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七十一、夫差慈悲释仇敌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七十一、夫差慈悲释仇敌

七十一、夫差慈悲释仇敌

[更新时间]2008-06-22 08:26:50 [字数]2570

七十一、夫差慈悲释仇敌

现在的勾践成了吴军真正的向导,带领吴国大军一路仓皇――后面浩荡――直抵自己的都城。

越都此时仅有范蠡所率甲兵三千,就算加上越王、文种带回的六百残兵,再加上紧急动员的各个大夫之私兵家将,总数不过五千,一旦吴军兵临城下,即家、国、人俱都危在旦夕。

勾践自知现在已经没有力量抵挡吴军的围城、破城了,只能放弃平原地区的都城,“遁逃出走”(《越绝书》)。

堂堂越王,现在身边仅剩了5000甲士,跑到了会稽山(今浙江绍兴市东南)上的一个小城中,像鸟一样的栖息其中,准备依山凭险,在山城中固守。

夫差则趾高气扬,率吴军和平接收了越国都城,接着便跟踪来到会稽山麓,把勾践栖居的小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现在是越国举国之军被困在了会稽山上,一座小城,能储存多少粮草?时间不久,粮食吃尽,水源枯竭,只好“吃山草,饮腐水”(《新书.耳痹》),日子一天难于一天。

吴军势大兵强,勾践思来想去还是无良策解困,只得决定向吴王屈辱求和,从此甘愿老实听话,决心做个“乖孩子”,永为大吴属国。

使者到了夫差面前,一句“吾王”令夫差大乐,几乎就要当场应允。

伍子胥见势头不妙,挺身而出,告诫吴王:“今不灭越,后必悔之。”――前文已经提到过,伍子胥目光长远,心思慎密,且对人对事甚至对己都狠到不能再狠,对楚如此,对越也是如此,由此看,伍子胥并非仅仅关注自个的私仇家恨。

夫差被伍子胥一语点醒:对呀,杀父血仇未报,直接凶手灵姑浮未获,间接凶手勾践求和,哪能就此作罢?于是回复勾践:别做梦了,先送来灵姑浮头颅,再送上你自己的脑袋,那时再来和谈!

就这样,越王的求和谈判陷入难以缓解之僵局,勾践也清楚了求和无望,当即明告臣下:准备先杀自己妻、子,再烧毁王宫宝器,然后与吴师拼命、“触战以死”!

紧急关头,大夫文种向勾践献计献策:“吴国太宰伯嚭,贪财好色,忌功嫉能,与子胥同朝却志趣不合。吴王敬畏子胥而亲信伯嚭。若能私下以财色结其欢心,使其言于吴王,则和议事成。”――这伯噽也了不起!贪贿名声竟然能名扬中外,偏还能不让自己的直接上级吴王得知一点信息,这的确也够难的!

据载:当夜,文种紧急进献给伯嚭一批“宝器”和八位“美女”! 现在就看越国的“黄”“红”两门大法神效如何了。

看来文种比前世的文王八卦、后世的电脑预测都厉害得多,竟然精通这千古成事妙方!金钱铺路,小姐铺床,双管齐下,战无不胜!

这是钢铁定律,黄金定律,钻石定律!

不过,这定律还有一个万古不变的特征:一个贪官即能亡国,一群贪官能灭什么?贪腐成了普遍现象,民族即大祸临头!

第二天,越国“全权大使”文种再次拜见吴王夫差,这次态度大变,竟然软硬兼施一起来:“愿大王赦勾践之罪,则越国尽献举国之宝器、倘若您不肯赦越,越王勾践将尽杀其妻、子,焚毁其宝器,率五千将卒与您拼命!”

求和竟能口气如此之强硬?看来越国是准备好了玉石俱焚了,夫差权衡利弊,犹豫不决。

伍子胥大怒,当即发言;“吴国与越国,世仇之敌也!三江环之,民无所移。有吴则无越,有越则无吴,谁能将改变这种状况?勾践雄心勃勃,一派贤明景象,文种、范蠡更是谋深良臣。倘若容其求和而返都,将留无穷后患。今不灭越,悔将无及!”

战争与和平,激烈碰撞中,夫差面临名利双收与报仇雪恨这两难之中,有鱼与熊掌一口吞的最佳方案吗?

关键时刻,也就是夫差内心战和之决僵持不下之际,太宰伯嚭说话了,伯嚭一反当初沉默,开始出面帮文种说话:“我倒听说,古代讨伐敌国的,也不过迫使敌国臣服而已。现在越国已经臣服,我们还有什么可苛求的呢?”

吴王夫差本就志骄气傲,不把越王勾践放在眼里,内心深处又有个大结未解:阖闾临终,曾嘱咐勿忘复仇;但也曾表明过志向,那就是北向争霸,现在究竟该听这老头的哪句遗言?

现在听了伯嚭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深受启发,于是点头决断:战争就是为了和平,自古和为贵么,报上投降条件吧。

此刻的越国表现的极为谦恭,而且无比大方,主动称臣,越王愿为吴王奴仆,人民愿为吴国奴隶,从此一切就看越国的行动吧,保证能兑现承诺,或许做得比说得更优秀!

其实,后来的表现就连夫差都没预料到,越王竟能如此心服口服自己,弄得吴王自己对勾践也不由心服口服了:有次得了小病,越王竟能主动品尝吴王的稀屎大便,以便确定病因。――这勾践也的确够恶心的,大概后来的卧薪尝胆就是为了驱除口中恶臭感觉,与病人的大便相比,那苦胆还不成了美味?

伍子胥则不由仰天长叹:“越王得此缓解之机,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必能卷土重来。二十年之后,我大吴之国,恐怕要化为一片荒沼了!”――真正的预言家伍子胥。

越王实现了自己的意图,绝处逢生,吴国围困会稽山的大军撤离而去。此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越国成了吴的属国,一切事务听从吴国摆布。

勾践也履行求和诺言,成为吴王夫差的臣下,还到吴国宫廷内做了三年奴仆,服了三年苦役。

此时的吴国高层决定政治动向,是没有孙武发言座位的,战和大计,属于国家核心中的核心几个人决策,作为军事将领,孙武没有在朝堂发表看法的资格。

不但如此,这时的孙武大概只能与好友伍子胥交流对国家大事的看法,从伍子胥之后的表现看,其主张背后不无孙武的影子。

例如,此后的夫差一心将刀锋对准东方的超级大国齐国,那才是攀登霸主之位的必要阶梯,但齐国乃孙武的家乡,自己的本族还在齐国执政高位,对于打击自己的祖国?孙武不像伍子胥,对祖国有着不解血仇。兵祸加于父老乡亲,绝非孙子所愿。

伍子胥就坚决反对向齐国开战。

但是,不管伍员反对也好,孙武不乐也罢,都难以阻挡吴王兴兵北上,因为,此时的吴国内部已经被越王有效的收买了内间,而且是位居太宰的伯噽!

称呼伯噽为越国的间谍有点过分,但其人起到的作用的确不亚越国内间,这种情况,孙武只能痛心疾首而无言。

对于“无间道”之类的把戏,其实孙子也关注,并且悉心研究,将其上升到理论层次,孙子在自己的“兵法”最后一篇,就专篇谈了对敌国用间的问题。

汉语中的“用间”,有两层意义:一是间谍的“间”字;二是离间的“间”字,字面随同,含义各异,孙子这里的“间”字属前者。

(请看下篇:七十二、兵法收句非用间)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22198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