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三、辗转数国逢孙武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三、辗转数国逢孙武

三、辗转数国逢孙武

[更新时间]2008-03-31 12:51:21 [字数]3671

      子金山侃史――孙子.孙子兵法.孙子时代
       ************************************
  
   三、辗转数国逢孙武
  
   春秋时代有一点比今天先进,各国统治者对人民的管制比今天松缓的多:出国不用护照,留居不用绿卡。
  
  事实上比今天大小公司之间的雇员自行跳槽还随便,今天还有可能惹上官司,那时却没有个审理此类案件的法庭,“君不正臣投外国”,大家都认为正常得很。
  
  伍子胥就是这种开放好政策的受惠人,就连提前来到宋国政治避难的楚国太子建也因此得以顺利暂居宋国,但两人汇合后情景大变:恰逢宋国遭遇华氏内乱,作为客人的太子建与伍员看到留居国闹起了家窝子,明白依赖实力弱于楚国的宋国帮自己复位、复仇是没指望了,两人一商量:走人!
  
  宋国自身都照顾不了自个,也无心在意落难客人的去留,太子建与伍子胥顺利来到了较大的郑国,时郑国国君为郑定公,为人也相当宽厚,对太子建的来投表示热烈欢迎,差点搞出一个举国夹道欢呼、外加红地毯的大场面来。
  
  招待也甚为周道,管理也相当宽松,不光安排太子建一行食宿达到招待元首到访之级别,就是转访它国也任其自便,来去自由,甚至太子建由郑出访郑国的敌人晋国都一概照准――好人郑定公!
  
  游说诸国助自己将来复国,是太子建的既定方针,太子建的两个凡是:凡是楚国的敌人都是我现在的朋友;凡是能帮上忙的国家都是战略伙伴关系。
  
   其实也不过就是两条原则: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有奶的就是亲娘。
  
   太子建携其子公子胜与伍员出访晋国,遇上了机会或是麻烦:晋国国君晋顷公招待虽然热情,但同时对太子建进行策反统战工作!
  
  晋顷公给太子建描画了一个大大的奶酪供其充饥:“太子既然决定安居郑国,郑定公看来已经对太子信任有加。太子若能为我做卧底,咱们联合演上一出漂亮的无间道,我出武力进攻其在外,你出智力作乱在内,灭郑国还不是一朝一夕的简单事儿?灭掉郑国后,爷们就权当见义勇为了,郑国送给你,寡人寸土不取,到时你持郑国的财力、民力、军力进行复国大业,何愁伟业不成?”
  
   太子建何曾想到过这等“曲线救国”之美事?稍加琢磨,慨然应允,心怀鬼胎的结束了国事访问,回到郑国。
  
  这等机密大事,当然应该法不传六耳,甚至所带随从也有泄密的可能,自古无毒不丈夫,成大事者哪能拘谨于小节?将随从们狠心干掉吧!谁知有个随从甚是乖巧,瞧出了事情不妙:主人要杀人灭口?无毒不丈夫咱也会!于是决然反戈一击,先行一步向郑定公告了密。
  
  好人郑定公闻听大怒!这还了得?还没有上房就想毁梯子,养虎为患莫过于此,恩将仇报即是实例,得,好人咱也做到头了,寡人也狠回心吧!于是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断然行动,捕杀了太子建。
  
  伍子胥也是个机灵之人,见势头不对,连夜出逃,还携带了太子建的儿子熊胜,人称公子胜,这次是准备逃亡到更强大些的吴国,伍员与执掌吴国军权的公子光是过去的好友,此刻前去投奔,想来旧友不会落井下石,应当能相助自己一把。
  
  岂止郑国已经颁发了红色通缉令,缉拿要犯伍员与公子胜,二人来到边境昭关(今安徽昭关,含山县北小岘山),那通缉令竟比印上了扑克牌还要迅捷、普及般先到了昭关,追捕者与逃亡者碰了个迎头,伍员与公子胜弃车爬山逃脱。
  
  据非正史记载:幸亏他们遇到了一个好心人东皋公,同情伍子胥,把他接到自己家里,暂时躲过了郑军的搜捕。东皋公有个朋友,模样有点像伍子胥。东皋公让他冒充伍子胥过关――这位朋友肯定是位两千五百年前的“活雷锋”!
  
  守关的逮住了这个假伍子胥,而真伍子胥因为心急过关导致一夜头发全白,面貌大变,那年代人们还不擅长染发焗油等美发技艺,守关的怎么也想不到伍员竟能精通这种高级自然化妆术,自然也就认不出逃犯来,被他混出关去。
  
   后世文人根据此情演绎出一台精彩保留剧目《文昭关》。
  
   事实上当时情形也到了生死关头!追兵在后,吴国还远,能顺利亡命出境否?
  
   逃命难,难于上青天!前面是条大江!
  
  伍子胥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虽藏身岸边芦苇丛,但郑国追捕部队拉网式的搜捕极为严密,不可能从网眼里滑漏,眼看就要束手待宰,心中大急!
  
