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五十六、顿开金锁走蛟龙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五十六、顿开金锁走蛟龙

五十六、顿开金锁走蛟龙

[更新时间]2008-05-29 17:54:03 [字数]2807

五十六、顿开金锁走蛟龙

九月天高,草枯叶黄,薄雾稀疏,嶂黑树暗。

昨日便从清发水赶往雍澨的楚军统帅子西心如残秋,略有凄凉。国事已经不堪,都城沦落敌手,国君流落他国,强楚威风不再。堂堂楚国,曾为昔日霸主,如今竟然沦落到需要乞求它国的保护,虽然战事略有起色,但子西还是心情黯然,无法品味这收获的季节,飘荡的香。

尤其来援的秦军主将子蒲、子虎,态度表面谦恭,实质寸权必争,在军事方面,别看事事征求意见,那骨头里是以统帅自居的,用兵方略都是先自己商议成型之后才摆在双方的联席会上,没说的,这时楚军将领也只能服从指挥,任其调动了。

几次作战,都是楚军打头阵,接近力竭战败时,秦军才上场,这下仗仗秦军成了救世主,其实,谁不懂得战力消耗的基本道理?以生力军对付吴军的疲惫之师,楚军干得是磨其锐气的活路,秦军做的是收获“风落枣”的工作,可是,楚人还不能表示什么,毕竟现在是有求于人,人家是千里赶来“见义勇为”呀!

再说了,子蒲每次的理由都是那个极为充沛地理由:对吴人的了解,秦军不如楚军,地理不如楚人――那岂不就只好每战如此了。

此战也是如此,子蒲还是提议由楚军主战,秦军接应,子西等楚军诸将还是不能说些什么,但是,秦军何时出动?何地接应?秦人偏还噤口不言,这下等于楚军在打糊涂仗,清楚的是秦国人。

尤其,此战不同以往战夫概军、及零星遭遇战,现在吴军有备,背水结阵,况且主力集中,士兵们被置于绝地,焉得不拼命求生?这是硬碰硬的硬仗,无巧可寻,如此楚军伤亡必然惨重……总归楚人是为自己的国家作战,无法表示些什么,但秦军一旦等到两败俱伤时出动呢?

只能听天由命了,不,是听秦认命了,啥时都是求人不如求己呀!

既然开战还是以楚军为主,子西不得不先考虑自己部队应采取的阵形,在与战场经验丰富的沈尹戌、薳延等将领商议后,楚军采取了放弃突袭、稳步开进的战术――这是为了保持人马体力,突袭作战,体力大半不可避免的要耗在路途,现在吴军已经渡过汉水,前出雍澨显然有备,突袭不能奏效,不如稳步逼近。

现在的楚军也是各部大集结,楚军集中了所有的兵车,决心在接近吴军战阵时,以战车为主力对吴阵突破,这是楚军的强项,应该充分发挥兵车的作用。

冲乱敌阵之后,后续的步兵则一举杀入,三面强攻,吴军能往哪里退?只有登舟退过汉水,此刻全军动出,击其半渡,吴军命运则定!

兴许不用秦军插手了,楚军自己也能打场漂亮仗!

一切如同按班就绪,探卒来报:吴军黎明时分已结阵于雍澨城前,雍澨防备森严,楚人皆不得入;汉水中舟船无数。

看来吴军并非自持卒勇,决心获胜,打算好了退过汉水,至于准备困守雍澨孤城?不管怎样,也要先击败列阵以待的吴军再说,若能就势形成围城战,那就是意外的收获了:如此全歼吴军都有可能。

随着主帅的严令,楚军行军的速度明显加快了,战车一路无阻,逐渐接近吴军。

此刻,旭日东升,金光洒地,雾散风息,气爽神清,正是厮杀的大好时光!

