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五十九、孙子纸上论火攻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五十九、孙子纸上论火攻

五十九、孙子纸上论火攻

[更新时间]2008-06-09 05:56:34 [字数]2838

五十九、孙子纸上论火攻

《孙子兵法》在第十二篇中专篇论述了火攻要点,但仔细揣度此篇,却能发现与之前各篇有所不同。

战争中利用火攻制敌,这不是什么发明,孙子虽然几近详细的论述了在部署战事时使用火攻应注意的事项,但好像还是流于表面现象,其阐述有些“大路话”,所告诫的几乎都是人们的常识,这不像在之前各篇在教育国君、将帅,倒有些进行科普教育的意味,甚至兼职了气象专家。

此篇乍看好似孙子在论述火攻的种类、条件和方法:火攻共有五种:一是用火焚烧敌军的人马,二是焚烧敌军的粮草蓄积,三是焚烧敌军的辎重,四是焚烧敌军的仓库,五是焚烧敌军的运输设施。――其实就一种:敌人!

实施火攻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发火器材必须预先准备好。发火还要选择有利的时候,起火要选准有利的日期。所谓有利的时候,指的是天气干燥;所谓有利的日期,指月亮运行到“箕”、“壁”、“翼”、“轸”四个星宿的位置,凡是月亮运行到这四个星宿位置时,就是起风的日子。――此论是否具有科学根据?估计:经无数后人验证,却未见异议者,看来并非虚妄。如此看来,中国人的气象预报工作竟能早在2500多年前就付诸实践,甚至实战,的确够牛的!

凡是火攻,必须根据上述五种火攻所引起的情况变化:

火已在敌营内烧起,则迅速用兵策应于外,内外齐攻,适时地运用兵力策应。

火已烧起,而敌军仍然保持镇静的,要观察等待,不要马上进攻。

火势烧到最旺的时候,视情况可以进攻就进攻;不可以进攻就停止。

火可以在敌营外面放,那就不必等待在敌营内放火,只要时机和条件方便就可以放火。

火发于上风,不可以下逆风势进攻。――大家是不是也有同感?孙子在此篇一直在谈论大家都明白的事情。

白天风刮久了,夜晚风就会停止。 ――孙子这里又断言了一种天气现象,不过,据笔者所知,日夜连续刮风不停的现象也不罕见,这里大概应是“多数时候”才符合事实。

凡是率领军队打仗,必须懂得五种火攻方法的变化运用,掌握“发火有时,起火有日”的数据,严加守备。因此,用火助攻的,威势显赫;用水助攻的,声势强大。

用水可以断绝敌粮敌援,但不可以焚夺敌人军用蓄积。――孙子在“火攻”篇突然谈及水攻,令人费解,一时以为是孙子用水反衬火,但接下来的文字表明,孙子意不在此:

用水火助攻,打了胜仗,攻取了土地、城池,而不奖赏有功的士卒,是危险的,这叫做“费留”。――这才是孙子在“火攻”篇欲说的话:水火无情,有功不赏更无情!

因此,贤明的国君要考虑战胜攻取的事,良能的将帅必须奖赏攻战中有功的士卒。――可以看出,孙子并不是在专篇谈“火攻”,而是在论述国君的责任;将帅的职责。

不是对国家有利,就不可轻易采取军事行动,没有取胜的把握,就不可轻易用兵,不到危急紧迫之时,就不可轻易开战。――这里,孙子其实是在照应首篇论点:“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按照文章的一般规律,好像要结束全书了。