   千钧一发时刻,救命的到了:江上有个打鱼的老头儿划着一只小船过来,把伍子胥渡过江去。
  
  过了大江,伍子胥感激万分,摘下身边的宝剑,交给了救命恩人,并且说明:“这把宝剑是楚王赐给我祖父的,值一百两金子。现在送给你,好歹表表我的心意。”
  
  老渔人甚是不屑:“楚王为了追捕你,出了五万石粮食的赏金,还答应赏封给告发者大夫爵位。我不贪图这个赏金、爵位,难道会要你这价值区区百金的宝剑吗?”
  
  伍子胥羞愧万分,拜别恩人,与公子熊胜奔赴吴国,身上分文无有,破衣烂衫,未到吴国,身先大病,只得投身到花子行,一路挣扎要饭乞讨才捱到了吴国都城。
  
  之后好像运气开始好转,见了旧友公子光之后,公子光深知伍子胥的本事,心想今后必能为我大用,不但热情诚信的接待了落魄避难的伍子胥与公子胜二人,还尽力将好友推荐给了吴王僚。
  
   其实吴王僚与公子光本是叔兄弟,两人是同一个爷爷――前吴王寿梦,公子光的老爸本是老大、并且继承了王位的诸樊。
  
   但吴王寿梦有四个儿子,长子诸樊,次子馀祭,三子馀眜,四子季札。
  
  偏季札之贤慧名声明显强于诸兄,吴王寿梦准备立其为太子,谁知这季札的贤慧名副其实,坚决谦让不就,所以公子光的老爸诸樊才得以继位吴王。
  
   诸樊继位后一再欲让位给幼弟季札,季札还是坚持谦让传统,索性连王室贵族的身份都不顾,要了块土地安心务农为生去也。
  
  好个季札季子!好个吴王诸樊!学习弟弟好榜样,临终前遗命:兄终弟继,以此类推,大概是设想:这样推理下去,按照自然定律,只要季札活着,终有一天会把王位传递到幼弟手中。
  
  实际情况也没出吴王诸樊生前所料:诸樊死后二弟馀祭继位;馀祭按照自然规律死后又把王位传给了三弟馀眜;馀眜轮班到快死,准备完成先王遗愿、长兄遗嘱,欲传位给季札。
  
   谁知季札天生没有王冠瘾,干脆避位逃亡。
  
   这下麻烦了,王冠像顶破帽子,再往下戴在谁头上?
  
   于是吴国众人公推,由三子吴王馀眜的儿子僚接位。这就像是天上掉了顶王帽子,落到了吴王僚头上。
  
  谁知世风日下,后代不如前代那么君子风度,长子长孙――公子光不那么谦恭,发自心灵深处认为:“吾父兄弟四人,按照既定方针,王位应当传至季札。季札既然放弃了法律上的继承权,我老爸先接受的王位,按轮班排行也轮不到僚呀,我公子光才是法定继承人才是。”
  
   于是便倚仗手中军权,暗纳贤士,准备实施“571”工程纪要,暴动夺权,以正大统。
  
   伍员来到吴国之时,正值公子光率军伐楚胜利归来,甚至把楚国故太子建的老妈都抢到了吴国,奉养在了居巢。
  
   说起这场战事的起因,却小的令人乍舌:吴楚两国竟是因为两个边民女子争夺一株桑树的所有权引起!
  
  楚国的边城锺离有位养蚕的女子,与吴国边城卑梁一个女子脾气相仿,职业相同,两女子争夺边线附近的一株桑树而各不相让,是啊,桑树虽小,关乎人格国格,这株桑树现在成了爱国与否的试金石!
  
   两女先是口诛,继而爪伐,各自的家族也自然卷进了了争斗,紧跟两国边防军动了真家伙。
  
  楚平王护民心切,争树赌气,随即提军助战,在楚吴边境武装游行了一回凯旋返都;却激起了吴王僚大怒,派公子光伐楚夺树,结果因小得大,竟然一举掠夺来楚国的居巢、锺离两城,方才胜利收兵回都。
  
   伍子胥初来吴国赶上了这个茬口,经公子光引见,便极力做吴王僚的政治思想工作,尽述继续伐楚之利。
  
  谁知引见人公子光志不在立即伐楚,暗中对王兄吴王僚上言:“伍子胥全家被楚王戮杀,志在为己复仇,这种公报私仇的事情咱们不应该支持,灭楚是长久之计,不能贪利动大兵。”
  
   乖巧的伍员看出了猫腻:哥们志在夺位呀!
  
   于是便默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古今格言,暗中寻访勇士刺客,准备献给公子光,助其成事――欲取之,先予之,这也是高人名句。
  
  功夫不负有心人,伍员终于寻访到了一位货真价实的勇士、虔诚敬业的刺客――专诸,随即推荐给了公子光,公子光果然大喜,从此更加厚待伍员,伍员也就强咽仇恨待时机,退而务农等事变,此时的伍子胥深知:心急喝不得热黏粥!
  
   也就是在此期间,孙武到访,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就此相互交流用兵心得,直待来日大展宏图也!
  
   也就是在此期间,孙武才得空总结自己之前所学,将其见诸于文字,《孙子十三篇》就此开始酝酿成文。
  
   (请看下篇:四、安居三载著兵书)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4881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