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四十六、动兵争抢战利品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四十六、动兵争抢战利品

四十六、动兵争抢战利品

[更新时间]2008-05-15 08:50:01 [字数]2504

四十六、动兵争抢战利品

吴王阖闾怀着一腔“大功告成”的心理率军开进楚国郢都,盖世英雄舍我其谁?那面部表情自然不用想象,那步履风度绝对趾高气扬!按照身份对等的分配战利品原则,阖闾心情绝爽地入住楚国王宫。

自然,那些昭王不及带走的诸多楚宫娇娃,也就归吴王一人享用了。

上行则下效,吴军将领则开始分别抢占楚国逃亡官员的家室财产。

吴国将军子山行动迅捷,该出手时就出手,先一步抢占了楚国令尹囊瓦的府邸,那囊瓦搜刮功夫可称绝技,名声早冠华夏,家产及侍妾自然可观,是只肥得浑身浸出香油的烤乳猪。

尤其据闻:囊瓦的那一串二三四……奶,个个体形嫩柔,容貌火辣,举止水软,风度火爆,谁能捷足先登,等于修仙大成!

可惜,这消息也被后到的王弟夫概听说了,不由胸中三味火起,心头五味俱全:凭什么?谁定得规则?是应该先来后到?还是应该论功行赏?都是屁话!拳头硬的才是老大。

于是决然动员经过休整补充的私兵,出击令尹府!

子山刚刚如同抢了张中了特等巨奖的彩票,还没来得及兑奖,便听说来了武装劫匪,又是自己惹不起的王弟夫概,只得忍痛割爱,退避三舍,乖乖让出了令尹府。――史称“争宫”事件。

这一事件本来是个危险信号,说明吴军内部因纪律松弛,并且出现了离心离德的倾向。

但吴王阖闾此时赏处于亢奋中,无心出面制止这种混乱无序的状态,就连当个裁判,简单地划定一下各将领“劫收”范围也没做,看来也是被形势大好给晃晕了脑袋。

吴军内部团结出了裂缝,在孙子看来,这自然是极其危险的,严重违背“上下同欲者胜”(《谋攻篇》)原则。

别说孙武,就是国的斗辛听到吴人“争宫”事件后,也给予积极评价:“不让则不和,不和不可以远征,吴争于楚,必有乱。有乱则必归,焉能定楚”(《左传》)。――不互相礼让就不团结,不团结就不能远征。吴国人在楚国境内互相争夺,必然导致内乱。发生内乱必定回国,怎能平定楚国呢?”

大型战事暂告一段落,作为军事主将的孙武此刻已经接近无事可做,对于吴王下步打算,孙武也有些迷惑:是尽量安定楚国?还是致力摧毁楚国?

实际上,就是阖闾本人也是处于迷惑中,对楚国是长期军事占领?还是干脆将其灭国毁宗庙?只知道需要把流亡的楚王追捕到手,其实,假如真遂了心愿,吴王也是一大难为:怎么处理这现任国君?干掉?不妥,供养起来?也不妥,押回吴国,判他个无期徒刑?好像也不大合适,这家伙又没有贪贿上亿,也没有从自动提款机里恶意透支十几万,没那么重的刑法吧?

事实上现在到了被吴国长期眷养的楚国公子胜出场的最佳时机,假如此时吴王理智些,立这位楚国前太子的儿子为楚王,估计楚国人并不大反感,至少起到瓦解楚昭王流亡政府的作用。

但是,吴王阖闾还在品味胜利中,并没有采取类似的行动,估计连念头都没有兴起。

孙子在其著作《火攻篇》中曾断言:“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大意是“战胜敌人,攻取一地之后,如果不采取措施保有胜利成果是很不吉详的”。

或许是被孙子不幸言中,或许是孙子后来总结了此时吴军的教训,反正现在的吴军就是孙子所说的这种状态。看来吴军胜利入楚都带来的并不是吉祥如意,而是逐渐逼近的厄运。

国君、将帅以身作则,基层士兵当然也步步紧跟,一时楚都大乱,凡吴军所到,楚国百姓十室九空,抢劫开始公开化,找个“洋妞”做临时夫妻是大家的必然欲望,楚国百姓开始对侵略者深痛恶绝,自发的抵抗开始酝酿了。

吴军攻占了楚都,却没能及时采取措施稳定楚国社会秩序,这肯定是吴王阖闾的一大失策。

孙武面对这种情景也是无可奈何,对正在处于膨胀中的领袖提忠告最难,这等于有意扫兴或刻意大煞风景,现在的吴国领袖就一个心思“继续革命”――搞乱楚国!

那是乱了敌人,敌国乱了,还不就等于自己稳定了?大乱方能达到大治么。

吴军开始“乐不思吴”,大概除了孙武,没人愿意回国“重新创业”,滞留在楚国搞创收,收益肯定要比老家大,岂不闻:树挪死,人挪活乎?

从吴军进入郢都后的一系列表现来看,吴王阖闾绝对没有马上收兵回吴的打算,但是,这是严重违背“兵贵胜,不贵久”(《作战篇》)原则的行为。――孙子兵法开始失去了威力,最起码是在逐步降低作用。

吴军在楚国肆意妄为,必然导致反抗的斗争此起彼伏,“兵无成势,无恒形”(汉简版《虚实篇》),现在情况变了,兵势兵形也随之而变,吴军在楚一天,战斗一天不止,对破楚的胜利成果不仅毫无增益,而且徒耗力量。――“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也”――《作战篇》)。

吴王还有一手绝的:为了奖赏立功将士,大概更是为了羞辱楚国君臣,干脆把楚国丢弃在楚都的家眷分给了诸将士,也算是利益均沾吧,哪能君王独享胜利果实?

据吴越春秋载:“即令阖闾妻昭王夫人,伍胥、孙武、伯噽亦妻子常、司马戌之妻,以辱楚之君臣也。”――此年的楚昭王年方一十七岁,可以想见,其王后、妃妾当然更是嫩的能掐出水来,阖闾也当然满意的独占了楚昭王的王后及夫人们,伍子胥、孙武、伯噽等人分了囊瓦、沈尹戌的老婆、二奶、小蜜等。

看来孙武也被裹进了一个大染缸。

不过,这些是野史所载,无法验证,其真实性就不好说了,尤其那“即令”二字,谁能即令吴王?按书中说法是大将伍员,谅伍员如何能对阖闾下令?还应该是吴王掌握着分配权。

常言道:“天作逆,犹可违;自作逆,不可活”。吴军在楚国的行为,是在给自己挖掘坟墓,阖闾是在自己走向失败,孙子虽名为统军主将,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帮助吴王建功立业的客卿,没有什么资格与权力制止吴军的行为,不过,从此造成孙武心灰意冷是显而易见的,史书中也几乎没有记载此后由孙武主军的战事。

提及孙子的寥寥文字,只能让人感觉到:自从破楚之后,孙武已经由吴王阖闾的主要幕僚,开始退居为好友伍子胥的助手或参谋,对吴王的影响,显然不如挥兵伐楚之初了。

那也不要紧,毕竟伍子胥在阖闾眼中的分量还在。但是,恰恰此刻最失去理智的是伍子胥!

伍子胥是为复仇而来!仇恨,更能使一个人的智力蜕化,心智塞堵。伍子胥的复仇行动冠古绝今,名留青史!

(请看下篇:四十七、掘墓鞭尸伍子胥)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6431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