损七八,已经沦为形象的“困兽犹斗”,别再做白日梦了,准备自尽吧,也省得被擒受辱!

夫概举起短剑,抹向自己的脖子!

突然――频临绝境的人遇到这个词,一般都是好事,这次也不例外,就在夫概动手宰自己的同时,楚军中“突然”鸣金声四起,那几乎划破了夫概喉头的短剑陡然停住,怎么了?楚军主将突然疯了?

只见四周,楚兵纷纷退走,兵车绕弯转向,只眨眼间,这帮屠夫竟然扬长而去!

论说此刻正是乘势追击的机会,但是此时的夫概已经勇气全无了,部队也成为了地道的“残部”,残存的士兵们也几乎力竭,崩溃边沿,岂能再战?

心中仅剩了一点――不,两点:庆幸与不解。

(请看下篇:三十八、决战之前先“庙算”)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4934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