楚军前锋已经隐约瞭见吴军的战阵,设在了一个并不算空旷的地带,这种地形,不利于大军围攻,但也不利于固守者逃脱,是种利弊各半的地势,一般有着必胜信心的将帅才选此地形。

而且前方极利于兵车驰骋,这点有利于楚军,但子西心里也清楚,吴军早到,安知地下被挖了多少陷阱?那表面上的坦途一般都是圈套,是需要步卒先进行趟踏的。

交战双方都知道快要开战了,没有什么需要隐蔽的了,楚军中响起了一串号角,那是主帅在指挥步兵一部越过战车前出探路;吴军阵中却响起了一阵战鼓,大量的弓弩兵突出战阵,显然是要阻碍楚军步兵的前进。

一切都在计算当中,楚军步兵人人配置了盾牌,就是准备强行前进。

就在双方马上点燃大战的导火索的几乎同时,楚军后方突然传来警报:大批吴军拦腰切断了楚军队列,恰是处于楚军辎重与步兵大队的结合处,而且不闻号角战鼓,直向后卫部队杀去!

指挥步兵的将领乃是子期,不待主帅军令,即挥兵反击,可是,来袭的吴军显然有备,以大量轻型兵车作为临时掩体,箭矢如蝗,坚决阻击,主力显然还是扑向楚军辎重及后卫!

突发如此军情,大概任何将领都难以冷静,再不紧急调整部署,大军辎重即资敌矣!楚军极其合理的全军转向,集中向自己的后方扑去,至于前面的列阵吴军?显然只是诱饵,随它去吧,先收拾了后面的敌军再说。

楚军主力转身冲锋,吴军在楚军后腰部设置的简易防线无法阻挡,阵地被楚军兵车轻易突破,阻击的吴军车兵成了步卒,四散逃开。来袭的吴军后背暴露在了楚军兵锋之前,前有阻击,后有强兵,处境立危!

与此同时,楚军背后战鼓大作,列阵的吴军开始了冲锋,瞄准的就是楚军的后背,楚军战车不能调头,步兵又难以阻挡吴军以兵车为前锋的冲击,顿时处于挨打状态!

前面的吴军此刻反而兵分两侧,让开了大道,竟然使冲锋的楚军兵车直冲自己的阻击步兵。

背后是伍子胥率领的吴军追杀,前面的是孙武指挥的部队在诱敌混乱,现在也在开始对楚军剥笋似的轮番突袭,只一瞬间,庞大的楚军败局已定,开始了不由自主的狂逃。

各部已经混在了一起,恢复统一指挥已经不再可能,现在唯一的正确行动就是尽快与敌脱离接触了,可是,人人都这样想,大路能有多宽?退军自然成了溃败。

慌乱之际,谁还管什么辎重粮草?楚国大军丢掉辎重落荒而逃,战事起的快,息的也快,竟如电闪雷鸣一般,顷刻“雨停风息”!好像吴军也并不刻意追杀,楚军大部顺利脱险,只是粮草丢给了吴军。――好似不辞辛苦给吴军来送军粮!

大胜并且有了大收获的的吴军会师了,却不再回军雍澨,而是带上楚军的辎重,径直东去,不再理睬逃往东北方向的楚军!――这是吴军早就预谋了的,就是为了顺利东归。

大胜之余,将士未免懈怠,拼杀的兴奋已过,现在就剩下枯燥的行军了。

不防就在此时,迎头突然出现了秦军的兵车,马大车重,杀向了猝不及防的吴军大队,吴军顿时混乱,连孙武、伍员也一时无奈了。

兵无战心,将有归意,大部吴兵没有了抵抗意志,孙武、伍员紧急集合了身边的亲兵,殊死抵抗,步步后退,也幸喜秦军因吴军强悍,不愿自己伤亡过重,只是随后追杀,吴军主力才得以幸免尽墨。

刚缴获的楚军辎重丢了个精光,还幸亏自己的粮草走在了大队最后,从物资上也算没受多大损失,但伤亡就不用说了,几近两成,尤其是士气,竟然从此染上了“恐秦症”!

更要命的是,此前上下一心,将兵一个目标:东去,东去,再东去。现在情形明朗了――此路不通!秦楚联军显然发觉了吴军的战略企图,再强行东去,必将会遭受更为惨烈的打击。

虽然部队还算建制完整,只是,东归之路更加遥远,要说就此“顿开金锁走蛟龙”?为时尚早,吴军的东归之路就此变成了西行,全军原路退回雍澨,以后去何方?现在还不敢说,唯一能断定的是:东去归途一路坎坷!

此战,秦军又巧拾了“风落枣”!《左传》载:“九月……吴师败楚师于雍澨,秦师又败吴师。”

(请看下篇:五十七、大军行止难煞人)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9770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