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六十五、当上霸主差一步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六十五、当上霸主差一步

六十五、当上霸主差一步

[更新时间]2008-06-16 07:01:26 [字数]3093

六十五、当上霸主差一步

现在的吴国国威不下占领楚都时!

国内注重基本建设投入,大兴土木,广建豪宅,当然,小康水平的普通百姓是只能“望宅兴叹”,政府就是声称什么“廉价”房,也是不下三千多一平方的,百姓们假如不走歪道,苦干一辈子也未必能买得起,宫殿式别墅都是给先富起来的帝王公卿们建的。

不过,不管多少楼台琼阁,实质上不过是以百姓血汗来粉饰暂时的繁荣,居住在里面的人也就是要点面子,会喘气时,躺倒也不过仅占一张床,一蹬腿就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唐代诗仙李白在游览了姑苏台后就感慨留句:

旧苑荒台杨柳新,

菱歌清唱不胜春。

只今惟有西江月,

曾照吴王宫里人。

这“吴王宫里人”不光是指后来的吴王夫差,当然也有现任吴王阖闾,阖闾其时牙床修內功,边境练武功,打怕了楚国,吓怕了齐国,一时成了全球老大,无怪后世太史公将其赫赫威势标上青史:“当是时,吴以伍子胥、孙武之谋,西破强楚,北威齐晋,南服越人。”

不过,南服越人却是许久之后儿子夫差的功劳了,就目前来说,阖闾对越国虽然积怨甚深,但表现在具体行动上,却是对南采取守势,目光盯住的是西方与北国。

据载,阖闾在吴都东边三十里处,筑了一个“武城”,是专门“候外越”来犯;在离吴都百里处,有个地名叫“宿甲”,是吴为了防御越国的进攻而长期“宿兵”于此的部队军营(《越绝书·记吴地传》);在吴江(今吴淞江)下游的入海处,阖闾又夹江筑了二城,以巩固海岸工事,防止越国从海道袭吴(《吴郡图经续记》)。

由这些防御设施可以看出,孙武筹划的对越战势是防备性质的,对曾经背后捣鬼的越国,吴国还不想立即给予报复,阖闾不是不想,是还没瞅准机会。

就这样,吴国整个国家也跟着吴王安逸了八年,论说,国家处于和平时期是百姓之福,国家之幸,但是,假如决策者安于个人享乐,事情就将另当别论了。这几年,吴国国君无树建,臣子们也未见史载有什么作为,孙武想来也不例外,至少不管野史、正史,还是小说、传说,都没有什么孙子的行为或语言录于文字。

但是,大家都可以享受和平,唯有军人没有资格,军人的本分是保卫和平、破坏和平、靠和平有失去的危险而生存。

遗憾的是,昔日强悍的吴军也同时习惯于这种和平生活了,这对一个国家简直是灾难,前面说的和平与军人的关系就是指和平对于军人的这种双刃剑关系:军队维护和平,和平却是军队的大敌――和平能永远,军人这个职业必然消亡。

从马上就要发生的情形看,这几年的吴军也跟着自己的国君一块享乐了,最起码也不是那支三万甲兵打得强楚满地找牙的雄师了,至于伍员、孙武在干些什么?史书未载,估计也在建设个人的安乐窝,懒得备战般苦练精兵,保持战力。

替孙武说句公道话:这时的孙武肯定不在部队,这是由于春秋时期率军将军的业余性质所决定的。

春秋时期的战争大多是由国君亲自挂帅统兵作战,而将领则是临时指定某卿、某大夫担任,各诸侯国基本上都没有职业将领的设置,大国一般设有左右司马武职,但其主要职责大致也只是主持军备建设和执行军法等,并非实际意义上的将领。

也就是说,在春秋时期,将领只是临时性职务,“出则为将,入则为卿”,和平时期将军就是文臣,或者是闲人。

这种情形的造成,有其悠久的历史原因:周朝建立不久,武王去世,成王继位,很快就发生了管蔡之乱,当时的实际执政者周公旦亲自挂帅,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平息叛乱。平叛之后,周公总结了经验教训,立下制度:只有周天子才能拥有六师军队的编制,各诸侯国最多只能拥有三师编制,但用兵的决策权归周天子所有。

