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七十五、欲当霸主先伐齐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七十五、欲当霸主先伐齐

七十五、欲当霸主先伐齐

[更新时间]2008-06-24 08:11:40 [字数]3158

七十五、欲当霸主先伐齐

从《孙子兵法》中可以看出孙子对战争的态度:慎战!

从《孙子兵法》中还可以看出孙子对“称霸”的态度:支持!

孙子的“慎战”是因为“军争为危”,但又清楚的表态:战争是无法避免的,欲“称霸”唯有通过战争,这时的孙子赞成的是“军争为利”。

孙子推崇通过战争当“霸王”是有根据的,在《兵法.九地篇》中,孙子的观点永远留在了竹简:“夫霸王之兵,伐大国,则其众不得聚;威加于敌,则其交不得合。是故必争天下之交,必养天下之权,伸己之私,威加于敌,故其城可拔,其国可。”

这就是说,一个国家可以依靠其军事的优势,占领敌国的城市,摧毁敌人的国家,以此扬威,称霸天下!――其实今天的超级大国就是遵照的孙子理论,不管它宣布的战争目的是什么,骨头里就是孙子所说的一句话:“伸己之私,威加于敌”。

不过,今天的战争杀戮,归罪不到孙子头上,就是春秋时期的孙子时代之兼并战争也不能责怪孙子什么,一个军事将领,关注的就应该是军事上成功,发动战争的从来不是军人,是政客,就孙子时代来说,是各国的伯侯王公。

作为政治家的孙子对治国的理念不是战争,这点从汉简“吴问”中可以得出答案:孙子赞成的是惠民政策,高税赋的政府必然败亡,最后胜利的必然是搜刮人民最轻微的政府。

插一句:不搜刮百姓的政府不存在,要不,官员们的幸福生活哪里来?

与孙子同时期的孔子就认识不同,孔子也主张“慎战”,曾教导弟子:“子之所慎:齐(斋)、战、疾。”――对待战争要十分谨慎,就像对待祭祀时的斋戒和身上的疾病一样。

但同时,这位“圣人”也主张:“足食、足兵”(《论语·颜渊》),圣人不反战,主张的是“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论语·季氏》)。――除了天子,大家都应该把屁股撅起来挨打,最高领导对任何人用兵都是合理――“有道”的,人民也好,诸侯也罢,都只有做个好奴才的资格。

其实,对小民来说,圣人嘴里也照样吐不出象牙来,《论语》也是混账话满篇,中国历代也只有做官的、既得利益者欣赏圣人的教导。

还不如孙子光明磊落:练好功夫争老大!当上了老大别忘了尽量少收税。

真正的反战战士是老子,这位和平斗士绝对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老子反对一切战争,主张“小国寡民,虽有甲兵,无所陈之”、“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老子向往的是“国家不分大小,互不干涉内政,和平共处,”废弃兵革,没有兼并的世界。

孔子的观点可恶,老子的观点虚幻,孙子的主张才务实。春秋末期,各国之间的兼并战争是趋势,就是一国内部也是争战纷纷,这不是哪位圣人能管得了的。

其实孔圣人也有务实的地方,也不是当真如他嘴说的一切为着周天子,周游列国也没见老先生留在王室倾心辅佐周天子。就在他曾任职相国的鲁国将要受到齐国讨伐的时刻,孔子就派出了自己一个善于挑事造矛盾的弟子,前往各国游说发动战争,以解救自己及鲁国。

史记载:“田常欲作乱於齐,惮高、国、鲍、晏,故移其兵欲以伐鲁。孔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夫鲁,坟墓所处,父母之国,国危如此,二三子何为莫出?’子路请出,孔子止之。子张、子石请行,孔子弗许。子贡请行,孔子许之。”

也就是说,孔子看见自己的“坟墓所处,父母之国”将遭战祸,便动员自己的学生出国干点实事,结果孔子选中了能言善辩的子贡去游说齐、吴、越、晋各国,挑起它国相互开战,以便鲁国从中渔利。

结果子贡不负师命,顺利发动了战争,此是后话不提,先简单介绍一下齐国的由内斗引发的外战。因为,还是齐国自己给了吴王夫差机会,使吴军得以举兵北上东出。

终身制的齐国一把手齐景公治理了齐国五十八年,临死前极为宠爱侍妾芮姬,偏芮姬还生了一个令老头溺爱的儿子,名荼,故事还是没啥新花样,无非是大家都熟悉的安排接班人,老头大多喜欢老生儿的问题。

