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四十八、哭道高手申包胥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四十八、哭道高手申包胥

四十八、哭道高手申包胥

[更新时间]2008-05-16 21:32:38 [字数]2195

四十八、哭道高手申包胥

公元前506年的春天到了,对于楚国来说,闻不到一丝春天的气息;但对于吴国来说,楚国的春天无疑提前显露出了“血染的风采!”

谁也无法否认:吴军的这次伐楚战争:战果辉煌,前无古人,后鲜来者。谁也没有觉察:溃逃中的楚军主力虽然一败再败终归覆灭,但楚国境内其他势力尚多,为吴军在楚的命运伏下了绝大隐患。

对于吴王阖闾来说,要紧的是流亡他国的楚昭王,昭王不除,意味着楚王复国的希望一息尚存;对于伍子胥来说,搜捕昭王之目的复仇重于防范其复国;对于孙武来说,却只是实现了自己志向的第一步:依靠吴国中兴大周!但是,看起来这第一步就迈得虽然挺大,也算登上了高坡,举目四看之时,却发觉一路坎坷,征程遥远。

占领了楚都不等于从此把楚国踩在了脚下。

前文曾说过,楚国军力构成是诸多的大夫私兵才是主力,现在,虽然打垮了囊瓦、沈尹戌集结起来的两大部,但各地封邑楚国的私兵还大量存在,诸多地方“军头”还在持兵观望,起兵抗吴的缕缕不绝,吴军时刻处于被骚扰袭击的状态中。

本来,吴王入楚境之后,若能严明军纪,善待百姓,对楚国各地豪强采取怀柔政策,那逃亡的楚昭王也不会能有多么精彩的后续演出,但是,楚国大夫们经过观察之后,得出结论:这是来了一群饿狼,再坐守等望,这已经入室的狼群迟早将跳上自家的炕头!

于是,为了共同的利益,开始自发的组合成军,对侵略军的游击战方兴之势未艾。主要军头有这样几大股:流亡政府的新任令尹子西,原大夫薳射之子薳延,所率接收的楚军残部,数量不下数万,需要的也就是整顿重编工作;再就是沈尹戌所率的方城残部及少量自己的私兵;还有就是大夫子期,此时也在郑国,手下有相当兵力,未经战损,几乎就是昭王的亲兵卫队。

最主要的还是楚昭王自己,这杆旗还是挺招眼的,一些自发勤王的散军还是愿意跟着君主干,一旦复国成功,前途肯定辉煌。

但这些毕竟是被吴军打破胆的部队,对强悍的吴军还构不成致命威胁,真正的威胁却是一个远行人:申包胥!

申包胥其人:是位真正有几分侠气的爱国者,求名看来不免,但绝对没有一心求利,自与伍子胥传话诀别之后,不惜千里劳苦,远赴秦国,为楚国不亡,乞求救兵来了。

事情明摆着,依靠楚国自己的力量,看来复国遥远;求救于东周王室?王室本命不顾,还能管得了这等闲事?齐郑两国国与楚国有夙怨,此时肯定正在幸灾乐祸;晋国强盛,却是楚国标准的敌对国家,就连这目前楚国的大害吴国也是出于晋国扶植才得以成势。

唯有大西北的秦国,军力能与吴国抗衡,与楚国也较少厉害关系,何况两国还有世代结亲的传统,是眼下楚国唯一的希望。

可是,前些年平王为太子娶亲,结果竟近水楼台先摘月,馋嘴的老婆先尝鲜,将正过门的儿媳塞在了公爹身下。虽然也是封为王后,现在又尊为国母,但作为娘家人的秦哀公,肯定心里不爽,岂止于不爽?简直等于受到了羞辱!

今天楚国背难,秦哀公是趁机为出嫁的女儿出口恶气报积怨呢?还是为自己的外甥昭王撑一把腰?这都是不好说的事。

但总归秦国会为自己的长远利益着想吧?吴国假如并吞了大楚,其威当天下,必然会殃及西秦,平衡被打破,吴国一家独大,对秦国绝对不是什么大盘看好,全球一个超霸说了算,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哀公不会不懂得这点基本道理。

申包胥横下一条心,昼驰夜趋,足踵跖劈,裂裳裹膝,拄着拐棍来到了秦国都城,谁知那秦哀公素来沉湎酒色享乐,一贯不恤国事,对申包胥的远道求救无动于衷。

申包胥到此已无退路,只得竭力与哀公讲清道理,阐明形势:“臣早就曾闻大道真理:圣贤修德不独身,大王岂能不忧邻国疆场之患?现在不趁吴楚结局未定,大王出兵分其势,若等楚国败亡已定,于秦国何利?下一步就是侵犯大王之国土的形势呀!唯愿大王高风亮节,出手保存楚国宗祀神灵,楚国必将世代臣事秦王。”

可是秦哀公还是认为事不关己,应该高高挂起,使出了“研究、研究”推诿大法,吩咐申包胥暂住国宾馆,等待秦国高层研究出结果来,并且许诺:一有结果,一定会及时通知贵使者。

申包胥也是官场中人,岂能不明白这点“研究”花活?坚决不接受招待,哪怕你安排总统套房、国酒茅台、桑拿洗浴、全套服务、一路色情……誓死不接糖衣炮弹!

几乎是在高呼政治口号:“我国君王今在草野偏居,未能享受到如此待遇,俺乃一普通国民怎敢僭越?”

干脆耍起了标准型无赖姿势:仗拐依墙于秦王宫廷,放声大哭,又恰平日练得好嗓门、好中气,竟然七日七夜,口不绝声!

《左传》史载:“日夜不绝声,水不入口。秦伯为之垂涕,即出师而送之。”

据《吴越春秋》记载,这申包胥看来还练得一口好歌喉,边哭边唱:“吴为无道,封豕长蛇,以食上国,欲有天下,政从楚起。寡君出在草泽,使来告急。”

如此连续七昼夜,重于感动了秦哀公,大惊叹息:“楚国有贤臣如是,吴国怎能灭之?寡人要给本国的臣子树个好榜样,不然秦国败亡有日也!”

不但答应了申包胥,出兵车五百乘,护送申包胥回楚进行复国壮举,还亲自为申包胥赋诗一首,以示嘉奖,诗名“无衣”,诗意坦荡:“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与子同仇。” 

申包胥哭来强援,楚昭公立志复国,楚国军民上下一心,坚决抗战到底。吴国远征军却还是玩乐依然、抢劫依旧,君臣乐不思归。

这还不算,大后方传来急报:越国无礼,趁吴军主力在楚,出兵抄了后路,吴国南部边境告急!

(请看下篇:四十九、趁火打劫来越兵)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6939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