用兵时,诸侯国国君必须亲自率领本国军队参与由周天子统一指挥的军事行动,诸侯国不得擅自用兵,否则即被视为大逆不道,天下共诛之。

为了对军事事变作出快速反应,周王朝还指定了方伯一级的诸侯国,方伯由周王授权的较大的诸侯国担任,在发生叛乱时,方伯诸侯国君可以临时调动周围诸侯国组成联军扑灭叛乱,但必须同时上奏周天子,其实春秋争霸即是争夺方伯斗争的延续。

这种军事制度虽然保证了西周近二百年的社会稳定,但到了天子势弱的东周,就执行走样了,成了诸侯争夺“霸主”;但是,各诸侯国仍然习惯采用周初的军事制度,国君亲自统兵作战,例如吴王率军伐楚,也是这种制度的惯性造成。

后来情况慢慢变化了,开始由国君授权一位将领统兵作战,――这时的“将军”其实是一个动词,也就是率领军队的意思。到孙子时代的春秋后期,这种现象更有增加趋势。这在《孙子兵法》中也有反映,如《军争篇》:“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交合而舍”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后来随着战事频繁,受命统兵出征的“将军”往往此战刚息,彼战又起,只好再踏征程,或者为防守战略要地,长期帅军驻守,这样才使得一位将领长期带兵的现象越来越普遍,成为半职业化的将军,“将军”一词也由原来的“率领军队”的动词逐渐演变为“率领军队的人”这样一个名词。

将领职业化,完全从大臣队伍中分化出来,成为我国两千余年文臣武将分列的官僚体系,那就是秦汉以后的事了。

所以,作为和平时期的动词“将军”孙武,肯定是位闲人,估计也只能完善修订他的《孙子兵法》十三篇,做些军事理论方面的研究,这时实际“将军”的,唯有太子或老爸信得过的某个王子有资格,孙子甚至伍员这样的人如插手军务,肯定会招致猜疑。

所以,吴军战力下降,责任不在孙武,也赖不上伍子胥,是当时军事制度造成的必然。

精锐部队只能出自实际战场,演习场上“突出重围”也好,“士兵突击”也罢,你就是把“DA师”给派上去,究竟也是一种另类YY,没见美国人吗?不断惹起点实际战事,其中也不无检验新式兵器、保持部队战力的意思。

再说,这几年北方、东方的其它诸侯国可是战事不断:晋定公十五年(前 497年),“范氏、中行氏伐赵氏”,赵鞅奔晋阳;又“伐公,国人助公”,二氏败奔;次年,晋人又“败范、中行氏之师于潞”。

吴王阖闾曾问孙武的“六将军分守晋国之地,孰先亡?孰固成?”就是出自这个时期,因为此时晋六卿尚在拼杀,胜负未定么。

尤其位于东方的齐、鲁二国,之间攻伐、内部争斗更是紧张,公元前502年,阳虎劫鲁昭公而“伐孟氏”,阳氏败。鲁定公十二年(前498年),孔子以司寇的身份下令伐费季氏,“败诸姑蔑”。

大家都在以实战“大练兵”,唯有吴军,这几年连“演习场”也没见记载进去演练过几回。

但当时的吴王觉察不到这些,自我感觉还是极为良好,在阖闾看来,现在离向往的“霸主”也不过只差一步,只不过需要一个机会,一个点起战火的火种,那时,战争将会送来“霸主”的王冠之冠!

在阖闾看来,上苍再一次照顾了自己,机会终于来了:公元前496年,阖闾甚为忌惮又极为痛恨的越王允常去世,越国内部肯定大乱,新即位的越王勾践年轻稚弱,收拾南方越国的战机终于到了!

击败越国!报复多年的宿仇!这是阖闾多年的宏愿!

至于什么“趁丧伐国不义也”等迂腐格言,阖闾才不会理睬呢,所以当即独断出兵,并且由自己亲自帅军,杀向了吴越两国的老战场:檇李。

即将开始的对越战争,《左传》作了相对详细的记载,但详细的是战事进程,偏偏没有记载前敌主将是哪位,而且竟给人这种印象:吴王阖闾不光亲任主帅,连前敌主将都是亲自担任的。

且令人感觉:这次出兵,吴军主力是分为前后两军出动的,阖闾亲率前军提前开向檇李,与诸将所率的后军隔了大约半天的路程,最起码伍员、孙武的宿将都不在前敌,是干得接应的活路。

战火点燃容易,大概能冶炼出伟人的功业,或许能实现吴王的梦想。但是,阖闾兴许没听说过这样一句真言:玩火者必自焚!

(请看下篇:六十六、解读另类敢死队)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21374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