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七十、困兽犹斗更疯狂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七十、困兽犹斗更疯狂

七十、困兽犹斗更疯狂

[更新时间]2008-06-20 08:16:28 [字数]2895

七十、困兽犹斗更疯狂

越军残部进入浙江,勾践不想继续败退了,东南不远就是越都,假如再不能阻止吴军的追杀,那么越国就是面临亡国,与其亡国受辱,不如孤注一掷,让吴军知难而退,从而保住越国都城。

击败吴军?现在勾践已经不再妄想,只希望能据守在吴国水军进入浙江的水口之处,以血肉筑屏障,或许吴军消耗不起生命或粮草,那时越国能看到一丝希望。

即使不胜,血染江口也强似引敌入都,那时国破家亡,何如在此轰烈一场?

自古有句:一人拼命,万夫莫当,越军还有近万,若聚力一处,其力也是非同小可,勾践决心以身作则,亲出前敌,率这些幸存的死士最后赌上一把:来个反攻为守,折断吴军的进兵势头!

这主要还是发觉天气有变,已经北转南风,若不趁风势回击吴军,便如同拒绝天赐了。

追击的吴军更是注意到了这种天变,夫差不禁疑虑:莫非老天变脸?欲反过来帮助越国?大军南进,按水流方向本是上行,现在舟船由顺风变成了顶风,人力划桨极为吃力,怎样能够捕住前面的越军、越王、还有那个令人恨不得活剥其皮、生啖其肉的灵姑浮!

前军主将伍子胥并不心急,风向对敌我双方都一样,都是水上行舟,前面的越军也轻松不到哪儿去;副将伯噽心中唯有兴奋,此番进军越国,捞它个腰包鼓胀看来是没问题了,现在伯噽在军中虽屈居副将之位,但在朝中官拜太宰,地位已经高于伍员,灭掉越国回军之后,必将是财禄双丰收也!

对于风向变化,孙武认为是机会,之前的越军只顾狂逃,吴军只不过起到收容越军掉队残卒破船的作用,现在情况变了,越王极有可能利用顺风,主动再回到网中来。

需要防备的是越军的反噬,不妨暂缓疾进,两翼前出,给越军再步上一张大网。

近临浙江江口处,河汊众多,水水相通,水军轻舟也一样能迂回到浙江之中,只要不急于打草惊蛇,一旦越军反攻,迂回的部队封住江口,就会一举全歼越军,伐越战事则能大大缩短。

夫差听了孙武的建议之后,虽然赞赏,但心中并不踏实:那越军就能自杀般回头撞进网里?不过此情景的确诱人,不妨一试。于是便传令前军各寻水路两翼张开,伍员与伯噽各率左右水军,由自己的中军临前敌,等待越军的反扑。

岂知事有凑巧,勾践留下的走舸发现了吴军中的王旗,竟然使勾践认为抓住了吴军的七寸要害,当即决定全力回师一扑,目标就是吴王战船,一旦得手,越国将眨眼间反败为胜,值得一博!

突击时间还是选择的夜间,吴军还没能进入浙江,只要越军顺风突击到吴王帅舟,然后趁风势放上春天里的一把火,吴王甚至吴国大军将无可遁逃,太湖中的数万冤魂即可瞑目,以下大概需要越军顺水追杀吴军了。

此刻的越王此举虽然出于无奈之际的最后一博,并且思虑严密,但还是疏忽了两点:双方的兵力差距太大,即使能使吴军受损,也可能会把自己赔了进去,要战也只能虚张声势,不能玩真的。

自然,这是老孙的事后诸葛行为,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再假设些什么最佳方案还能有什么用处?

勾践疏忽的第二点,就是自己部队的士气,现在是大战后幸存下来的残兵败将,刚从死亡中逃脱出来的人们一般最易恐惧死亡,越军将士哪里还有足够的勇气回身近战庞大可怕的吴军?

大概一切都是命里注定,不足八千人的越军还是遵照越王的命令回船反击了,国君带头在前,勇将灵姑浮所部残兵现在成了位居最后的督战队,士兵们也就只能被前引后拥出击了,莫非小卒的性命还能重于越王?

春夜,与夫椒战场有相似之处:天还是那么黑,夜还是那么冷。

春夜,与夫椒战场大有不同处:风还是那么烈,不过已是南风。

春夜,与夫椒战场相同又不同:云还是那么低,但突然沥淅起了小雨!

