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七、勇士风采皆斗狠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七、勇士风采皆斗狠

七、勇士风采皆斗狠

[更新时间]2008-04-01 11:23:27 [字数]3133

    七、勇士风采皆斗狠

    伍子胥侃侃而谈:“要说当世勇士,世所公认无疑仅有一人――椒丘欣是也!”

    阖闾倒是曾经听说过此人,因为椒丘欣号称“东海上人”,曾作为齐王使者出使过吴国,而且风传在途中干出了一件令凡是人类都无不乍舌的荒唐狠事,风靡吴国上下。

    据说,椒丘欣身为齐国全权特使,率部使吴,路过淮津,拉车的御马需要饮水解渴,椒丘欣便吩咐在淮津渡口饮马。

    管理渡口的官吏告诫大使:“这水中有神灵啊,最爱吃马肉,见马即出现,拖马下水,一饱肚腹,千万不要这样饮马呀!”

    椒丘欣呵呵长笑:“真正的壮士所为,哪路神灵胆敢干涉?”

    竟然强令部下饮马津水,大概是测验一下水神的忍耐限度,更可能是要以事实拆穿津吏的恐吓,谁料津吏并不是在叙述上古神话,竟然当真出来了一只水神――估计是大鳄鱼之类的东西,眨眼间把椒丘欣的坐骑拖下了水,眼看战马惨嘶没水,椒丘欣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继而通红,终于挂不住了!

    椒丘欣大怒,扯出长剑,脱去衣服,眼见是要下水与水神决斗,左右慌忙劝阻,无效!――估计也就是半劝半激,说些“神仙么,惹不起咱就忍住”之类生怕壮士不豁上的良言相劝,其实大家也想一饱眼福,狠人斗神仙?此机遇才是真正的可遇不可求。

    结果一场好戏上演了数天,水下大战大家不可能看见,反正最后椒丘欣大概挨了神仙的一拳头,当然,也或许是这条大鳄鱼一尾巴,被打瞎了一只眼,椒丘欣方才上岸罢手,不再提复仇之事。

    人神相斗,传播当然广泛,当时的公子光不可能不曾听闻,但后事如何却不甚明了,尤其,怎么又与“细人”要离扯上了干系?阖闾沉住气,静等伍员下文。

    伍子胥就像个说书的,详细地描绘了椒丘欣水下斗神仙受伤之经过,紧接着附上了一句:“这些臣乃听闻,但却亲见要离折辱椒丘欣的壮举。”

    阖闾睁圆的双眼几乎成了石雕状:“折辱椒丘欣?怎么回事?别卖关子,寡人有铜钱!”

    伍子胥咽了口吐沫,吴王机灵,连忙将自己的御茶奉上,那伍员哪敢造次?摆摆手,继续开侃:

    “话说椒丘欣率使团到了吴国之后,正逢他的好友家有大丧,遂依礼赴好友家吊唁,丧事自然要成席设宴招待来宾,椒丘欣也参加了丧宴。

    “谁知椒丘欣恃其与神水战之勇,态度狂傲,于友人之丧席趁酒开吹,夸夸其谈水下斗神仙的伟烈壮举,语言极其轻傲,却不正眼瞧吴国士大夫,其言辞不逊,大有凌人之势。

    “当时要离与椒丘欣对坐,看来实在受不了这齐国贵宾的羞辱了,这也是间接在羞辱吴国不是?当席离座,打断了椒丘欣的神吹海侃:

    ‘本人听说过不少勇士之斗:与太阳战身影不移,与神鬼战脚趾不抖,与恶人战声色不动。生往死还,不损毫发,不受其辱。

    ‘不过,今天阁下与神斗于水下,战马没能讨回,赔偿没能如愿,复仇没能慰心,不知阁下用何驾车来到吴国的?

    ‘损失不能讨回也就算了,但阁下又丢给了这可恶的水神一只眼珠,这帐该如何算法?现在成了残疾,仅落了了个勇士虚名,也许是勇士的羞耻;当场不丧命是其万幸,但总脱不掉留恋生命的嫌疑,怎么还好意思傲色于我等哉!’

    “椒丘欣被责,勃然大怒,油然生恨,恨怒并发,瞪圆一只眼睛,就要与这看来弱不禁风的要离火并当场,但毕竟是在丧宴,客人众多,在大家的目瞪口呆的注视中,要离还是安全待到散席,朗笑离开。

    “要离心中有数,回到家中告诫妻子:‘我羞辱勇士椒丘欣于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间,大家丧宴之上,这家伙余恨未消,今晚必来找回面子,你今晚不要关闭门户,咱且等着!’

    “不出要离判断,到了半夜,那椒丘欣果然不顾自己大使身份,来到了要家。见大门不闭,二门不关,进入院中,连屋门也大敞四开,进到要离卧室,却见要离仰天长卧,没有任何守卫,看来根本不把自己放在心上。

    “椒丘欣见此情景,怒上加怒,用手中利剑拍醒了要离,剑刃逼住了要离脖子,开始奚落要离:‘小子有当死之罪过三条,自己知到吗?

    “要离好似刚从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的反问:‘怎么回事?三条么事?’

    “椒丘欣几乎气笑皆非,小子,装傻呀?:‘你羞辱我于大家之众,一该死;回家不关门闭户,二该死;不设守御,安然睡大觉,三该死!小子有这三大死罪,所以死到临头,该不会有什么抱怨吧?’

    “要离看来连起身受死的意思也没有,更别说讨饶了,正色反问:‘我哪来的什么三死之过?你现在有三不肖之愧,自己知道吗?’

    椒丘欣心中苦涩欲喷,这家伙莫非是个天生呆瓜?忍怒又忍笑答道:‘不知道,先行请教。’

    “要离面不改色:‘要某辱小子于千人面前,小子不敢当场反驳,一不肖;入我门不咳一声,以至登堂无声,二不肖;拔剑唤醒熟睡之人,又手挫捽我头,剑搭咽喉,方敢大言却不惭,三不肖。小子有三不肖而在我面前耍威风,岂不令人鄙视?’

    “这回是椒丘欣目瞪口呆了,如醍灌顶,投剑于地,垂首长叹:‘我向来自持是天下绝勇之冠,一般人几乎没有敢同我对视的,你要离之勇看来在我之上,你才是真正的天下壮士!’

    一通绘声绘色,伍员把吴王阖闾海侃的几乎意乱神迷,阖闾不由悠悠神往,当即拍板表态:“寡人愿意收拾盛宴,招待此人!”

    伍子胥看来早就做通了要离的工作,欣然告辞吴王去见要离,当然,这次是代表吴王阖闾来请要离的:“吴王闻听先生高义,惟一想法就是希望能目睹一眼先生风采。”

    要离心中岂能无数?但“天下勇士”之名也捧的他身如云端,更何况自己本是吴国子民,吴王不言召唤,而派使相请,实是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顾名声可以抛弃一切的要离!就此跟随伍子胥去见了吴王。

    其实,所有的所谓“勇士”都是他人的工具,这点“勇士”们自己都心中明白装糊涂,还要摆出一副“世人皆昏我独醒”的姿态来。

    (请看下篇:八、庆忌才是真英雄)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4953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