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八、庆忌才是真英雄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八、庆忌才是真英雄

八、庆忌才是真英雄

[更新时间]2008-04-02 10:48:41 [字数]2969

  
   八、庆忌才是真英雄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是在说:一个人的本事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同样,帅哥与靓妹内心未必漂亮。
  
   不过,伍员这次推荐的人才要离也长得太离谱了,用一句搞笑电视剧中的台词可以说明白:“中国、东亚,还有这么张空前绝后的脸吗?”――大约还要超过这个风度。
  
   要离:三根筋挑着一颗瘦猴头,一副骨架裹着一张薄人皮,全身别说肥肉、肌肉、你就是连瘦肉也找不到,立如纤纤条柳,座如弓弦打弯,估计最怕的是天有微风,拂过即飘扬半空,至于遇到三级以上的“大”风?那就不好说了,天有不测之风云,肯定会导致人有旦夕之祸福。
  
   阖闾搭眼一瞄,几乎喷饭,心中所想不由脱口而出:“先生这等模样,能干什么大事?”
  
   要离神色不改,泰然回答:“臣乃吴国东部距此近千里之人氏,自幼细小无力,迎风全身则僵,背风不由伏身。不过既然大王有命,作为臣子,岂敢不尽力报效吾王!”
  
   吴王幸亏经伍子胥打了预防针,心理上早有准备,不过还是心说:“也亏你伍员,从哪里淘换来如此怪物?”――但还是良久默然不语。
  
   要离心知肚明(这是信不过咱呀?),一时激起不忿,看来吴王的不由自主沉默倒是起到了意外效果,只听得要离开始发话:“大王不就是虑患庆忌吗?臣能杀他!”――任务还没下达,要离先自告奋勇了,看来这工作早就被伍子胥做到家了。
  
   吴王一见心事已经被臣下挑明,心想不如道明自己内心担忧,随即介绍庆忌其人:“是有些担心,那庆忌之勇,举世所闻:其人筋骨果劲,万人莫当。走追奔兽,手接飞鸟,骨腾肉飞,犹能拊膝数百里。吾曾经追之于江,驷马奔驰不及其速,射之利箭,彼能手接,乱矢竟不能中一。力气明显与先生不能比较啊。”
  
   要离好像并不大在乎吴王的形容,口气还是那么断然:“大王只要有意除掉这庆忌,臣就能为你杀掉他!”
  
   阖闾还是不能相信,提醒要离:“庆忌不光力敌万人,其聪明才智也不下众多诸侯之士,虽然在它国避难,其实实力不下诸侯。”
  
   要离看来胸有成竹:“臣曾闻,安于其妻子之乐,不尽忠事君之义,非忠良;怀家室之爱,不能除君之患,非义士。要离秉承忠义,吾王勿忧。”
  
   接下来的话直令吾王觉得背后冷风飕飕,心身战抖!
  
   “臣可以诈作犯罪,逃出吴国,我走之后,请吾王戮杀我妻子……”
  
   阖闾不由暗叹:狠人也!
  
   没想到这要离还有更狠的,语气却极为平淡,好像是在议论别人的事情:“我出走之前,请砍断我的右手,只有如此,臣才能取得庆忌的信任,”
  
   要离不动声色的一番语言,让阖闾领教了什么是勇士风采,还有什么可说的?再多说一句就是对要离的不尊重了,只能唯唯道出一字:“诺。”
  
   这就是成语“壮士断腕”之来由。
  
   计划顺利实施:要离被诬犯罪,当众施刑,被残忍的剁下右手,要离仓皇出逃,吴兵全国搜捕,几经磨难,方才逃出吴国国境。
  
   没抓到要离的阖闾将怒气发在了要离妻子身上,命令逮捕了要离妻子,牵至闹市,当街砍下头颅,这还不算,竟然在大街举火,焚烧尸体,并且将骨灰扬弃旷野!
  
