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六十三、再振军威战繁阳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六十三、再振军威战繁阳

六十三、再振军威战繁阳

[更新时间]2008-06-12 06:55:04 [字数]2468

六十三、再振军威战繁阳

吴王阖闾经历兄弟背叛之后,心态起了微妙的变化,开始注意培养接班人的大问题,能在自己有生之年锤炼太子的执政治军能力,刻不容缓,再说也要以军功增强太子的威望,如此才能使吴国的称霸伟业后继有人,逐步登顶。

所以,自阖闾十一年(前504年)起,吴王便有意将征伐大权交给了太子终累,这还能起到另一作用:杜绝其它公子的妄念,以免儿子们步老辈的兄弟残杀的政变脚印――别的没学会,先学会怎样抢王位。

名花有主,尚且能使好色之徒却步,王位早挂上“订出”牌子,没轮到者应该知难而退了吧?名分已定,各安本分吧。

关于这次带兵攻取番地的是哪位太子?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 吴世家》中记载为夫差,这明显有误:《左传.定公六年》明确记载为吴太子终累,终累是夫差的哥哥,此时太子终累尚在,轮不到名号波公子的夫差出头。

至于为何在吴王出征楚国时,夫概私自回国夺位称王,逮捕的却是波公子夫差为质,那太子终累去了哪里?因史载不详,老孙不敢妄断,只是在此存疑。

称霸之路虽然内外均遭受挫折,但阖闾雄心未减,眼睛还是盯着南北诸国,只要是成为霸主途中的障碍,不管哪国,阖闾现在都准备与予军事征服。

但是,拳头硬也不是万能的,除了军事努力之外,政治上还要给予密切配合才能事半功倍,这次长途远征蔡国,其中的政治成分就要大于军事成分,不给自己的小兄弟撑腰,谁还甘心俯首奉你为老大?

大军北上,统帅还是太子终累,前敌主将无疑还是伍员、孙武。现在,楚军由郢都一路翻越大、小别山东北而上,吴军则由淮水一路舟船疾驶西北,两军为着相反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行军方面,吴军沾了大便宜,步卒搭乘战舟,途中等于休息,楚军不然,为了这次收拾蔡国,楚军专门训练了“山地师”,―― 史载原文为“陵师”,长途行军,一路翻山越岭,士卒疲惫是不用问的。

两支大军这次有点搞笑:各家的所长全弄反了,几乎是如同调了一下个,吴军运输方便,一贯强悍的步卒配备了“革车”,楚军的车战是长项,却因山路崎岖改成了步兵为主力,这仗还没开打,楚军便屈居劣势。

更为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吴军上行到淮水与汝水、汭水的汇合处,却奉令全军落帆待命,不再前行,这里曾是上次伐楚孙武弃舟登岸奔袭楚都的地点,由此南下百余里便是上次柏举大捷的老战场,莫非这次孙子还要依样画葫芦,再来次长途奔袭楚都?

这里已经到了蔡国边境,沿汝水上行五十里就是上蔡,吴军驻舟于此,等待什么?莫非忘了孙子兵法中所说的“九地”原则:“争地吾将趋其后”――遇“争地”(险阻必争之地),就要迅速前出在它的后面,做到后人发、先人至。

吴军在等待楚军!

军报:前方楚军正欲渡汝水,孙子不愿形成据河固守的态势,那样战事将旷乎日久,就算击退了楚军,也不能确保长安,孙武的意图是放过楚军,断其后路,照成吴军欲聚而歼之的态势。

消息严密封锁,楚军安心北渡,前方还有一道汝水支流:洪河,渡过洪河之后,就能一举拿下蔡都,(今河南新蔡县)从而一战平掉蔡国。

哪想楚军刚开到蔡都城下,背后便传来紧急军报:汝水、洪河,开来大批吴国战船,卸下了海量兵车,随车的无数步卒,现在已经切断了后路,将军早断!

楚军主将是子期,闻报不禁大惊失色:长途跋涉,大军未得歇息,便沦于前有坚城后有强敌的处境,攻城是不可能了,回头与吴军死拼?自己的疲军能么能与刚下舟船的吴军悍卒血斗?

再说,自己的部队尽是步卒,原以为收拾小小的蔡国不用出动重型战车,压根没打算与吴军交战,现在被配备兵车的克星兜住了后路,情形看来不妙!

不过,子期也并非庸才,立即醒悟到要立即兵锋转向,躲开吴军锋芒,然后再徐图后战。所以大军未停步,便绕开蔡都,扑向了西北不远的繁阳。

繁阳几乎是个不设防小城,楚军一到,立即陷落,子期略微心安,谁知大军还未举炊,背后的吴军粘胶一般便跟了上来,子期明白,需要拼命了,否则一旦被围在城内,繁阳即成了死地,那时处境将更为不妙!

就这样,吴楚两军在楚军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开战了,这里对于楚军来说,是处于敌国,而对于吴军来说,反类似在本土作战,所以两军根本没有形成多大的战阵厮杀,再加上楚军原本就怯于脱离兵车的纯步兵作战,两军交汇,楚军立溃!

所幸步兵有步兵的好处,溃逃不用选择道路,没有胜利希望的楚军士兵往国内猛窜还是万众一心的,再说,楚军数量占优势,吴军几乎杀不胜杀,大部士兵还是逃到了楚境。

但是,眼看吴军又要围追而来,这下成了楚军散卒在前面引路,吴军跟着“向导”在后面进军,远在郢都的楚昭王立时感到了威胁!

论说作为楚国令尹的子西应该恐慌才对,可是相反,子西得到前方南北两路大军均告失利的战报后,反而心内大喜!

这是为什么?莫非子西与子期之间矛盾达到了如此地步,竟至幸灾乐祸?

不是这样,原来子西早就设想对楚国的政治来一个大改革,统一新的政令,重选执政队伍,尤其需要淘汰那些曾随昭王一同逃亡的庸臣,这些人除了那点随君王一起蒙难的忠心,其它一无所长,虽没什么理政治军能力,却由于伴驾大功,身居高位,昭王碍于情面,又无法做大量炒鱿鱼的精兵简政工作,致使令尹子西忧虑非常。

郢都政局一片死气沉沉,子西屡次建议昭王采取决断,一直不能如愿,现在有了最佳借口:迁都避兵锋,励志变朝局!

天不怕地不怕的昭王就怕吴兵压境,所以顺利批复了子西所请,从此楚都由郢迁鄀(今湖北宜城县东南),同时就势改革朝政,革新吏治,楚国局面终于逐渐稳定。

《左传》载:“子期又以陵师败于繁扬。令尹子西喜曰:“乃今可为矣。”于是乎迁郢于鄀,而改纪其政,以定楚国。”

两战皆轻松大胜,此时的阖闾自己也认为天下无敌了,南边的越国已经成仇,西方的楚国已经结下不解大怨,但这时的吴王阖闾竟然异想天开,与臣下开始商议要对大东北的齐国开战!――这家伙不愧“战争贩子”,看来想就任“国际警察”独特职业了。

不但瞄准了齐国,就连表面的盟友晋国也没滑过阖闾的算计!

阖闾究竟想干什么?

(请看下篇:六十四、孙子也是政治家)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20985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