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四十四、千里进军话行军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四十四、千里进军话行军

四十四、千里进军话行军

[更新时间]2008-05-15 08:48:26 [字数]3329

四十四、千里进军话行军

迂回千里击楚国,今天总算快要摘到果实,雍澨大胜,标志着楚都的大门已经被打开。

回望征途,千山万水,对于擅长顺水行军的吴军来说,这一路山地险关,倾注了多少士兵的汗水,孙子的心血。

对于长途行军,孙子在自己的著作中专篇详述,由于可以确定,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孙子兵法》版本,是经过孙子晚年精心修订而成,所以,我们从《孙子兵法》之九的行军篇应该能看出吴军这一路行军的艰难。

也可以这么认为,孙子本人也从中获得并验证了书本知识,使纸上论行军成为用于实战的成熟经验。

孙子在其行军第九中,详尽全面的论述了军队在开进的过程中,  遇到各种特殊地形必须注意的事项,并且提出了自己的作战方法以及军队宿营驻扎的原则。

孙子这样说:部队行军怎样据守有利地形和观察判断敌情虚实呢?应该格外注意:在经过山地时要靠近有水草的客地,驻扎时,要选择“生地”――居高向阳。

如敌军在高处,不要一味仰攻,这些是在山地行军的据守原则。

横渡江河以后要迅速远离河岸(以免背水作战);如果敌军渡河来进攻,不要在江河中迎击,而要乘其部分已渡、部分未渡之时,予以攻击,这样最为有利。――夫概建议吴王,击楚国溃军于半渡,是否受孙子的这一论断启发呢?不好说,但孙子在这里说得是对付前来进攻的敌军,不是毫无战心的败溃之敌,所以。对当时夫概的建议及取得的战果,看来还要斟酌才能给予定性。

如果要与敌军交战,也不要靠近江河迎击他,因为这样,敌人就不肯渡江了;在江河地带驻扎,同样要察看生地,居高向阳,切勿逆着水流在敌军下游驻扎或布阵。这些是在江河地带行军作战据守地形的原则。

经过沼泽地带,应迅速离开,不要停留;如在沼泽地带与敌军遭遇,那就要依傍水草而靠近树林。这些是在盐碱沼泽地带行军作战的原则。

在平原地带驻军,要选择地势平坦的地方,最好背靠高处,前低后高。这些是平原地带行军作战的据守原则。

以上山、水、斥泽、平陆四种“处军”原则,就是黄帝所以能够战胜“四帝”的重要原因。

大凡驻军,为什么总是喜好高平而厌恶低洼的地方?贵向东南阳方,贱向西北阴地,驻扎在便于生活和地势居高向阳的地方,将士就不至于发生各种疾病,这是军队必胜的一个重要条件。

丘陵、堤防驻军,必须驻扎在向阳的一面,并且要背靠着它为上。这样用兵的好处是:得自地形的辅助。

河流上游暴雨,看到泡沫漂来,要等水势平稳以后再渡,以防山洪骤至。凡是遇到“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等地形,必须迅速避开而不要靠近。

以上六害之地,我军要远离它,力争让敌军去接近它;我面向它,让敌军去背靠它。

自己的部队旁边有山川险阻之地、潢井低洼之地、或多林木、或生芦荻,草木繁茂蒙蔽遮盖,必须仔细地检覆、搜索,因为这些都是易隐伏兵和奸细。

敌军离我很近而仍保持镇静的,那是因为它倚仗据有险要的地形;敌军离我很远而屡次来挑战的,那是企图诱我进击;敌军之所以不居险要而居平地,定有以利诱我的用意。

窥见离敌不远的很多树木摇动的,是敌人伐木开道来进攻我;杂草丛生的地方多设障蔽物,是敌人企图迷惑我;鸟儿突然高飞起,是下面有敌伏兵;走兽惊骇猛跑,是敌伏兵大举来袭;灰尘高扬而锐直的,是敌人战车向我开来;飞尘低而宽广的,是敌人步兵向我开来;飞尘分散而细长的,是敌人在打柴割草;飞尘微少而一往一来的,是敌军察看地形,准备设垒。

敌方使者言词谦卑而实际上愈加紧战备的,是要向我进攻;敌方使者言词强硬而军队又向我进逼的,是准备撤退;敌方便于驰骤的车先出居于翼侧的,是布列阵势,准备作战;敌方没有预先约定而突然来请求议和的,其中必有阴谋;敌方急速奔走并整列兵员车马,是期约士兵准备与我交战;敌军半进半退的,可能是伪装混乱来引诱我。

