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五十、驻地战场重地形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五十、驻地战场重地形

五十、驻地战场重地形

[更新时间]2008-05-26 17:49:18 [字数]3051

五十、驻地战场重地形

夫概驻军沂地很是惬意,此地远离唯一能够对他发施号令的王兄阖闾,夫概有一种独立为王的感觉,味道好极了!

沂地处长江南岸(今黄石略北),北有大江作为屏障,不用担心零星楚兵的偷袭,南边不远是荒芜的越国边境,夫概已经早就弄清:此时的越军已经在吴国境内发财,此地无越兵,

所以,夫概开始放心的享受快乐,有楚国的少女娇娃,长江鲈鱼,楚地美酒,日子过得不仅于舒服,那是相当舒服。

南方无战事,夫概尽享乐,不过,毕竟夫概也是一代名将,对驻军设防这些关乎部队及自己安危的大事,夫概还是不会疏忽的,所以他才选择了长江南岸,虽是背水结营,但是不要紧,就是有敌军也应该是在对岸出现,所以夫概部驻地相当安全。

孙子在其兵法中的第十篇,专门论述了对地形的选择,从战略角度阐述了对六种地形的用兵原则,及自己部队六种显示失败的迹象。

孙子于地形第十篇中说:地形有“通”、“挂”、“支”、“隘”、“险”、“远”等六类。

凡是我可以去、敌人可以来的,叫做“通”;在“通形”地区,要抢先占据地势高而向阳的地方,并保持粮道畅通,这样与敌交战就有利。――夫概军此时的情形好像更有利:自己已经来了,敌军却不易来,粮道有长江,当然通畅。

凡是可以去,而不易返回的地方,叫做“挂”;在“挂形”地区,敌军如无防备,就要出击战胜他。――这简直是在指夫概军的位置环境,但愿楚军或秦军莫要看到这段!

如果敌有防备,我出击不能取胜,就难以返回,于我不利。凡是我出击不利、敌击也不利的地方,叫做“支”。夫概军现在就是驻军“支形”地区。孙子接着说:“敌人虽然以利诱我,也不要出击;最好是带领部队假装离去,诱使敌军前出一半时,我突发起攻击,这样有利。”――这点与俺夫概无关,哪来的敌军以“利”来诱咱家?

在“隘形”地区,我若先敌占据,就要用重兵盈满山谷、堵塞隘口,等敌来攻;如果敌军已先我占据,并以重兵盈满据守,那就不要进击,若敌人没有用重兵据守隘口,就迅速攻取他。――夫概驻地不“隘”,没有必要重兵盈谷。

在“险形”地区,如我先敌占据,必须占据地势高而向阳的地方待击敌人;如果敌人已先占据,那就主动率领部队撤退,不要进攻它。――据长江天险而居,夫概大概认为自己深通兵法。

在“远形”地区,双方势均力敌,只可使敌人来而击破,不可前去挑战,挑战于我不利。――看谁来与俺挑战?

以上六点,是利用地形而制胜的原则;这是将帅的重要责任,是不可不认真考虑研究的。――想来夫概也会认为,自己这将帅就是这么做的。

军队作战失败的情况有“走”、“驰”、“陷”、“崩”、“乱”、“北”等六种。这六种不是由天灾造成,而是由于将帅的过失所致。

在敌我条件相当的情况下,如果攻击十倍于我的敌人,因而失败的,叫做“走”。――二十倍的,咱不是都攻击成功了?

卒强悍,将懦弱,不能约束驾驭,因而失败的叫做“驰”。――咱夫概是卒悍将也强!

将领本领高明,而士卒怯弱,不堪使用,因而失败的叫做“陷”。――夫概没“陷”!

部将怨怒而不心服,遇到敌人忿然擅自出战,主将又不了解他的能力如何而加以控制,因而失败的,叫做“崩”。――咱“崩”了一把,却“崩”赢了。

主将怯弱,号令不严,训练教育不明法典,吏与卒职守无所遵循,布阵行列或纵或横,皆无节制,因而失败的,叫做“乱”。夫概练兵,乱不了!