景公临终遗嘱:立幼子荼为太子。太子荼因母得福,但也因母留祸,因为在春秋时期,侍妾被认为是个低贱行当,齐国实际执政的大夫们也因此看不起这位新主人。

太子荼继位后称为晏孺子,其支持者是大夫国惠子、高昭子,还是大家熟悉的老一套:几位没争到接班人位置的同父异母哥哥都吓跑了,公子寿、驹、黔跑到了卫国,公子驵、阳生避难到了鲁国。

这时的孙子本家田乞便在国君晏孺子及高、国两家之间动开了脑筋:先关怀的告诉晏孺子:“你得君位,诸大夫人人皆自危啊,正准备作乱呢。”又对诸大夫宣传:“高昭子太可怕了!不先动手,我们就没命了啊。”

结果,田乞联合鲍牧及诸大夫顺利发动政变,带兵入宫攻杀高昭子,国惠子发兵来救,也兵败潜逃莒地,其实国惠子与高昭子也不是什么能共患难的铁哥们儿,到了莒地便翻脸宰了高昭子。

田乞战败二相,便使人去鲁国召回了公子阳生,藏在了自己家,然后请诸大夫到家中赴宴,席中突然推出阳生,宣布:“今后这就是我们的君主!”

与田乞势力差不多的鲍牧趁醉反抗了一句:“那先王景公的遗命还算数吗?”,最后还是被阳生说服,阳生用得办法也很绝:当场磕头,口说:“我能干上国君就干,干不上就算了!”

如此谦恭大度,令鲍牧感动,再说也怕因此惹祸,便顺水推舟:“你们都是景公的儿子,谁干还不一样?”

就此阳生当上了国君,是为悼公。

悼公也不是善类,入宫后先驱逐了弟弟晏孺子于骀地,随后趁夜暗杀,一劳永逸。

悼公,也就是齐公子阳生,在鲁国避难时娶了鲁国上卿季康子的妹妹,当初偷回齐国,没跟老婆季姬打招呼,致使年轻貌美的季姬认为丈夫无故失踪,刹时芳心寸断!

百无聊赖之际,被色胆包天的堂叔季鲂侯钻了空子,这位堂叔使出浑身解数,连蒙带唬加骗诱,把美貌又革命意志不坚定的侄女季姬搞到了手。

到了阳生继位齐君,来迎接自己的妻子,季康子却知道了妹妹与堂叔的乱伦韵事,一时不好意思把做了丑事的妹妹再送给好友,就含糊搪塞齐国使者:“小妹现在不方便回齐,劳烦回去跟齐君赔个不是吧。”

齐悼公得报,误以为季康子把自己老婆另嫁了。夺妻之恨也是大仇呀?于是便下令鲍牧领兵攻打鲁国。出师顺利,接连拿下两座城池——讙及阐。鲁国被打得晕头转向,赶紧高挂白旗,并暗中打听到遭受侵略的原因,才得悉引发战争的根由。

季康子想不出别的办法平息齐君的怒火,还是把季姬送还了齐悼公,妖媚的季姬又一次回到阳生的怀抱。悼公不仅不究既往,反而对她越发宠爱。为了讨好美女,命令将侵占的鲁国两城物归原主。(《左传 哀公八年》。)

季姬与叔父乱伦私通,却不妨碍依然得宠,可见中国古时候对什么贞节、处女之类还无偏见,思想开放的观念至少持续到了西汉末期。

这场夺妻战争之后,胜利夺取鲁国两城回国的鲍牧却对悼公要美女不要土地的做法大为反感,就此与齐悼公矛盾渐深,再加上悼公也记着自己政变时曾遭鲍牧反对的旧账,公元前四八七年,齐悼公诛杀了鲍牧。

鲍牧在齐国也是一显赫大族,怎会举族待宰?鲍氏族人于是提兵政变,干掉了仅享了四年国君艳福的齐悼公,齐国的众大夫推举了死者的儿子公子壬为国君,即是齐简公。

消息传到了吴国,竟然引起了吴王夫差的超常悲愤,大为痛苦――竟然在军门外大哭三天,誓师伐齐!

此时的田乞已病故,其相位由儿子田常继承,与大夫监止共掌朝政,分为左右相。监止好像更得简公信任,再加上国、高两大家族人也对田氏有着旧恨,所以田常的日子过得并不舒服。

凑巧,悼公被弑时鲁国纠集了晋国伐齐,鲁国曾攻打齐国南部边境。于是,田常便鼓动齐简公给予报复,重新伐鲁夺地。其实目的不过是为了消耗国、高两族在军界的势力。

这激起了刚周游列国回到老家不久的孔子义愤,才派出了弟子子贡充当国际四面间谍,挑起了吴、齐之间的战争。

(请看下篇:七十六、子贡巧舌挑战祸)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22426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