看来也是如此,孙子在最后忠告国家的政事、军事决策人:国君不可凭一时的恼怒而兴师打仗,将帅不可凭一时的怨恨而与敌交战。

符合国家利益而后行动,不符合国家利益就当停止。

恼怒可以再欢喜,怨愤可以再高兴,国亡了就不能再延存,士卒死了就不可能再复活。

最后孙子还是回到开战应当极为谨慎的老话题:所以,明智的国君对用兵一定要慎重,良能的将帅对交战一定要警惕,这些都是关系到国家和军队安全的根本道理。

《孙子兵法》读到这里,怎么也让人感觉全书已经结束,首尾照应,面面俱到,简繁相宜,见解独到,各篇各有主题,但又相互关联,一整套用兵理论已经系统化,而且贯穿一条主线:用兵应慎重,战争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凶险大事,关乎国计民生。

但是,到此兵法才十二篇,所以,历代不少史家对此提出异议,猜测《孙子兵法》大概本来就是十二篇,第十三篇《用间》篇是后人托其名续补而作,直到山东临沂汉简出土,证实了《孙子兵法》原本就是十三篇,这原装《孙子兵法》到底是几篇的质疑方才尘埃落定。

但另一疑问并没有消除,反而更加突出了,这就是孙子为什么非要在一个完整的长篇后面,再用一篇相对独立的短文《用间》篇收尾?此疑问咱们谈过《孙子兵法》全文后再来探讨解答,现在还是先来关注滞留于公婿之溪的吴国大军。

公婿之溪位于汉水江畔,楚国的重镇上、下鄀中间,由此登船南下可抵长江,顺大路东去四十里即是清发水的上游,从那里也可以直达长江,所以,这里是个楚国中部的水陆交通枢纽,对于围堵吴军的秦楚联军,需防范地点甚多。

占据此地,秦楚布防于汉水下游与清发水汇合部的重兵便不敢轻动,有什么大的战事也只有尾追而来的子西、子期部楚军;但对于楚军来说,关键还有一点:此时国君昭王已经回国暂居上鄀,欲回楚都郢城非经过该地不可,而欲对楚国内外宣布复国成功,唯一的标志便是国君回都,这是关乎政治的大问题,还都高于一切!

所以,楚军对公婿之溪的争夺势在必行,但由于此点,驱逐便重于围歼了。

这时的吴军也没想长期占领这一地区,交通发达的地区利于走人,并不利于固守,但吴军走人也不那么容易,那就是大军辎重。现在是无后方的流动作战,粮草必需随军携带,随时于占领地区“筹集”是必然的,但那是没有多大把握的事情,有哪个楚城会囤积大量粮草,等着吴军前来“筹集”?

麇地的一场大火,尽毁了吴军辎重,目前解决长途回国的“盘缠”,看来唯有寄希望于来“围剿”的楚军了,楚军数量数倍于吴军,必然会携带充足的粮草,但是,这无疑于虎口里夺食吃,甚至更加险恶。

其实,目前大军抵达公婿之溪的楚军欲完胜吴军非常简单,死死纠缠,就是不战,苦耗下去就是,吴军耗完公婿之溪地区及临近邓邑军资,自然走投无路,会在极不利的态势下与楚军求一死战的,那时楚军便掌握了所有主动权,牢牢的将开战权控制在自己手里,吴军情迫之下,必出破绽。

这点道理,目光长远的子西不可能不清楚,但是,楚军的开战权不在前线将领手中,楚王还郢都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子西只能退而求次:击溃――或者驱走吴军。

附:《孙子兵法》火攻第十二

孙子曰:凡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积,三曰火辎,四曰火库,五曰火队。行火必有因,因必素具。发火有时,起火有日。时者,天之燥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凡火攻,必因五火之变而应之:火发于内,则早应之于外;火发而其兵静者,待而勿攻,极其火力,可从而从之,不可从则上。火可发于外,无待于内,以时发之,火发上风,无攻下风,昼风久,夜风止。凡军必知五火之变,以数守之。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强。水可以绝,不可以夺。夫战胜攻取而不惰其功者凶,命曰“费留”。故曰:明主虑之,良将惰之,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攻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上。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说,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明主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

(请看下篇:六十、收尾之战乃双赢)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20600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