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六十七、夫差勤政练强兵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六十七、夫差勤政练强兵

六十七、夫差勤政练强兵

[更新时间]2008-06-18 05:54:17 [字数]2529

六十七、夫差勤政练强兵

近代德国军事家克劳塞维茨曾其著《战争论》中对战争定义:“战争无论就其客观性质来看,还是就其主观性质来看,都近似赌博”。他认为,战争的胜负和“赌博”差不多,而赌博是带有很大的偶然性的,这次阖闾显然就是赌输了,把自己的老命也输了进去。

其实这种给战争的定义还不如古时中国的孙子,孙子就不认为战争如赌博,从孙子的兵书中即能明显看出,孙子坚持根据主客观条件可以预知战争胜负,例如:“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再如依据“五事七计”的分析比较“吾以此知胜负矣”――显然要比克劳塞维茨高明几分。

也就是说,按照孙子的理论,战争的胜负是可以预测的,换句话说也就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是在战前,只要你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胜利其实就是树上的果子,当然,前提是做好除草、施肥、浇水、剪枝等必要的工作。

夫差就职新吴王,就立即开始了此项工作:弑父血仇,不报焉为人子?

从此,南方的越国就成了夫差工作的动力,夫差开始励精图治,整军备战,据史载,夫差为了完成报仇雪耻的大业,终日率领士兵“习战射”(《说苑·正谏》),训练杀敌本领。

同时,吴国又努力积蓄钱粮,充实府库,制造武器,扩充军队,进行战争的一切准备。经过将近两年多年的辛勤工作,吴国不但国力得到恢复,并且还有所增强。

这期间,夫差无疑开始重用孙武、伍员、伯噽等功臣元老,吴军的实际战力得到迅速恢复。不但如此,据《春秋左传》载:夫差使人立于庭,荀出入,必谓已曰:“夫差,而忘越王之杀父而父乎?”则对曰:“唯,不敢忘!”――这不是在提醒自己,是在激励臣下。

吴国在擦枪磨刀,准备对越国复仇,这期间的越国呢?年轻的国君勾践沉醉在沾沾自喜之中,一时意气风发,发誓要重振上古大禹祖业,也做回天下霸主!

可是,采取的行动却是另类:本着敌人磨刀我磨刀,敌人备战我备战的原则,越王没有搞什么高筑墙、广积粮、为称霸的战略措施,而是决定铸造一柄王者之剑铭志。――一柄利剑能强国?

当然,这也能显示一种霸气,可是自古有句:刚不可久、柔不可守!――治国决不会因霸气而长久。

在檇李大捷中拯救了整个越国的功臣范蠡呢?虽然深明这其中张驰有道之理,也曾想劝谏越王,但是,越王派给他的活路却是铸剑,督造王者之剑的重任落在了治国重臣范蠡肩上。

“王者之剑”历经三年才得以铸成,传说这就是今天出土的“越王勾践剑”,却是当真历经二千五百余年仍锋利无比。

同样的三年,同样来自楚国的两位位军事奇才,越国的范蠡,为越王铸剑;吴国的伍员,为吴王练兵,异曲能否同工?

敌对的两国,不同的备战,按照孙子对战争的预测理论,将来的战事结局其实已经逐渐确定在了这三年中。

这就是一件事的两面性:檇李之战吴国大败,损失了一个国君;越国大胜,得到了一个骄王。历史就是这么奇特,历史就是这么公平,人们所说的苍天有眼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具体吴国军力达到了何种程度?《国语·越语》中做了记载,越王勾践亲自说:“今夫差衣水犀之甲者亿(十万)有三千。”,即:吴国的兵力已经达到了十万以上。

而同时期的越国,虽然也在扩军备战,但注意力着重在了越王自己的佩剑上,兵力据《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载:一次动员达到了“发习流二千人,教士四万人,君子六千人,诸御千人”,也就是说大约能动员五万左右,三年时间,不同的发展速度,导致了两个敌国军事力量的剪刀差――吴军已经倍于越军!

对军事实力的这种变化,越王勾践却是视而未见,还是沉浸在三年前的辉煌中,所以,勾践在闻知吴王夫差日夜操练兵马,意图讨伐越国以报父仇之后,反而决定先发制人,征讨吴国!

《史记》载:范蠡谏曰:“不可。臣闻兵者凶器也,战者逆德也,争者事之末也。阴谋逆德,好用凶器,试身于所末,上帝禁之,行者不利。”――范蠡坚决不同意主动开战。

但尝到过胜利滋味的越王心意已决,还是亲率举国之师征讨吴国,范蠡未能随军出征,勾践调拨给了他五千人马,命其留守越国都城。

就这样,两国经过了三年的各自准备,又要重开战了,而且是由越国率先出手的战争。论说这时的越军也算是当时精锐、行动敏捷!可惜的是,他们所面对的是伍子胥、孙武精练三年、在数量上更数倍于越国的虎狼之师!

公元前494年的春天,勾践调集大军,乘船从水上向吴国进发。吴王夫差听说勾践率军来犯,更是不甘示弱,马上调集了全国精兵10万人前往抵御。

两军相遇于夫椒(今江苏吴县西南太湖边),“战于五湖(今太湖)”(《国语.越语》)。

这次的战场在吴国,曾有语言学家杨伯峻先生注明“夫椒为越地”,“在今绍兴县北”,这不大可能。因为这一次夫椒之战,是越国先“兴师而伐吴”(《国语.越语》),战地当然不可能在越国都城附近。

所以,即将爆发的大战,熟悉地理方面吴军肯定优于越军。

数量上不用说,吴军倍于越军。

士气上面,现在的越军变成了“侵略军”,吴军是在保卫家乡,而且出于对三年前国君丧命的仇恨,吴军无疑又强于越军。

作战形式:水战、陆战相结合,水战双方战力相当,陆战吴军优势,综合看,还是有利于吴军。

越军所恃唯有一点:三年前曾大胜吴军,士兵们对获胜还是有点信心的。

但是,去年的皇历看不得,何况相隔已经三年?此刻的吴军非当年,士别三日还当刮目相看,更何况这一别三载,对手实力早已大变。

还是按照孙子对战事的预测法,通过我们对双方各种条件的对比,就已经可以肯定:此战越军前景并不乐观,勾践的主动出击有些孟浪了!

勾践的希望还有一点:战场主将的临机指挥、随机应变。但恰恰就是这点唯一的希望,吴军远远强于越军,一个仅打过一场胜仗的年轻国君,怎能对付三个战场老油条:伍员、孙武、伯噽。

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位千古兵圣!

这一切,越国并非无人洞察,留守越都的范蠡就提前预见到了失败的可能,对长途远征的越王实在放心不下,越国大军走后,范蠡独断从自己的留守部队中抽调出了二千人,作为接应部队开上了前线。

不过,这时的范蠡肯定想不到,就是自己这个小小的举动,挽救了越国的亡国之祸。

(请看下篇:六十八、战前庙算与妙算)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21656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