主将不能预料敌情的强弱虚实,以少击多,以弱击强,又没有精选的先锋部队为骨干,因而失败的叫做“北”。――看来死啃书本害死人啊!咱反其道而行,不也大胜?

孙子总结:凡此六种情况,是导致军队失败的原因;这是将帅的重大责任,是不可不认真考虑研究的。――也就是说,后面的六点是主管原因造成。

前面的六点是客观状况:地形是用兵的辅助条件。正确判明敌情,控制取胜敌人,研究地形的险易,计算道路的远近,这些都是将帅必须做到的。懂得敌情、地形而用兵以战的就必然胜利,不懂得敌情、地形而用兵以战的就必然失败。――主观可以改变并适应客观。

所以,根据出师行军实情确有必胜把握,国君命令说不要打,可以坚决地打;根据出师行军实情不能取胜,国君命令一定要打,可以不打。――孙子的好学生:夫概!

作为一个将帅,应该进不贪求战胜的功名,退不回避违抗君命的罪责,只以保全民众和士卒,且有利于国君为先决条件,这样将帅才算是国家最宝贵的人材。――迂腐!看见敌人,杀将过去就是,哪来的这多顾忌?

将帅对士卒能像对待婴儿一样抚养,士卒就可以跟随将帅同赴深涧;将帅对待士卒能像对待自己的“爱子”一样,士卒就可以与将帅同死于危难。但是,对士卒过分厚养而不能使之赴敌勇战,一味溺爱而不能制裁以威,违法扰乱也不能按律治理,这样的军队,就好比骄养之子一样,是不能用来打仗的。――这才是孙子所说的真正的“军形”,干群关系才是不败之“形”!

只了解我军锐勇可战,而不了解敌军势强不可打,这是一胜一负,取胜的可能性只有一半;只了解敌势虚弱可以打,而不了解我军士兵怯懦不能打,取胜的可能性也只有一半;了解敌势虚弱可打,也了解我军精锐可用来打,而不了解地形条件不可以与之战,取胜的把握仍然只有一半。――孙子这好似在给夫概耐心讲课。

孙子在该篇结尾,总结道:真正懂得用兵的将帅,应该行动起来没有失误,采取的措施也没有留困弊后患。

所以说:了解敌方虚实,了解我方强弱,就能必胜而不至于危殆,了解天时,了解地利,战胜之功才可以全得。

驻军沂地的夫概大概认为:自己既懂天时,又明地利,已是立于不败之地;但恰恰疏忽了最重要的一点――没有去关注对手虚实!

对远道而来的秦兵,夫概一无所知,甚至对当初被他击败的楚军残部,也绝非柏举战场的楚军了。

实际上,不远处,两支大军已经编织一张大网,正在准备对他一网罩下了!

附:《孙子兵法》地形.第十

孙子曰:地形有通者、有挂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险者、有远者。我可以往,彼可以来,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阳,利粮道,以战则利。可以往,难以返,曰挂。挂形者,敌无备,出而胜之,敌若有备,出而不胜,难以返,不利。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者,敌虽利我,我无出也,引而去之,令敌半出而击之利。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若敌先居之,盈而勿从,不盈而从之。险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若敌先居之,引而去之,勿从也。远形者,势均难以挑战,战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凡兵有走者、有驰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乱者、有北者。凡此六者,非天地之灾,将之过也。夫势均,以一击十,曰走;卒强吏弱,曰驰;吏强卒弱,曰陷;大吏怒而不服,遇敌怼而自战,将不知其能,曰崩;将弱不严,教道不明,吏卒无常,陈兵纵横,曰乱;将不能料敌,以少合众,以弱击强,兵无选锋,曰北。凡此六者,败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隘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故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可也;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可也。故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而利于主,国之宝也。视卒如婴儿,故可以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故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故曰: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

(请看下篇:五十一、秦楚联军奔袭战)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9438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