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四十二、两军疯狂鬼神愁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四十二、两军疯狂鬼神愁

四十二、两军疯狂鬼神愁

[更新时间]2008-05-13 07:07:33 [字数]2762

四十二、两军疯狂鬼神愁

沈尹戌是春秋末期楚国的一代名将,平日待将士如亲子,在楚国已是家喻户晓,所以,愿意随他死战的绝不仅限于他自己的嫡系私兵,再加上这次吴国即将打到楚都,楚军人人知道楚国安危系于此战,所以,全军同仇敌忾,决心随主帅死战到底,以血肉卫国土,用刀剑取功名,让狂妄的吴兵也一尝楚人的厉害!

所以,沈尹戌目前采取的战术,不失为击败吴军的最佳战术。

战略上就不好说了,作为后人,能了解的结果,那当然还是稳妥固守才是上策,最起码要拖到楚国全国动员,被集结起来的溃兵恢复战力再考虑决战。

但历史有时巧合重复,却绝不能真正重演,发生过的事情如逝水东去,不可能复返,只要出现过的历史,就是无法改变的真实历史,后人就是再为着自己的当前利益,描绘加工,那也只能称为被演义过的历史,历史真实我们今人不可能真正知道。

我们得以阅读到的,无非是历代文人笔下的东西罢了。

所以,包括老孙在内,侃史也是在演绎前人的文笔,胡扯些个人见解,也是充当“事后诸葛”,借侃史道出自己的看法而已,何况未必就能蒙对。

就如眼前的吴楚决战,事实上唯有当事人沈尹戌最清楚该不该立即决战,楚国内部的各种矛盾、人心、军备,肯定沈尹戌比我们今人清楚,其战略战术的选择,当然也比我们高明。

我们不能设想弄上辆现代坦克开赴春秋战场,那战争还有啥打头?

可以看见的是:沈尹戌下了一步吴军没能想到的绝杀高棋,突击能力远胜部将武城黑的沈尹戌以身作则,带头突击的战法,使楚军战力几乎倍增!飓风般的攻势使吴军目瞪口呆,而楚军的进攻所长则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吴军几乎被打蒙了,从对楚作战开始,就从没见识过楚军的这种打法,简直可以称之为野蛮,或者疯狂!

这时,前锋主将伍子胥的仇恨帮了大忙,经过瞬间的震惊,他迅速镇定下来,立即意识到了楚军的目的所在,但挥令旗释放强弩已迟,楚军已经扑到了眼前,欲制止吴军崩溃,唯有以野蛮对野蛮,以疯狂对疯狂――父兄血仇,欲报即在今日,谢苍天给了伍员这个机会!

几乎是出于本能,伍子胥不待中军的战鼓响起,便以长戈击战马,驱车迎上了沈尹戌的战车!――这几乎如同去自杀,或者说是在与敌同于归尽。

八匹烈马。迎面相撞,大家想象会发生什么?现代的车祸猛如虎,古代的车祸也差不了多少!

果然,沈尹戌怎么也不会料到吴军中会有如此狂人,双方谁也没有减速,任由兵车迎面相撞而去,只听一声巨响,几乎八匹战马齐声惨嘶,马仰车翻,双方的乘客一起被甩了出去!

也正是由于这人为车祸,吴军将士方才如梦初醒,一起呐喊,迎面杀去!像是兵车相撞是双方的信号,几乎同时,吴楚两军的战鼓大作,号角也开始长长的悠起……

一霎时,两军阵式齐乱,像两股山洪迎头交汇,战场浪花四起,血红一片,战车、士兵、马匹、一起被搅成了漩涡,这个血肉漩涡越搅越大,不一时便把整个军阵绞了进来。

吴王阖闾冷静下来之后,眼前的战局已经令他不知该下何军令,其实任何军令都是多余的,数万乱战的士兵没人会理睬什么令旗,也没有闲暇张望主帅在指挥些什么。

阖闾采取的也是最正确的应对:亲自跳上鼓车,抢过鼓槌,一阵狂砸,全军鼓号就此大震,却不是在指挥些什么。

鼓声与号角更加激起了士兵的血性,这也包括楚国的士兵,因为此刻楚军方面也是鼓号齐震,也是发出的同一种声音:杀呀!……

孙武皱起眉头,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战局已经失控,两支大军如同两个赌红了眼的赌徒一般,把自己的生命一齐压上了疯狂的赌台,现在作为主将,已经没有事情可做了,组织系统已经混乱,只能任由战势自己发展,究竟马上会发生什么?没有人会知道了。

