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七十三、优秀劳改数勾践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七十三、优秀劳改数勾践

七十三、优秀劳改数勾践

[更新时间]2008-06-22 08:28:46 [字数]3174

七十三、优秀劳改数勾践

公元前494年,吴王夫差终于打服气了越国,率大军回到吴都。

此战比当年老爸阖闾攻占楚都还要战果辉煌,尤其是胜得痛快淋漓,几乎没有拖泥带水,对了,拖了那么一点尾巴:应允了越王的求降,留下了个敌国做属国,收了个干杂活的奴仆――越王勾践。

现在到了举目北望的时候了,不过暂时还是只能“望”,齐国可不同于越国,甚至比楚国还要难缠,这倒不是说齐国强盛于楚国,就国家实力来说,齐国虽然与楚国属同一档次,但经过齐景公五十多年昏庸至极的治理,执政的四大夫家族竭力内斗,已经国力大损,早就在向“第二世界”接近。

问题在于:吴齐两国并不相邻,想交手就要借道他国远征,就算被借道的国家不敢不借,大军辎重的运输呢?保障是问题,运输工具也是问题,按照吴军出征的习惯与惯例,无疑依赖舟船,这方面吴国是长项,但吴国到齐国水路不通,所以,吴王夫差需要预先做好这些必要的战前准备工作。

所以,吴王开始准备在长江以北修筑邗城(今江苏扬州市附近),并在旁开凿运河,“沟通江、淮”(《左传》),以便于向中原用兵。

这种绝大工程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开始施工的,就是工程能得以立项也有许多麻烦事:邻国外交沟通、内部统一认识等等,就是统一认识也并不容易,担任相国职务的伍员就坚决反对,伍员的双眼紧紧盯在身边――现任吴王夫概宫廷马夫的越王勾践身上。

越王自入吴服役之后,态度已经极为驯服,见到夫差便不断磕头作揖,自称臣下,据《吴越春秋》所载勾践原话:“东海贱臣勾践,上愧皇天,下负后土,不裁功力,污辱王之军士,抵罪边境。大王赦其深辜,裁加役臣,使执箕帚。诚蒙厚恩,得保须臾之命,不胜仰感俯愧。臣勾践叩头顿首。”――认罪态度极好,一派改过自新、从新做人的表情。

吴王夫差还是有些怀疑这劳改分子的谦恭动机,你就真能忘记过去,面向未来?于是便出言试探、慰问:“寡人对你也确实过了点,不要在意啊,理解万岁么,你想想俺老爸怎么死得就理解了。”――原句:“于子亦过矣。子不念先君之雠乎?”

越王更显惶恐:“臣宁可就死,惟独希望大王原谅罪臣。”

伍子胥在旁边听得实在憋气,立时目若熛火,声如雷霆,当场向吴王高呼:“飞鸟在青云之上,还要张弓射下来呢,何况现在进了自家庭院?这家伙假如现在放飞于南山,游于旷野,那还自当别论,所幸来到我国境内,入我牢笼,再往下就是厨师的工作了,宰了就是,还能再次放生?”

吴王大大不以为然:“吾听说诛降将、杀服臣,必将祸及三世。寡人并非爱越国而不杀其王,是怕皇天降罪啊!”

太宰嚭也及时上谏:“子胥目光短浅啊,不懂得安国之道。愿大王英明决断,不要被群小迷惑。”

夫差也觉得宰了越王不如让越王受辱,对于一个国王来说,那才是生不如死呢,于是便决断让越王给自己驾车养马,眷养在了宫室之中。

时间长了,吴王逐渐对来陪同越王服役的范蠡产生了兴趣,这小子是个忠臣,干脆收为己用吧,便专门召来范蠡谈话:“寡人曾闻:贞妇不嫁破亡之家,仁贤不官绝灭之国。今越王无道,国已将亡,社稷坏崩,身死世绝,正为天下耻笑。先生也被连累沦为奴仆,这样吧,我对你特赦,你只要能改心自新,从此弃越归吴,还是有前途的。”

谁知范蠡是个榆木脑袋,坚决不干:“亡国之臣,不敢言政,败军之将,不敢言勇。臣对于越国已经是不忠不信了,今越王不奉大王命号,胆敢用兵与大王相持,才招致获罪,我只愿得以侍奉旧主,图个心安吧。”

夫差心想:那就试试你们君臣的毅力吧,便下令将两人关进了石室,――这是效仿当年纣王关押周文王。可是,这夫差怎么就没醒悟:那殷纣是毁在谁手里的?

吴王没醒悟这点,可有人想到了,还是伍子胥,立即上言吴王:“昔桀囚汤而不诛,纣囚文王而不杀,结果导致天道还反,夏为汤所诛,殷为周所灭。今天大王既囚越王而不杀,不就想想夏殷之患?”

