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五十八、吴军如同一獐鹿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五十八、吴军如同一獐鹿

五十八、吴军如同一獐鹿

[更新时间]2008-06-02 06:59:41 [字数]2513

五十八、吴军如同一獐鹿

麇,在古汉语中是个多音字,读音为“军”时就是獐鹿的意思;读音为“群”时,就是成群的意思。

如此推理下去,两音结合起来?那岂不就是一群鹿的意思?可是,一群鹿又能怎么样?还不也是猎手的猎物,群狼的美食?

顺利抵达麇地的吴军得到了宝贵的休整,此时的秦楚联军尚在围向汉水与清发水的汇合处,那里是预计伏击吴军的水路关口。

待到知道了吴军准确信息,从雍澨南下的秦楚主力已经疲惫不堪,现在却需要调头北上,远征麇地,现在谁也无法把握吴军的兵锋所向了,难道这群疯子真的要进兵秦地与予报复?

为保险起见,联军没有全部出动大西北,还是留下了秦军主力与所有水师,继续等待在原伏击地点,对于吴军动向,没人相信吴军会杀出楚国西部边境,那样无疑于自杀。

吴军还是准备经汉水入长江,从水路回吴国,对这点,秦楚――其实也包括吴军大部分将领都没有估计错,这就简单了,只要把吴军从麇地赶出来就是了,吴军入伏也就是迟早的问题。

这次西进,楚军是自都城被占后首次单独面对吴军,所以,主帅子西格外持重,沿江而上,并不疾进,快到麇地时,大军方才全军登陆,慢慢围向麇城。

至于吴军重新进入汉水?那正是楚军所愿,如此楚军在后追杀,等于一路驱赶吴军顺汉水进入联军的埋伏圈。

所以,重兵登陆威吓吴军进入舟船,是楚军的目的所在,这也算一种“围三缺一”吧,吴军有水路逃命,就不会在麇地与楚军死拼到底。

但是,局面有些奇怪,吴军静等楚军逼近,却没有任何出兵决战的意思,更没有从水路迎战的迹象,倒好似准备固守麇城,等待秦楚联军大军云集。

对于子西等楚军将领来说,这也容易理解并接受:麇地原就囤积有楚国的大量粮草,现在尽被吴军掠得,此地又是林密草丰,战马不乏食,且因木材充足易得,吴军设立层层木寨,楚军要想攻取不大容易,就是那无数的檑木,就足以使进攻者却步。

并且,麇城紧靠汉水,楚军也无法切断吴军水源,沿江而上,又有吴军的水上木寨阻碍,若想一举拿下,伤亡必重,就是把吴军赶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得到。

此时麇地的吴军主将呢?难道真是欲困守于此?当然不是,吴军的目的就是调动秦楚主力西进,自己好脱身东去回吴,只是突围不到时机而已,与楚军缠斗于麇地?也非吴军所愿,现在伍员、孙武关注的是秦军主力何在。

只是这麇地地名有些犯忌讳:就像是吴军如同一群獐鹿被圈在了这麇地,等待被猎杀。难道昔日的虎狼之军当真沦落到一只肥鹿地步,供饿狼们充饥解馋不成?

吴军在等待什么?在等待楚军发起围攻战的时刻,那时,楚军后方必虚,到时吴军全力一突,即可扬长而去,或许能掠取楚军辎重资己,以备长途回吴之需。

这只是吴军的一厢情愿,楚军未必就按照吴军设想行事!

楚将子期经过仔细观察吴军守备工事,心中已有主意,向主将令尹子西建议:残秋初冬,大军不可能长期围困偏远的麇地,寒风一起,大军必将被迫退军求食避寒,而那时吴军趁机掩杀围追,我军虽众,处境也将不妙!

但是,此季节草枯木燥,吴军工事又大多是木料构筑,不妨放上一把火,给吴军一个集体火葬!

但子西不干,原因也极为简单,麇地乃过去庄王伐麇时战地,王室子弟多有战死沙场,尸骨无存,现在焚烧吴军:“吾国父兄身战,暴骨草野焉,不收又焚之,其可乎?”(《左传》原句)

子期不禁暗怨子西迂腐,极力劝说:“亡国失众,存没所在,又何杀生以爱死?死如有知,必将乘烟起而助我;如其无知,何惜草中之骨而亡吴国?”――国破家亡之际,怎能不悯惜活着的生命,反倒去关爱早就死去的人呢?死者如若地下有知,也必定会乘烟借火来帮助我军,假如无知,我们又何必顾惜荒草中的枯骨,而不顾这击败吴国的时机呢?

毕竟还是子期讲的在理,子西被迫同意了子期的火攻计划,既然下狠心了,那就不妨再狠一点:全军出动,趁火掩杀,兴许能一火尽歼吴军!

这次人为火灾,吴军还就是没能预防或制止,大火骤起之时,伍员与孙武都知道这是楚军总攻的信号,自己全军立时处于险地,便紧急发出了突向汉水的信号。

总算凭借早有预备,部队冒火登上汉水舟船,不过积蓄的大量粮草不免成了灰烬,此时楚军主力正聚集于陆地,围杀掩护登船的吴军残部,水上无重兵,被吴军顺利突围,就此顺流而下,乘舟东去。

子西见吴军入套,心中大喜,随即集合全军,顺汉水两岸,水陆并进,开始了顺势驱赶吴军的行动,汉水下游,早就给吴军预设了坟墓,就等着吴军自己走进去呢!

下游,汉水与清发水的汇合处,楚军水师与秦军主力正严阵以待,现在接到了子西的紧急通报,得知吴军即日将到,也是立即动员,士兵个个摩拳擦掌,将军人人把酒临风,就等着这与吴军的最后一战了!

此战之后,便已经解除了吴国的大半武装,秦楚联军将携手杀进吴国,如此,楚国就不光是胜利复国的问题了,而是一举摧毁吴国,尽报遭侵之仇,一雪陷都之耻,先王尸骨惨遭鞭打之辱,也将原样报还在吴国头上。

谁知,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下游的秦楚联军望断双眼也没有等来吴军主力,等接到确切军报时,方才明白:守株待兔靠不住,那位懒惰农人多天等来的都是失望,这次设伏也不例外――吴军已经中途登岸了。

顺汉水东去的吴军在公婿之溪(今湖北襄樊市东)弃舟上岸,再往前航行就要顺流南下长江了,吴军的行程是东去,不是南逃长江,根本没做水路归吴的打算。 

估计孙武及伍员也不会预料不到下游的敌情,如此明白的战局,秦楚联军不可能没有防备,再说,麇地大火,已经烧掉了吴军大部辎重,吴军需要上岸补充粮草,大军千里回国,可不是闹玩的,指挥一旦失误,三军即成饿殍!

公婿之溪有吴军期待的粮草吗?没有,所以吴军只有原地等待,这几乎等同异想天开:等楚军给自己送上门来?

这是极其危险的举动,秦楚联军来聚歼吴军,需要携带辎重是无疑的,但同时带来的也或许是毁灭,军资取之于敌国,理论上当然最为有利,但实施起来却不那么容易,那代价兴许能让想“发战争财”者无法承受,有时需要以失败为代价。

对于之前在麇地所遭到的火攻,就孙武来说,应该早有所备,孙子在自己的兵法十三篇中,专门辟出一篇论述火攻,这就是《孙子兵法》之十二:《火攻》专篇。

(请看下篇:五十九、孙子纸上论火攻)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19997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