不过,一个全军主将,总得做点什么,这时决不是冲上前去,挥戈厮杀,这样做对大局起不了多大影响,孙武现在最要紧的是干什么呢?

沈尹戌与伍子胥的两驾兵车相撞时刻,两人几乎采取的同一种应急自保措施:飞身跃起,往自己随车作战的步卒最密集处扑去,几个翻滚,站起身时,竟然都没有受伤,不过手中长戈都已脱手,也几乎是同时,两人拔出短剑,向对方扑去。

但是迟了,两位名将已经没有近身对决的机会了,战阵一乱,士兵乱奔,人人开始就近协作的徒步肉搏,人团滚来滚去,车马冲去旋来,只一瞬间,两人都已经看不见了对方,被混战的人群兵车给淹没了!

两人都不是什么只知道以命相搏的莽汉,还是迅速的登上己方的兵车,欲重新控制自己的士兵,实施对部队的指挥,那样将战力倍增。

可是没有用,士兵们已经接近疯狂,拧绞在一起的两军士兵已经无暇冷静接受自己将军的指挥,名将此时也只能做一个普通士兵的工作,要么持械冲杀,要么擂鼓助势。

老天也像是受到了感染,不再那么静心观战了,不知何时平地起了一阵怪风,几乎没有方向,更像是在围着血腥四溢的战场打转,又像是在借狂风巡回战场,观看人类痛快杀戮自己的同类。

狂风大作之时,呐喊惊天之际,人借风势,声趁风威,号角随风起伏,鼓声乘风回荡,战场早已尸横遍野,破甲纷落,剑盾交横,车马倒倾。

双方战力相差不远,士卒显然都是训练有素,但楚军显然更加疯狂,整个战场渐渐的向吴军一方挪移。

但吴兵也在拼死反击、抵挡,兵器相交之声、杀喊声响遍荒野,楚军能参加混战的兵车越来越少,步卒明显不如开战时密集,然而,吴兵的尸体更是堆积如山,被逼得步步后退,这是吴军自进入楚国以来遇到的真正抵抗,遭受到的真正攻击,与之相比,前日夫概部的战损真算不了什么。

混战在继续中,但明显已经不如开战时激烈,士兵们的呐喊声已经渐渐稀疏,战场上开始只留下了兵器相较的声音,受伤士兵惨呼的声音,以及还在血斗的人们的喘息声。

这是因为,人类毕竟不是机器,体力毕竟有个限度,现在活着的人都知道要保留最后那点力气,以便多宰对方一个士兵。

不管怎样,战局逐渐开始明朗:吴军逐渐不支,蠕动的战场开始加快步伐,并且以明显的速度向吴军的后方转移,吴军败势已定,全军边战边退。

双方之间开始出现一条不规则的战线,虽然士兵们还在相互交叉,但这条相互攻击与防守的战线大致形成,只是厮杀尚未停止,也不可能停止,楚军不全面击溃吴军是不会罢手的。

就整个战局进程来说,现在可以说是开始进入了战役的第二阶段,第一阶段的狂杀乱战已经开始转变性质,两军已经开始明显的攻守作战,更明显的是:楚军在持续进攻,吴军在步步退守。

人人都明白:吴军离全面溃退已经不远了。

大难即将临头:沈尹戌趁战势稍稳,紧急集结了一批得到稍歇的士兵,开向了战线最前沿,给这些士兵的命令极为简单:继续进攻!

这几乎相当于增援了生力军,吴军终于坚持不住了,体力同样即将耗尽的吴兵无法制止楚军有组织的突击,开始全面溃退!

(请看下篇:四十三、那最后一根稻草)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6003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