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五、鱼肠利刃刺王僚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五、鱼肠利刃刺王僚

五、鱼肠利刃刺王僚

[更新时间]2008-03-31 13:05:51 [字数]3088

   子金山侃史――孙子.孙子兵法.孙子时代
   ************************************
  
   五、鱼肠利刃刺王僚
  
  公子光眷养伍员献给的勇士专诸不是一年了,专诸是吴国堂邑人,自被伍子胥引见给公子光之后,那是过得天天过新年,夜夜做新郎的幸福生活,当然,专诸心里明白:天下从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在预支日后的欢乐,将来以命还债是滑不过的。
  
  管他娘的!好听的有“士为知己者死”;难听的有“早死早托生”;诗意盎然的有“生命如同流星划过夜空,只求那闪亮的瞬间”;粗狂豪放的有“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中性有“好货当卖于识家”;实在的有“人生自古谁无死”;高尚的有“留取丹心照汗青”;文雅的有“朝闻道夕死可矣”;想开的有“只求快乐一天,不愿埋名百年”……
  
  这么多名句垫底,那就先吃得重于泰山吧?总强似饿得轻如鸿毛,只要离去这个世界的时刻是未知数,其实与所有人没有区别,谁能相信自己将来不死?谁能确定自己何时归去?
  
   谁知,本来的未知数一下变成了倒计时:公子光终于等来了出手的机会,专诸也同时拖到了出命的时刻。
  
  公元前516年,夺儿媳、戮贤臣的楚平王在位13年得以善终,但却把自己酿成的祸胎留给了他的后一代熊珍楚昭王,也就是他与未及入洞房的秦国儿媳所生的那个儿子。
  
  春天的故事开始了:吴王僚见敌国大丧,认为等到了战机,遂派二弟公子盖馀、属庸为将,率兵远征楚国,趁其国丧之际,战事倒也顺利,吴兵主力围了楚城之灊(今安徽省霍山县)。
  
  谁知楚国哀兵却出奇迹,主力迂回向吴军后方,切断了吴国大军归路,吴国部队前不能克城,后不能回国,粮草又无着落,顿时陷入绝境。
  
   吴国国内兵力已空,得民心众望的季札被封在了延陵,人称季子,此时却被委派出使晋国,伍子胥认为助公子光夺权政变的机会到了!
  
  伍子胥看透了公子光的机密心事,率先提出马上实施“571工程纪要”:“眼下吴王对楚用兵,两个亲信兄弟都带兵在外,现在吉凶难卜,用专诸的时刻到了!此谓时不再来,机不可失也。”
  
  公子光更是早就心痒难熬,当然纳谏如流,随即找来了“养兵千日”的专诸,准备“用兵一时”!史载原句:公子光谓专诸曰:“此时不可失,不求何获!且光真王嗣,当立,季子虽来,不吾废也。”
  
  专诸明白自己最后的时刻到了!但还是有些绝处求生的意思:“吴王僚交给我了。但我上有八十老娘,下有吃奶婴儿,两个弟弟又随军伐楚,现在被楚军绝其后路。再说了,方今吴国外困于楚兵压境,而内空无骨鲠之臣,假如再没了我专诸,公子你怎么办呢?”
  
   公子光一看专诸想临阵滑头,马上慌了,忙跪下磕头:“以后我就是你妈的――咱妈的儿子!。”
  
   后事交代清楚了?走得安心吧!
  
  其实专诸是怎么也躲不过这一生死大劫的,准备工作已经白热化,专诸的死刑早就被提前判决了:早在许久之前,公子光便出资让专诸进修厨师,专修烤鱼制作技术,因为作为弟弟的公子光知道哥哥吴王僚好这一口,并且还专爱吃热的,尤其偏爱由烤鱼技师亲自当场制作。
  
   美食家吴王僚!
  
   公元前515年四月丙子,公子光把身披铠甲的武士埋伏在自家地下室里,备办了酒宴去邀请吴王僚赴宴。
  
   吴王僚好像有所觉察,禀告自己的老妈:“公子光为我准备了酒席,前来邀请我聚会,该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生姜历来是老的辣,老妈似有预感:“公子光近几天的情绪怏怏不乐,常常有因羞愧而怨恨的脸色,不能不谨慎啊!”
  
  不过,无端怀疑亲叔兄弟毕竟难以出口,再说了,请柬上还专门注明了:有特聘高高……高级厨师现场烤鱼!吴王僚的食指终于动了,诱惑太强烈了呀!
  
