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四十三、那最后一根稻草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四十三、那最后一根稻草

四十三、那最后一根稻草

[更新时间]2008-05-13 07:08:45 [字数]2847

四十三、那最后一根稻草

阖闾恢复对部队的指挥稍晚于楚军,此时他与孙武站在了同一辆指挥车上,地势稍高,基本能一览战场,吴王眼看目前的态势,面寒如冰,心如火燎!

将军孙武也死盯住前方,一言不发,不时举起手中的令旗,随着令旗的变幻,身后的战鼓及号角发出不同的鼓点与节奏,这是在告诉正在战场厮杀的将士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但是,看来用处不大,处于被攻击状态的吴军还是处于大部混乱,人车各自为战的要多于依令进退的,大势还是被逼得步步后退,所幸吴军的主力是步卒,不如兵车那样转向艰难,楚军取得决定性突破也非易事。

面对如此战局,只见阖闾不时与孙武商量些什么,一脸无奈的表情,有时干脆自己拿过令旗挥动,这等于暂时剥夺了孙武的战场指挥权――可是一切的挥动都没有用,吴军还是眼看面临全面崩溃!

据说沙漠中被重负压死的骆驼,实际上是死于放加在它背上的那最后一根稻草,就像我们进餐一样,撑得不得不呕出来的原因,直接的责任无疑是那最后强塞进嘴里的最后一口。

沈尹戌脸色铁青的看着不远处吴楚两军的厮杀,内心实际上惊惧非常:这是些什么士兵?哪来的这么顽强的意志与不可思议的体力?这是他生平所未见!

不过,战常经验丰富的沈尹戌也清楚的意识到了关键所在:楚军现在需要给吴军加上那最后一根稻草!眼前的吴军抵抗已达到极限,就差一次哪怕不那么犀利的突击了。

沈尹戌扫视四周,身边已经聚集了一批士兵与战车,这是刚才的恶战得以残存下来的幸运者,看来体力稍有恢复,只是马匹的嘴里还在白沫不断,看那精气神儿还在处于极度疲劳当中。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你总不能下令卸下车辕,让它们就地打个滚吧?其实这些战马也就急需这么点微不足道的奢侈――像驴子解乏一样打上一个滚而已。

没有时间犹豫了,如不迅速的打掉吴军目前的抵抗意志,一旦拖到了楚军的体力极限,胜负有可能顷刻易手,是实施最后突击的时候了!沈尹戌令旗挥下――把最后一根稻草压上了吴军这只疯骆驼的驼峰!

楚军中战鼓好像突然增加了生气,随着鼓点急密,眼看大批生力军扑向了吴军,吴军本来就坚持不下去了的抵抗,就像一堵沙墙遭到了消防车上的高压水龙头,轰然坍塌!

看来沈尹戌最后的预备队出手了!

孙武与阖闾眼见吴军全面崩溃已经开始,楚军的攻击已经变成了追歼,大批吴军士兵已经纷乱逃散,少数坚持抵抗的也几乎眨眼间便被车流人海淹没,只得紧急交换意见,两人调转了车头,向后方驰去――再不行动,就要被活捉了!

紧接着就是鸣金之声――刺耳的铜锣,吴军全面败退。

面对几乎四面逃散的大批吴军,沈尹戌也有些犯难:对方除了少量的兵车,士兵大都徒步越野而逃,怎么继续扩大战果呢?其实不用犯难为了,楚军步兵已经主动分散追歼溃散了的吴兵,人人都有那么点仇恨在燃烧,现在就是凭着这点同仇敌忾释放着自己最后的能量。

突然,沈尹戌眼前一亮!他发现了吴军中的帅旗!

那是阖闾与孙武的指挥车,正顺大道狂逃疾驰。

沈尹戌忍住自己心中的兴奋,指挥战鼓传令:最后突击的战车部队不要分散,歼灭正前方的吴军!

可是吴军主帅也没那么傻,就这样成为目标被关注狂追,吴王与孙武及时的丢弃了兵车,在卫士的哄拥下落荒而逃,不但离开了兵车大道,而且分别逃往不同的方向。

甚至还有时间掀翻了自己的指挥车!

