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三十九、两军对决开战难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三十九、两军对决开战难

三十九、两军对决开战难

[更新时间]2008-05-08 06:12:21 [字数]2368

三十九、两军对决开战难

前文“庙算”时还漏算了一点,偏偏这一点还是要命的,是关乎吴、楚两军胜败的关键,甚至其重要性要重于前面说过的各点总和!那就是:大军辎重!也就是军资粮草。

这点不用分析,吴军远离国土,三军辎重主要靠千里运输,尤其是从蔡国经陆路车拉马驮,甚至人力肩扛到前线。要知道,从吴军上岸的汭水到吴军现在的雍澨,一路全是大山,就是我们今天的大别山区,数百里山路,粮草运到前线,光负责运输的人马要消耗多少?所以,吴军处于绝对不利态势。

楚军便不同了,雍澨南边五十余里就是楚都郢城(在今湖北省江陵县附近),可以这样说,雍澨背后即是楚都,楚昭王在吴军几乎兵临城下的态势下,还能不尽其所有能耐支援前线?甚至可以预料,支援前线的不仅于粮草,还有源源不绝的人力、铜钱、甚至官爵――让前线主帅用来奖赏激励立功的将士呀。

供应处于劣势中的吴军有两个选择:一是速战速决,趁数战胜势,一举击溃这几乎是最后的楚军;二是积蓄辎重,详查敌情,甚至设法绕过雍澨,直接孤注一掷,奔袭楚都。

后者不用考虑,这不是孙武用兵的喜好,孙武推崇的是速决战,最怕的就是大军滞留于敌国纵深。这么说,吴军其实没有选择,唯有求战速胜一途。

真正有两个选择的是楚军主帅沈尹戌,这老先生现在就被这个问题困扰着:论说坚守不战、耗疲吴军也是上选,可是,如此一来,自己的部队刚因打残夫概军鼓起来的这点士气也肯定会被消磨掉,战事将无限期的拖下去,被战火殃及的肯定是楚国百姓,吴军为解决供应,也会把四周的楚国地方搜刮一空的。

尤其是:吴军远道而来,体力不可能这么迅速得到恢复,自己不趁以逸待劳之优势,一举摧毁吴军,难道还要等吴人休息过来再决战不成?

背靠坚城占地利,保家卫国占天时,同仇敌忾得人心,此刻若不挥师决战,上难对昭王,下难对百姓,就是朝中同僚,也会讥笑:“左司马也同样被传染上了‘恐吴症’”!

思虑再三,沈尹戌终于下定决心:开战!胜败在此一举!

他一面派人向郢城报捷,以安都城民心,一面选将派兵,交代用兵方略,指导布阵要点,申明军纪,公示赏额,并且修书于吴王阖闾,责其“背义大兴虎狼之师,联络宵小侵犯楚境,”,并且慨然通知:“来日吾当以堂堂之阵、威武之师,败鼠辈于雍东,留酋首于楚地!”

别怪春秋人实在,怎么开战还要通知对方?就是现代也是如此,老美两次打伊拉克不是也下了最后通牒吗?像日本人那样在“九一八”、“七七事变”中的行径,毕竟是有别于人类的禽兽法门,是不能将其列入人类范畴的。

接到战书,吴王于孙武、伍员等近僚简单商议,当即批复:来日决战!早降免死!

双方几乎同时开始了战前总动员,对于吴军来说,首先的不利莫过没有了“熊兵”夫概部参战,这王弟所部被实实在在的打惨了,不经相当一段时间休整,是无法派上战场的,其前锋位置只有伍子胥所部堪与其匹敌,此战就由伍子胥首战,其胸中仇怨积压多年,当可趁机一舒!

这是吴王的高明处,雪藏多年就是为的这一刻,相信伍子胥在给部队作政治动员时会有更多的说辞,现身说法,为士兵们打气,而吴王自己就要麻烦的多,政治动员无非是讲些天命示警、替天行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诸如此类的虚无理论。

自然,抗暴楚、救弱蔡,就是保家乡的至理名言还是要向部队交代清楚的,甚至编成军歌传唱也说不定,总之一句话:打败楚国野心狼!

在楚军这边,政治动员就容易多了,保家卫国的大道理不用绕上这么大一个圈,以血肉卫国土、保家园是大家都明白的事情,忠心保楚王之类的壮语估计不会多说,前代楚平王已经人心丧尽,别再动员反了,谁还愿意为这个混蛋的儿子卖命?

讲到这里,不禁替吴王遗憾:吴国就养着个现成的正宗楚国王室后人,也就是那原太子建的嫡亲儿子――公子胜!

公子胜,是被楚平王驱逐的太子建的儿子,早就随伍子胥来到吴国。由于太子建也是蒙怨被逐客死他乡,当时楚国人多同情太子建,以其子公子胜为楚王,肯定能够较好地争取楚人民心,甚至会起到瓦解楚军的巨大作用。

但是,吴王阖闾并没有把公子胜带来征楚的军中,直到吴军回国后,吴王想起了还有这么个宝贝,这才要挟楚国,要楚国接回公子胜并封其采邑,其实质不过是“亡羊补牢”而已。

插一句:春秋时期,被兼并的主要是末等小国,甚至对于陈、蔡之类三等诸侯国,被攻破国都废掉国君后,征服者也没有兼并其国,而是很快为之另立新君,作为附庸国,其目的就是稳定其国的社会秩序,避免其它大国反感。

所以,吴国灭掉楚国也是不可能的,充其量不过是想扶植一个亲吴政权,作为自己的属国对待。就是今天,如美国傲视全球的军力,也没敢灭掉哪一个小国,也是采取的扶植傀儡政权的老套路。

对于马上就会爆发的大决战,孙武头脑极为清醒:总归要有那么一天,此时决战,虽然并无全胜把握,但总胜于把对楚战事拖延下去,吴国千里远征,补给困难不说,若再等到被前几战击溃的楚军战力恢复,那就会麻烦更大。

所以,孙武支持了吴王立即应战的决策,但还是保留了一点:将进军楚国以来一直处于全军前锋位置的3500精锐步卒撤到了阵式的最后面休整,其实,除了夫概被歼的五千“熊兵”,战事一直是由这3500士兵打的,也该轮到休息观战一回了。

先前孙武坚持不动吴军主力的决策,此时显示出了巨大收益:吴军人人憋着一口气,与楚国开战以来,这些士兵几乎是一直在行军溜腿,当兵的假如许久闻不到血腥,就如瘾君子盼着“摇头丸”,那是一种宁可舍命也要痛快一把的心态。

这点对吴军大为有利,雪藏的重剑终于出鞘,挥下去必将惊天动地,风起云涌!

双方的主力大军各自开向了双方同意的预定战场,各自按平素所习,列成两个大阵,随着沉重的鼓点,慢慢逼近对方,对于此战的胜负?没有一个人能够十足把握预料,包括兵圣孙武。

(请看下篇:四十、孙子论战说九变)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4934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