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五十三、总算称了一回王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五十三、总算称了一回王

五十三、总算称了一回王

[更新时间]2008-05-26 18:00:37 [字数]2354

五十三、总算称了一回王

夫概率残部登上自己早就暗藏的船只,立即调转船头,扯帆顺流东去,直下吴国。

也幸亏如此,才无意中避免了全军覆没,唯有一点:粮草不足,沿途又得不到补充,所以在夫概舟船进入吴境之后,不得不沿途上岸武力筹粮,还不能暴露身份,以免消息向楚国的郢城传播,有时干脆装扮越兵,也就是因为如此,才无意中吓退了越王允常,夫概顺利抵达吴都。

都是自家叔侄,夫概一句“奉王命助守都城”,便顺利入城,此刻的姑苏正眼巴巴的盼着远征军回救,当然军民大喜望外,谁知夫概部一进姑苏,便径直开进王宫,首先逮捕了正高兴前来迎接的公子夫差,接着便宣布阖闾已经在西楚大败,现在已经殉国,王弟奉遗命继位为吴王,大家各自安心本职工作,本王马上就有封赏。

小民百姓,下级官吏,基层将士,当然被蒙在鼓里,在中国,下面惯于两眼一闭,一切全听上级指示是有悠久传统的,所以大家不可能表示些什么,除了表态效忠外,有的还自发的举行悼念活动,缅怀先王阖闾。

马上,事情就不大对头了,夫概王宣布追究先王阖闾劣迹,展开了大批判活动,一些先前老百姓不知道的事情被搬上了桌面,留守的高层官吏开始发觉事情有诈:即使阖闾有错,你逮捕夫差干吗?

自然有机灵的卿、大夫派出亲信,远赴楚国探听军情;尤其伍员、孙武、伯噽等高级将领的家属亲近,自然飞骑向郢都的阖闾告急。等到阖闾得到国内确切实情,时已九月残秋了。

阖闾如同大梦初醒,立即意识到伐楚大业功败垂成,越国侵吴,还只是在后院扔几个飞砖,王弟叛乱,无疑于在自己的后心狠狠刺了一刀,致使阖闾内心流血,无比惨痛。

应急措施无疑是应该全军回国,先平定内乱再说,但伍员提醒:如此急于行动,不但吴军回不了吴国,甚至全军都要大难临头:那秦楚联军还能仁慈的放吴军回国平叛?肯定会全力掩杀,急于回师的吴军士气不再,处境将更加艰难。

伍员建议:自己率一部吴军留驻楚国,继续灭楚大业,吾王可率主力乘舟东下,咱们来个分工负责,两不耽搁。

阖闾犹豫,孙武上言:夫概并非心腹大患,吾王回师,其患自消,现在关键的是如何全师逐渐回到国内。那就唯有一途:对秦楚联军采取攻势作战,只有如此,才能吸引秦楚主力,吾王可趁机顺江东去,稳定吴国大后方。

阖闾此刻清醒了,对自己半年多的荒唐举止也不无反思,其实人们都是如此,你别看送个吉祥话时都是诸如“一帆风顺”之类的祝福,实际上大多时候,“一帆风顺”时恰容易犯糊涂,倒是挨上当头一棒时头脑清醒许多。

当即与伍员、孙武、伯噽等高级将领仔细商议,由伍员主军、孙武、伯噽辅佐,率联军主力集中于淮澨,摆出一副与秦楚联军决战的架势,而阖闾本人却仅带精兵一万,顺长江东去,潜出楚境,回国剿灭夫概叛军。

计划实施顺利,秦楚联军见吴军主力动出,注意力皆被吸引在了郢城东北方向的陆上,而阖闾舟师得以顺利潜出楚境,一路顺风顺水,来到了阔别一年多的吴都姑苏城下。

夫概做梦也没料到哥哥会来得如此迅捷,等得到确切军报,吴国全国已经都风传遍了吴王尚在,而且率大军抵达了姑苏!

一国之王,至高无上,哪怕临死的一句话即能改变政局,更何况夫概还是杜撰的一句“按既定方针办”?士兵们谁愿意与自己的王师作战?一时姑苏城内,风声鹤啼,人心大乱,阖闾王师还没抵姑苏城下,夫概王心里已觉得风雨飘摇,大厦将倾!

不过,慌乱中的夫概心理上还有一张“王牌”,凭这最后的杀着,保住自己的爵位还是没问题的:把侄子夫差推上城头,逼迫阖闾发誓不追究前科,然后讨一封地,咱去那里关上门做王去也!

料想阖闾不会不顾儿子性命,要不,出兵劳苦,刀头舔血给谁过得日子?再说了,一奶同胞么,不会赶尽杀绝的。

心思一定,立即命亲信去大牢提出人犯,自从将侄儿关押起来,还没好意思与其见一面,现在不行了,丑叔父早晚见侄子,先架起油锅吓吓他再说,城头毕竟还需要这宝贝说话不是?

不多时,亲信气急败坏来报:夫差已经不在大牢,大牢连狱卒带狱长,皆尽逃亡,就是城中的大夫、官吏、士兵、将军,也早已出城大半,没出城的也说不定正等着给前王开城门呢!

夫概五内冰凉,头脑雪亮:完了,没啥玩头了,当真与王兄提兵交战?夫概还真没那个胆量,这是日久成习培养出来的畏惧感,一时半刻洗干净还真不容易,不是个人武力的原因,是心理因素决定胆力。

不过夫概也是狠人,立即悟到: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连家也没回,就带着身边几个亲信、楚国带回的残部,开了西北闾门,一溜烟直奔楚国而去,有道是,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君子雪耻十年不迟。

去楚国干吗?吴楚正在交战,又有西秦为后盾,既然已经彻底得罪了哥哥,那就不妨投降敌国,投其所好,方能被纳,战火未息,这也算作战场起义吧?待遇肯定应该错不了。

途中即上书楚昭王:夫概不屑吴王倒行逆施,祸害黎民,摧残邻国,举兵力谏,与王大战,实力不逮,兵败被迫向上国求援,望大王以大义为重,助兵复仇,如此千古盛名天赐予明君也!

果然,夫概所料不错,吴国王弟的弃暗投明,大受尚在流亡中的楚昭王欢迎,慷慨下旨:封堂溪邑给夫概,“为堂溪氏”(左传)――就此夫概连姓氏都懒得姓姬了。

阖闾就此得以成功“复国”,痛定思痛,决心恢复讨楚之前的工作作风,重用贤臣,安抚百姓,只是生活方面却难以在回到勤俭,大凡人只要安享过一段奢侈,极难再回归质朴,现在高官难舍舞厅也是这个道理;反过来你让他过上几年普通百姓的生活,他也会不再像以往那样宣传幸福无比,对享受成了习惯的人来说,已脱贫的日子与进了地狱也没什么区别。

想起趁火打劫的越国,阖闾便禁不住恶向胆边生,气从胸中来,怎么惩罚这等无义之徒?

但是,现在肯定不是时候,吴军主力尚远在楚国,生死未卜,大军命运如何,就要看伍员、孙武如何调度了,能全师而归否?

(请看下篇:五十四、孙子用兵论死地)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9439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