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六十、收尾之战乃双赢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六十、收尾之战乃双赢

六十、收尾之战乃双赢

[更新时间]2008-06-09 05:57:19 [字数]2394

六十、收尾之战乃双赢

面对数量相对庞大的楚军,吴军兵力不能在再分开使用了,对于下步军向何处,吴军两位主将曾经发生争议。

按伍子胥的想法,大军还不能就此回国,对于战胜秦楚联军,伍子胥还是信心百倍,虽然现在总兵力被吴王带走了近三分之一,但现在自己是一军主帅,以后难得有这种独自率军征伐楚国的机会,欲尽力报复楚国,正逢其时。

所以,要依伍子胥主意,索性率这两万余悍卒,在楚国境内闹它个地覆天翻,如此既打击了楚国,吴国本身也自然没有什么临境兵患了,这次若就此罢手,以后再独自帅军伐楚,便不知猴年马月了。

伍子胥的依据:“彼楚虽败我余兵未有所损我者。”(吴越春秋语)――我们虽然在麇地败了一阵,但实际兵力并未损失,还有与楚军打下去的实力。

孙武苦口婆心劝说伍子胥:“我们以吴国大军,西征强楚,陷其国都,逐其君王,几乎尽屠楚国全境,并且铲平昏君坟墓,毁棺鞭尸,应该满足了,以目前敌我态势,还是应该全军回国为上。”――原句:“吾以吴干戈西破楚,逐昭王而屠荆平王墓,割戮其尸,亦已足矣。”

伍子胥思虑许久,终于答应回军:“自霸王以来,未有人臣报雠如此者也。行,去矣!”――自从有霸主以来,还没有身为臣子报复君王能比得上我伍员的,好,听你的,走就走吧!

自此,吴军将帅才算统一了认识:全军尽力回国。

可是,具体到如何回国,却不是吴军将领一方说了算的事,那楚军放行吗?秦军能给开欢送会?尤其是,大军辎重如何解决?总不能靠一路乞讨千里行军吧?就算能走一路抢一路,能混个饥一顿饱一顿,可是秦楚联军怎会由着吴军一路打食?

还是要博一把,不然想走也难。

楚军急于同吴军决战。当然,能再把吴军赶入汉水,那是再好不过,那样能使损失减少到最少程度,可是吴军有这么听话吗?

子西心生一计,吩咐莫要理睬吴军停在江边的船只,全军集中,突击吴军一点,到时吴军唯有奔下船去,之后楚军战船于后面步步追杀,一直将吴军向下游赶去,下游……?如此大功即告成也!

楚军向公婿之溪开始迂回,直到全军到了吴军的北面背后,才一声号令,集中了所有战车,犹如利箭一般,突向吴军纵深。

这次巧了,两军目的其实差不多,楚军欲赶吴军入汉水;吴军偏偏也欲全军下船,因此楚军的突击进行的极为顺利。

在子西看来,这是得益于两翼提前布置的疑兵:楚军两翼远远迂回包抄,士兵手中除了兵器,还每人一支火把,大白天看不见遍地火光,却导致遍野烟雾缭绕,那正是致使前些日吴军大败的法宝,想必吴军对大火应该记忆犹新,恐惧非常。

吴军的阻击越来越强,接近汉水五里范围,吴军以兵车为屏障,开始死战不退,这明显是欲掩护主力下船,子西吩咐不要强行突破,慢慢挤压就是,吴军自愿入汉水,那就正合心意,别逼得过紧,让吴军被迫分散突围,那就不能尽全功了。

此时的吴军的确是在抢船下水,但却不是按照楚军预计的,登上吴军自己的船只,而是几乎出动了几乎全部步兵,沿江西进,扑向了楚军的粮船,再加江上有轻便战船阻截,楚军主力又都在岸上驱赶吴军,夺粮行动迅速得手。

就在吴军得手的同时,北线楚军也得手了,吴军的简易防线毕竟兵力过于单薄,就是连楚军不大拼命的进攻也阻止不住了,防线一点被突破,全盘立时崩溃,负责阻击掩护的吴军开始不约而同的奔向江边。

得手的楚军主力随后掩杀,眼见“大获全胜”!

楚军扑向了汉水,不及登船的吴军死伤遍地,登船的士兵却没忘了将火种投向岸边的船只,江边一时烟火四起,船帆变火炬,木舟成烤炉。

追到岸边的楚军无法跟到水上,只得蜂拥江边,高声呐喊,齐声哄笑,送吴军残部扬帆南去。

楚军高级将领们都得到过主帅子西的密嘱,知道楚军的意图所在,不禁长舒一口气:终于将吴军赶下汉水了!

可是,全军主帅子西没这么轻松,因为已经接到急报:吴军主力已经持强劫夺了自己的辎重船只,现在全军搭乘楚舟,一起顺流南下了。

不过子西内心也有安慰:辎重虽失,不过是暂存于吴军,毕竟实现了将吴军赶下汉水的意图,总得说来,还是一场大胜,全歼吴军也不过就是迟几天的事。

重要的是,昭王可以安心回都了,楚国的复国大业终告成功!

《左传》载:“冬十月庚寅,……楚子入于郢”――昭王宣告正位复国。

现在要紧的是,聚歼吴军于水上,楚军开始沿汉水浩荡南下,准备与前面设伏的秦军配合围歼吴军,这应该是楚国境内的最后一战了吧?

谁知,大军逐步开到了汉水尽头,与秦军即汉水水师已经胜利回会师,也没有见到吴军的影子,莫非狡诈的吴军又回头北上麇地了?

这时,有楚国的百姓从清发水赶来报警了:那野蛮的吴军已经渡过清发水,一路浩荡东去,现在估摸已经过了柏举,即将出了楚国了!

原来乘舟南下的吴军中途及时登岸了,带上楚军的粮草,一把火尽烧了江面船只,逮捕了所有东岸的楚人,疾奔东方的清发水而去,把秦楚联军远远的撇在了汉水。

子西等楚国将领闻听不由沮丧,知道再追已迟,现在只有先迎楚王还都郢城,再请王命进行伐吴大业了。

于是,史书《左传》记载:“九月……又战于公婿之溪,吴师大败,吴子乃归。”

但“吴师大败”却全师得归吴国,不禁令人怀疑这楚军“大胜”的含金量,不过就整个吴楚战争来说,毕竟是秦楚联军击退了入侵的吴军;而吴军先胜后败,最后被迫退军,这中间吴军的决策人无疑犯了重大决策失误,就目前来说,算是打了个平局。

吴国自身安危是没问题了,就在楚王胜利还郢的同时,伍子胥、孙武也率吴军主力回到了吴境溧阳(现高淳境内的固城镇),这里是濑水尽头,大军回到姑苏,只需顺水道入太湖,即也可胜利还都了。

但伍子胥还不想立即班师,他面临濑水,心中起伏,不由想起昔日逃往途中,曾得濑水一浣纱女倾囊相助,才得以顺利跋涉吴国都城,现在江水依旧,故人何在?

真个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惟见长江天际流!”

(请看下篇:六十一、快意恩仇大丈夫)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20600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