可是,夫差只相信自己眼看到的:越王被关石室三年,白天被押解去伺侯牲口,铡草、出粪、挑水、洒扫,三年从不愠怒,面部从无怨色,甚至连同越王的妻子也表现良好,穿着的衣裳都破得没边了,也是照样任劳任怨,勤快无比。

有一天,吴王在远处登高台遥望望越王两口子及范蠡,但见三人坐在马粪旁边,范蠡仍然执君臣之礼,勾践夫妇也礼敬依旧,夫差不由感慨,对随行的太宰伯嚭长叹:“人家越王,一个穷途之人;范蠡,一介寒贫之士,在这穷困潦倒之时,却不失君臣之礼,真令寡人伤感佩服啊。”

太宰伯嚭趁机讲情:“愿大王以圣人之心,哀穷孤之士。”

吴王点头答应:“为子赦之。”(《吴越春秋》原句)

就此,勾践、范蠡终于被减轻处罚,不再被囚石室了,自由了许多。

可是,越王的目的不是减轻处罚,是力争通过积极表现,得到减刑宽大,这就不大容易了。

伍子胥见局面有点不妙,再次谏吴王:“真正的王者攻克敌国,必须加以诛戮,以免将来有报复之忧,也免得给子孙留下遗患。现在越王已被关入石室,不早图之反而释放,将来必为吴国大患。”

吴王还是不能听从这一面之词,因为太宰伯嚭另有说辞:“昔日齐桓公割让已经占领的燕国土地以慰燕公,桓公才因此获美名、称霸主;宋襄公半渡不击敌,春秋才多夸赞其仁义:桓公功成于名立,襄公军败而德存。今天大王若赦免越王,那才是功冠于五霸,名越于前古也!”

双方的意见太过于对立,吴王这个裁判为难了,干脆听命于天吧,于是放话:“寡人这不是正在病中吗?若能迅速疾愈,我就为太宰赦免勾践。”

那伯噽自越王来吴服役以来,几乎如同拾了个聚宝盆,栽了棵摇钱树,越国的留守大夫们如同按时发高薪一般不断送上孝敬,老话怎么说得?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哪能收礼不办事?

那不成了只贪赃不卖法了吗?这有损国家官员人格,伯噽不为也!

伯噽紧急通知范蠡君臣,好好表现啊,自由可贵,莫要错过,机会只留给努力的狠人!

就这样,才出现了我们前面了解过的一幕:勾践经范蠡动员,主动为夫差品尝臭屎诊病,估计还要牙舌之间咂咂有声,夸赞吾王大便奇香,味道好极了!贵体不日便能感动苍天,使吾王上下康泰。

也是越王运气好,那吴王的小病竟然被感动的痊愈,又恰逢吴王大寿,夫差高兴之下,吩咐摆宴庆贺。酒筵上范蠡与越王上了一篇令吴王更为感动的寿辞:

“下臣勾践从小臣范蠡,奉觞上千岁之寿,辞曰:皇在上令,昭下四时,并心察慈,仁者大王。躬亲鸿恩,立义行仁。九德四塞,威服群臣。于乎休哉,传德无极上感太阳,降瑞翼翼。大王延寿万岁,长保吴国。四海咸承,诸侯宾服。觞酒既升,永受万福!”(原文)

吴王还能不大悦?即席吩咐:这么孝顺的臣子,绝对超过亲儿,回国吧,以示嘉奖。

第二天伍子胥才得到信息,紧急入谏:“大王只愿意听拍马之话,不思虑将来之患,放弃忠直之言,听用谗夫之语,这就像将毛发投进炉炭之上期待不焦,将鸡蛋放在千钧之下指望必全,如此自安之策怎能自存?危险到了啊!”

吴王反唇相讥:“寡人病了三个月了,没听到相国一句问安,这是相国之慈?又没见送来点好吃的,这明显是心不相思,这就是相国之仁?为人臣不仁不慈,焉知忠信?

“越王迷惑寡人?丢弃自己的国家,亲率其臣民来归寡人,是其义;躬亲甘为臣虏,妻亲为妾,不恼怒寡人,寡人有疾,亲尝寡人大便,是其慈;搜刮其府库,尽其宝币供奉吴国而不念旧仇,是其忠信。这样仁、慈、忠信三者俱全的人,寡人若听信相国谗言而诛杀,是寡人之不智也!而相国这样快意私仇,岂不有负皇天乎?”

完了,伍子胥知道说啥都没有了,只得痛心而退,不再多嘴。勾践也就此得以回到越国。

哪想,回到越国的勾践表现更加优异:不光无条件的支持吴王的一切决策,坚决同吴国中央保持一致,还送来了一个令吴王兴奋得年轻了不知多少岁的宝贝――美女西施!

(请看下篇:七十四、吴国有了好帮手)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22198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