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六十九、夫椒大战鬼神惊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六十九、夫椒大战鬼神惊

六十九、夫椒大战鬼神惊

[更新时间]2008-06-20 08:15:30 [字数]2908

六十九、夫椒大战鬼神惊

越军战鼓大作,这也就没什么保密可言了,在勾践的想象中:现在岸上的吴军应该是被从梦中惊醒的时刻,耳中这等威势,正是心慌意乱之时,也是越军抢滩登陆的最佳时机。

进入夫、椒之间水道的越军战船现在随着战鼓的指挥分为两列,同时开始按照岸上的火光信号分头抢滩,此水道现在是东北西南相向,约莫有一半战船可以扬帆增加船速,近似侧转航行吧。

勾践的指挥船位于水道正中,从此两面眺望,可以观察登陆战况,当然,现在是什么也看不到的,但等到越军登陆之后就不同了,勾践可以根据火光判断战势,用战鼓给予指挥。

现在勾践的眼中也不是漆黑一片:两面的陆地都出现了不等的零星光点,无疑,那是惊慌失措的吴军在举起火把乱窜。

勾践前后望去:夜沉沉,雾霭霭,月朦胧,水朦胧,;侧耳细听:风呼啸,浪打浪,鸬鹚掠水,夜枭凄厉!

显然没有什么敌情。

只是有一点不安:没有聆听到预计中的吴军战鼓。

只是有一点不顺:抢滩登陆的越军船只大量搁浅。

这定是侦查水道的走舸工作不细所致,要给予严惩也是战后的事,现在只能命令士兵涉水泅渡登陆了。

随着指挥船的鼓点一变,军纪严明的越军开始了有秩序的跳水运动,所幸越军士兵自幼摸爬滚打于水中,虽然着甲持械,却也性命无忧,一霎时,太湖水中,如同煮水饺一般,尽是沉浮涌动的越军头盔。

虽地处江南,但江南的初春也是寒气犹在,再加北风送冷,越军中还是有不少体质相对稍弱的士兵给受冷抽筋溺毙于水中。

登上夫椒陆地的士兵也好不到哪儿去,出水才见两腿抖,浑身透湿,内外如冰,几乎令人手中握不住兵器,是先寻敌血拼?还是先避风烤火?

烤火肯定是奢望,背后战鼓咚咚,号角连连,剑光血气催征人,春风送冷冻战士,跑起来吧――运动能驱寒!

这些,指挥船中的勾践体会不到,勾践眼中:点点火炬如星,已经开始向吴军的滩头战地纵深蔓延,看来吴军的抵抗微不足道。

于是果断下令:除了留守船只的士兵、负责警戒的战船,全军下水,抓住战机,扩大战果,一举拿下夫椒!

大量的越军士兵水淋淋的涌上了夫椒滩头,所遇到的,哪里是什么微不足道?开战至今,还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还没看见一个吴军士兵,最大的敌人是冰冷的湖水,刺骨的寒风!

主帅胸中激动,心头如火;士兵浑身寒战,遍体如冰。

就在越军将士水火交融、寒热交替之际,夫椒岸上的吴军有动作了:勾践的眼中,极远处出现了大量火光,而且是移动迅捷的火点,瞬间化为流行般的火线,勾践知道,那是吴军射出的点火箭簇,在射向自己的士兵!

大量的火箭照亮了大片的越军,越军士兵藏无可藏,避无可避,一切暴露无遗,可是敌人在哪里?在暗处,登陆越军的处境是挨打无法还手,岸上的士兵没有人心中不明白:吴军有备,夫椒是个陷阱!

陷阱中的猎物就是自己!

勇士也怕遇到这种情景,面对劈头盖脸的箭矢,却不能施展自己的任何武艺,身边的战友接二连三惨呼栽倒,一箭致命的还好,那受伤的就更惨了,转眼之间就会再受第二次、第三次箭伤,坐地长嚎的有,满地打滚的有,转身再跳入湖中的有,侥幸全身无伤的士兵能不心慌?

关键的是,这种态势还无力改变,这势头看来是肯定会持续到天亮,不,天亮也不会有什么逆转,那时视线清晰,越军的处境将更为不堪!看来要持续到越军全部毙命为止。

不少聪明的士兵开始暗骂自己的主帅:怎么把自己向人家陷阱中驱赶?