率船队回击吴军的勾践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此阴雨天气,怎能趁风放火?莫非苍天欲兴吴灭越?――其实江南的春季小雨是正常天气,是越王自己过于心急了,也许是被逼到极点了。

不管怎样,仗还是要打的,老天向来善变脸,谁依赖它谁必然倒霉,来个人定胜天吧,不能借火强袭也要凭力血拼,总强似回舟逃脱,坐等吴军前来陷都灭国。

已经看见了吴国战船帆桅的灯光,是时候了,越军的战船开始掣满船帆,战鼓响起,突击开始了!

顺风作战的战船最大的利处就是箭矢能够及远,只要保持船距,就能立于不败,所以,熟悉水战的勾践并没有仅凭一腔血性拼命贴船近战,而是距离吴舟一箭之地便落帆缓进,冒雨开始了弓弩攻击,等待吴军舟船撑不住回师时,即可顺势追杀了。

流往太湖的东苕溪与浙江之间是一条被江水上涨时冲刷出来的狭窄无名水道,在此地势中,吴军兵力再多也无法全部接战,双方真能交战的其实无非前面的那几艘战船,所以,越军兵力虽寡,却借风力帮忙,丝毫不落下风,本来就占据了上风头么。

可是,处于下风位置的吴国战舟虽然被动挨打,还手对射也对越军造不成威胁,但却死顶不退,越军为了保持这种态势,也不愿靠帮近战,所以双方就僵持在了狭窄的水面上,只听得战鼓阵阵,号角声声,其实战况并不那么激烈。

就在吴越双方在那儿以“远程武器”相互射击时,又出现了夫椒之战那晚令勾践恐惧的一幕:两侧水汊出现了大量的星点火光,直达浙江,勾践大惊!

原来吴军又是有备,正面不过是纠缠怠军,目的还是聚歼越军,这个水道也是一个陷阱!

北方战势同时大变,夫差亲立船头,秉袍击鼓,吴军顿时勇气倍增;就在勾践紧急鸣金,命令全军调转船头,全力划桨退进浙江之时,只听得浙江江面,一片战鼓大作,大量吴军战船已经封锁了水口!

这下越军不占任何天时地利了,江口的吴军也占了上风,趁风大浪起波涛汹涌之际,吴军强弓劲弩,箭如飞蝗。越船迎风,一时挨打不能还手,现在前后受敌,眼看全军覆没在即。

此时战况,据《越绝书·记地传》载:吴军“变为奇谋,或北或南,夜举火击鼓,画陈诈兵。越师溃坠,政令不行,背叛乖离”

从此越军士气不再,只等被宰杀殆尽了。

就在越王勾践灰心绝望之际,忽听浙江江面,吴军背后,又是战鼓大作,勾践好似临死等来了神医,他听得出:这是越军的战鼓,有救兵!

一点也不错,从封锁浙江江口的吴军背后发动突袭的正是越军!

这就是前文提到过的,由范蠡从自己留守越都的五千部队中派出的两千人,由大夫文种率领,专为接应越王而来。现在战船行至浙江,恰遇吴军围剿越军,文种立即下令,突袭入水口,接应越王。

毕竟是未经败仗的生力军,又是顺风占天时,扬帆急攻,吴军战船不及回阻,竟然被撕开了一道裂口,两千生力军杀入了吴军的陷阱。

帅军围堵勾践后路的是伍子胥,见战况突变,也反映迅捷,立即指挥部队重新封锁住了缺口,这下等于又接收了两千猎物,总数不足万人的越军还是扎翅难逃!

越王身边数船上俱是忠勇死士,此时正伤亡过半,见到有越军接应,不由士气大震,勇将灵姑浮趁机率部猛冲,顺利与救兵汇合。

两军合成一股,灵姑浮、文种舍命突击,人到绝境力倍增,竟然为越王杀出了一条血路!

只不过缺口也迅速被重新封堵,勾践、灵姑浮、文种仅带出了前来救应的六百越兵,本人虽得脱逃,全军还是覆没了。

现在越王的事情简单多了,固守都城是没有资格了,就剩了一件事:逃亡。

(请看下篇:七十一、夫差慈悲释仇敌)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21903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