就此,吴军的统一指挥宣告结束。看来楚军所需要做的唯有追歼残兵了。

那支最后突击的楚军,还保持着建制,此时也只能停下兵车,因为被掀翻的吴军兵车成了楚军战车的有效障碍物,大道不通了。混乱中楚军除了驮手,全都下车参加徒步追敌,楚军也被迫分散了。

有难点:士兵体力已经在超常发挥,现在身披牛皮重甲,徒步越野追敌,更是消耗体力,逃命的一般都更加体力超常,欲追上很难。看来不可能一网打尽吴军。

沈尹戌略有后悔自己的小失误:要是早些,再留支哪怕一旅之兵,那么,所有的吴兵岂不是都要在劫难逃?

谁知,后悔只是一刹那,沈尹戌便被远处突然出现的情形惊呆了:远处,犹如茫茫一线,数支吴军步兵,手中闪亮,衣甲鲜明,战旗猎猎,烟尘滚滚,平地卷来!

这是孙武最后的杀着!

那支数立战功的前锋部队3500人,不是被放置在后方休整吗?这就是孙武手中的最后一根稻草,用来加在楚军背上的一根稻草!

出动的正是时机:不管有多少楚军都无法抵抗了,楚军士兵体力耗尽,手中的青铜剑挡不住吴兵手中兵器的巨力下劈,士兵们都已经脱力了,甚至宁可受死也不愿转身逃宰。

还有一个关键:这股吴军有的士兵手中兵器奇特,沈尹戌认得:那就是著名的吴国金钩(现在称“柳叶刀”)沉重锋利,是吴军的独家密器,专门用来近身搏杀,其威力是普通的青铜剑无法相比的,一劈之下,犹如雷击,挨上者往往剑断人亡。

就是普通的盾牌也没有用,春秋的盾牌大都是木质牛皮制成,用来防护箭矢效果颇佳,对付青铜剑也能抵挡一二,可是应付不了金钩,一挥即损。金钩有软铜厚背,刀刃经吴国的独家渗火处理(其实就是渗碳增加硬度),极其锋利,盾甲皆不能挡。

沈尹戌心中雪亮:完了!楚军休矣!楚国休矣!

战势变幻几乎令人眼花头晕,胜负眨眼间易位,现在成了有组织的吴军在肆意屠杀毫无反抗之力的楚军!怎么事情成了这个样子?沈尹戌一瞬间脑海里冒出四个字:回天无力!

集结所能集结的人马走吧,再稍迟欲走也难,等这几股吴军杀到跟前,说什么都晚了,疲惫至极的楚军就是走路也不会比人家的生力军迅捷。

沈尹戌心中苦涩,眼含热泪,率残部逃往雍澨,估计现在就是坚守雍澨也难了。

谁知还有更为震惊的消息在等着沈尹戌:还没有来得及进入雍澨,就迎头遭遇了雍澨溃兵,雍澨已失守,被不明吴军袭占!

这别说出乎沈尹戌意外,就是吴军主将孙武也不曾预料,连吴王阖闾都觉得难以置信――事先不曾有此计划,更没有刻意布置。

原来是夫概残部,在孙武传令后军出动时,耐不住寂寞,残兵也要参战!毕竟休整了数天,恢复元气是不可能的,但对付精疲力竭的楚军还是不惧的。

战场混乱难通行,没人指挥牵制的夫概率自己的千余私兵迂回到了楚军主力背后,原想趁势回军截击,但大批逃往雍澨的楚军散兵提醒了夫概:跟着他们进雍澨城吧!

老孙有点“事后诸葛”,贪心不足:要是夫概截击沈尹戌将会如何?那岂不是一举三得:全歼楚军,估计沈尹戌残部连逃走的气力也不会有了;消除了吴军将来的绝大隐患,日后正是这支楚军配合秦兵又一次打垮了夫概所部;雍澨还是将不战而得,没有了守城精锐,雍澨城还能搬走?

还是沈尹戌目光独到,他清楚的意识到:楚都郢城没有可能保住了,挽救楚国的唯一希望就是速速赶往郢城,将昭王转移出郢城――不――楚境!这样还能给楚国留下复国的种子。

春秋时期,大国一般只要国君尚在,就不算亡国,流亡政府也能得到相关利益诸侯的承认。

实际上就是今天也是如此,西哈努克亲王的“王国团结政府”,不是设立在了北京许多年吗?

(请看下篇:四十四、千里进军话行军)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6003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