敌兵倚着手中兵器站立的,是饥饿缺粮;敌兵从井里打水而急于先饮的,是干渴缺水;敌人见利而不前进的,就知道士兵疲劳已极。

敌方营寨上有飞鸟停集,说明营寨已空虚无人;敌营夜间士卒惊呼,说明敌军心理恐惧;敌营纷扰无秩序,是其将帅不能持重(坚定不移);敌营旌旗动摇不定,是其阵形混乱;敌官吏急躁易怒,是敌军人情困倦,不能指使。

敌军杀牲口吃,知其军中无粮;悬系炊具,不返回营寨的,是“穷寇”;敌兵在一起低声议论,强悍不满,是其将帅不得众心;再三犒赏士卒的,说明敌军势力穷窘,已没有别的办法;一再重罚部属的,是敌军人力陷于困境;将帅先对士卒凶暴后又畏惧士卒的,说明其太不精明,失尽威信;敌人派使者拿着礼物来传话的,是想休兵息战。

敌军盛怒前来与我相遇,但久不接战,又不离去,必须谨慎观察其企图。

打仗并不是兵愈多愈好,只要不恃勇轻进,兵众合力就足用,能判明敌情虚实便能而战胜敌人了。

那种无深谋远虑而又轻敌妄动的人,势必成为敌人俘虏。

将帅在士卒尚未亲近依附时,就贸然处罚士卒,那一定人心不服,人心不服就难以使用;如果士卒对将帅已经亲近依附,仍不执行军纪军法,这样的军队也是不能使用的。

所以,要用恩信来颁布政令,用军纪、军法来整肃法纪,这样的军队打起仗来就必能取胜。

平素能执行命令、教育士卒,士卒就会服从;平素命令不能贯彻军令、教育士卒,士卒就不会服从。平素所以能贯彻执行命令,是由于将帅与士卒相互取得信任的缘故。

孙子在论述行军要点的同时,也告诫了主军将帅:战争的胜利来自平日的训练;一支纪律涣散的军队是不能打胜仗的;严明军纪要与教育士兵同时进行;指挥员能获得士兵信任极为重要。

企业的老总们也是如此:员工等于部队中的将士,获得员工信任是企业稳定的前提;但获得信任不是一味迁就,是严明的纪律加真诚的关怀换来的。

当然,由于历史的局限,今天的部队调动不能套用孙子的行军理论,那时哪来的飞机空投、直升飞机等快速运兵方式?但具体到投放地点、部队宿营,尤其是防范自然灾害、敌军偷袭的告诫,孙子的理论仍然具有生命力。

现在的吴军已经占领楚都郢城门户雍澨,前方基本已无险阻,千里行军到了终点,只是楚都易克否?楚王能捕住否?

逮住楚昭王,是阖闾梦寐以求的事,但比吴王心情还要急迫的是伍子胥,全家血仇能否得报,在此一举!

附:《孙子兵法》行军.第九

孙子曰:凡处军相敌,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此处山之军也。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渡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绝斥泽,唯亟去无留,若交军于斥泽之中,必依水草而背众树,此处斥泽之军也。平陆处易,右背高,前死后生,此处平陆之军也。凡此四军之利,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凡军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而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丘陵堤防,必处其阳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上雨水流至,欲涉者,待其定也。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吾远之,敌近之;吾迎之,敌背之。军旁有险阻、潢井、蒹葭、小林、蘙荟者,必谨覆索之,此伏奸之所处也。敌近而静者,恃其险也;远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其所居易者,利也;众树动者,来也;众草多障者,疑也;鸟起者,伏也;兽骇者,覆也;尘高而锐者,车来也;卑而广者,徒来也;散而条达者,樵采也;少而往来者,营军也;辞卑而备者,进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轻车先出居其侧者,陈也;无约而请和者,谋也;奔走而陈兵者,期也;半进半退者,诱也;杖而立者,饥也;汲而先饮者,渴也;见利而不进者,劳也;鸟集者,虚也;夜呼者,恐也;军扰者,将不重也;旌旗动者,乱也;吏怒者,倦也;杀马肉食者,军无粮也;悬甀不返其舍者,穷寇也;谆谆讠翕讠翕,徐与人言者,失众也;数赏者,窘也;数罚者,困也;先暴而后畏其众者,不精之至也;来委谢者,欲休息也。兵怒而相迎,久而不合,又不相去,必谨察之。兵非贵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夫惟无虑而易敌者,必擒于人。卒未亲而罚之,则不服,不服则难用。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可用。故合之以文,齐之以武,是谓必取。令素行以教其民,则民服;令素不行以教其民,则民不服。令素行者,与众相得也。

(请看下篇:四十五、强楚面临亡国时)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6431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