其实,夫椒只是陷阱的一部分,吴军布置的陷阱要大得多,这点,指挥船上的勾践似乎已经清楚了:十里宽的水道,前后火光陡起,眼见是无数吴军战船封锁住了去路,切断了归途,五万越军被关进了一个水上大囚笼!

夫、椒两岛,只是囚笼的两壁,是这个大囚笼的一部分。

勾践紧急传令鸣金,先集结跳入水中的士兵上船再说,战事将向何处发展?大败是没有什么疑问了,问题是能脱身否?

天空还是那么暗,北风还是那么烈,乌云还是那么低,湖水还是那么凉。

唯有点点星火,看似已经燎原,岸上水面,火光已经连成一片,进无生路,退无畅途,夫椒不是肥肉,是肥肉下面的砧板;夫椒水道成了一个大风箱,越军成了风箱中的老鼠。

对水中的士兵已经顾不上了,那已经是吴军的点心,对登岸的士兵也顾不上了,那已经成了吴军的大餐,勾践紧急搜集的越军不足万人,只能夺路而走了。

可是,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脚下是船板,船板漂浮在滚汤中,此刻北风更烈,水面更涌,在勾践感觉,此刻的湖水不是冰凉,而是一锅沸汤,正在滚煮着越军,烂炖着自己!

前面,东北方,火光逐渐逼近,震天的杀声已经顺风传来,吴军借风增势,趁势扬威,越军警戒的战船已经开始拼死阻击了,但显然无效,只见越军战船不断火起,继而倾覆,而吴军的势头反而更加张扬,逼近更迅速。

后面,西南方,吴军看来用战舟织成了一面火网,正在兜捕回冲的越军,那里越军毕竟处于顺风,还能逐步前进――实质上的后退,不过,勾践极目远望,那火网后面还是火网,在后面还是火网,再……看不断尽头,望不穿纵深……

勾践咬紧牙关,面部抽搐,心中决断:欲生唯有一途,集结全部战船往回冲!

事情很明显,后面也是鬼门关,而且不止一道,可是,那道道鬼门后面才是生路,退回越国,唯此水道,不杀出一条血路,难道在此待毙或待俘不成?

情急之中的越王也没有失去理智,唤过身边的勇将灵姑浮,临危受命般委以指挥突围重任,这灵姑浮就是在檇李击伤吴王阖闾的功臣,也是吴王夫差的死仇,对灵姑浮来说,被俘断无生路,肯定会被施于凌迟惨刑,作为回突先锋正是最佳人选。

临别勾践战舟,灵姑浮接到越王密令,灵姑浮面色如刻,神色决绝,领命换船而去。

越军船队的后面――现在成了前方,是随军携带的粮草船只,只听得勾践指挥船战鼓大震,辎重船只顿时大火燃起,那一支支火船,竟成了越军残部的突击队,趁着北风狂劲,直冲吴军的阻击船队,吴军一时纷纷避让。

谁也无法想象火船上的士兵是如何操舟的,这大概比两年前阵前的自杀表演队更难,但烈焰中的舟兵还是驾驶火船为越王冲出了一条血火之路!

就这样,灵姑浮为前锋的越军终于突围,越王凄苦的计点船只,发觉仅剩了不足八千残兵了。

就此吴军轻松大胜,夫差更绝,紧急开始忽悠与自我忽悠之神话宣传攻势――宣称战前深夜自己做了个梦,梦见天上有条青龙告诉他:明天将有越军来犯,如果吴军抵挡不住,只要夫差喊三声“青龙救我”,便有应验。――这不,第二天果然一切如梦中所示,紧急关头,天命之王夫差仰天高呼,于是便见一条青龙自天而降,伏进太湖中化为陆地,吴军得以弃舟登陆,士气大振,就此战胜越国!从此那条青龙不再回转天庭,变成了太湖之龙头渚。

但是,越王的噩梦并没有结束,吴国大军随后追杀,步步紧逼,竟然拿前面的越王当成了入侵越国的向导,如同驱赶群羊般直插越国境内,越王带领残军,如同吴军的前锋一般,把十万吴军领到了越国纵深,前面就是浙江(钱塘江),越王不能再走了,再往前行,就是越都会稽,那岂不成了真正的引狼入室?

越国亡国在即!勾践决心在浙江与追兵拼上性命,困兽尚知犹斗,况且人乎?

(请看下篇:七十、困兽犹斗更疯狂)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21903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