   孔子曾――或者后来云:食色性也!食在色之前,可见,解馋比解欲还要重要。
  
  有备方能无患,吴王僚为了一饱口福,穿了用优质铁片制成的铠甲三层,派手执武器的铁杆卫兵排列在路旁,从王宫的大门一直排到公子光家的大门,台阶、坐席、身旁都是自己的亲信,两列站着的王宫侍卫都手握长戈大戟,并把戟的横刃互相交错着来防卫,可谓壁垒森严品美食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压场好戏就要开锣了!
  
   公子光机灵,当然不会把自己沦为“池鱼”,被“城门失火”所殃及,假装因为脚痛而到侧室泡脚做足疗,这时专诸登场了。
  
  烤鱼大师专诸把鱼肠短剑(史载匕首)放置在烤鱼中进献给吴王僚,吴王僚眼盯着烤鱼,直咽口水,专诸步步走近,吴王僚不错眼珠,却是眼盯的烤鱼!
  
   人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岂不知人也一样,不比鸟类聪明多少!
  
   说时迟那时快,专诸手劈烤鱼,鱼开匕现!
  
   匕首――或是鱼肠剑直指吴王僚!
  
  旁边站着的侍卫也是机灵万分,手中那交错着横刃的长戟眨眼功夫就刺到专诸的胸膛上,专诸的胸骨断了,胸膛像手中的烤鱼般被划开了,但匕首却还是抢先穿透了吴王僚的铠甲,直刺透胸背!
  
   吴王僚当场毙命,那烤鱼只来得及闻了闻香味,终于没能品尝到了嘴里,世上遗憾莫过于此!
  
   人云“舍命尝河豚”,岂知品尝烤鱼也是需要舍命的,更别说还没能品尝得口!
  
  当然,同时毙命的也有专诸这烤鱼大师,但假如真有另一个空间,想来专诸也不会屈尊为吴王僚这骨灰级馋鬼施展厨艺的,实际上这专诸这一条命的投资回报最为丰厚了――不是说给他的家庭换来安定无忧,而是这一剑刺出一个春秋战国“四大刺客”居首的名头来,几乎名声不朽万世!
  
   投资大师专诸!
  
   再插一句闲言:所谓春秋战国“四大刺客”,即:专诸、要离、聂政、荆柯。
  
   吴王僚暴死,手下人乱作一团,主人没了,再给谁效命?
  
   公子光埋伏的披甲士兵冲出来攻打吴王僚侍卫,有组织的部队当然不愁拾掇各自为战的、失去指挥的宫廷卫兵。
  
   政变顺利,大功告成!公子光如愿自立为国君,这就是吴王阖闾。
  
  给现任领导们提个醒:自己的副手突然表示热情,通常不是好事,尤其是刻意投你所好时,那就是危险逼近的信号!贪吃要先顾命,酒桌上身败名裂不值得。
  
   吃水不忘挖井被活埋的人,阖闾也挺守信,授予专诸的儿子封地,任命为客卿。
  
   季子从晋国回来了,看到生米已经煮成了烂稀饭,也是无奈,只好顺坡下马,向国人解释:
  
   “我国先王从没忘记过祭祀,我国人民从没有不尊重过君主,社稷既然有主,戴上王冠的就是吾君也。吾岂敢心生怨气乎?现在只能哀悼死去的,忠于活着的,等老天判断是非吧。不听我的话吴国必然大乱,只要是吴国人,就服从命运的安排吧,这是先贤之道也。”
  
   随后在吴王僚的幕前大哭了一场,就此不了了之。
  
  前线的吴公子烛庸、盖馀二人听到公子光弑王僚自立的惊报,哪里还有什么战心?随即全军放下了武器,投降了楚军,楚军也挺仗义,赏封舒邑给了他们。
  
   从敌人到盟友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不光中国,全球执政各国的人们都是如此。
  
   新君登基,首先改元年号,时为阖闾元年,从各国自行设定年号来看,周天子那块招牌也就只能在自己那一亩八分地里招摇了。
  
   吴国参股政变的皆有封赏,出点子的主打选手伍子胥被聘任为“行人”之显位,从而开始参与吴国最高国事决策。
  
   伍子胥发迹了,好似也给隐居吴国的孙武带来了机会。
  
   (请看下篇:六、阖闾治国气象新)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4881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