   一时舆论大哗,各国尽知,闻者无不义愤填膺,自然对无罪遭殃的要离同情声四起。
  
   幸赖各国诸侯恻隐之心还是有的:要离所到之国无不对其大开绿灯,提供食宿方便,要离几经周折,终于辗转找到了庆忌。
  
   此时庆忌正招兵买马,准备举义旗兴师讨伐吴国,对要离的遭遇早就有所听闻,两人同病相怜,要离遭遇更甚,见要离来投,哪还有丝毫怀疑?尤其,军中有了要离,简直是控诉阖闾的活教材,对激起部队义愤大有助益,所以欣然收留了要离。
  
   要离蒙庆忌坦荡收容,感激的哭拜于地,说起话来咬牙切齿:“阖闾这东西,昏庸无道,残忍暴虐,天下共知!想来王子也身同感受;今又戮杀吾妻子,焚之于市,无罪见诛,此恨不共戴天!吴国所有内部机密,我无不洞察,只希望能借王子之勇,铲除阖闾,报我两人大仇,雪彼夺国之耻。王子何不与我从此同心协力,挥师东向,复国兴吴!”
  
   这还有什么说的?据史载:“庆忌信其谋。”
  
   经过三个月的悉心准备,尤其要离,不辞劳苦,训练士卒,渐有所成。两人商议,觉得时机已成熟,遂选吉日祭旗,义师挥戈出动,杀向吴国!
  
   大军行至中途,将渡江中流,要离与庆忌同乘帅舟,由于要离清楚自己力微,遂有意坐与战舟上风处;此时庆忌对要离毫无防备,端坐舟中,不防要离借一阵大风扫来,乘风势全身骤起,以长矛钩住庆忌铜冠,顺风刺中庆忌!
  
   庆忌何人?虽被伤却能挥落长矛,擒过要离,大怒之下,提起要离,将其头捽入江水,一连三次,要离不发一言,任其折磨。
  
   庆忌提起要离,放在自己膝盖之上,好似重创并没加在己身,依旧笑嘻嘻的与要离对话:“嘻嘻!我乃天下之勇士也!尔乃敢加兵刃于我?”
  
   庆忌左右愤恨无比,欲杀要离,谁知庆忌却制止部下,并且解释:“此才是真正的天下勇士!岂可一日而杀天下勇士二人?”
  
   更难得,庆忌其时已知道自己将要毙命,却还是命令部下:“可释放他回到吴国,以旌扬其忠烈。”
  
   说完后,庆忌慨然断气而亡。
  
   由此看,庆忌之行事更强于要离,最后的时刻仍能显出伟大的宽厚,不失为他自己认为的“天下壮士”之称谓。
  
   真英雄庆忌!
  
   谁知要离却并不买账,大概也是受到了庆忌行事的感动,庆忌部下把他送到了江陵,眼看快到吴国,庆忌的人便留下要离自行离去。这时仅剩下了要离自己的从人,谁想,那要离却坚决不再前行。
  
   左右死里逃生,无不庆幸,见要离不行,只得询问源由。要离长叹:“我杀妻子事吾君,非仁;为新君而杀故君之子,非义。做人岂能看重生死,轻看无义?今天我如果贪生回国,乃丢弃了我的行为准则,即仁义皆丢!我曾损他人有三恶以立于世,现在自己有什么面目再观看、评说天下之士?”
  
   言罢纵身投入大江,左右慌忙打捞。
  
   自古有“求死不得”说法,现在就在要离身上应验了,也是从人们打捞积极,要离还是被拖上岸,没死成!
  
   气得要离咬牙发狠:“我就不信有求死不能之说!”
  
   从人极力开导:“君请别那么急于求死,回到吴国,就是显赫的爵禄呀。”
  
   哪想,要离对人狠,对妻子狠,对自己更狠:赶开从人,自己持剑依次砍断自己的双足,又单手架好利剑,断己单腕,最后将脖项撞向利刃,终于伏剑而气绝。――看来还是没有自杀不成的愿死之人,要离用事实证明了世上确无“求死不能”之说。
  
   不过要离开始时所追求的忠义?还是给后世留下了疑惑:这种人生是值得赞?还是值得叹?反正用不上“赞叹”一词。
  
   但是,总归要离用自己的行为,赢得了后世的震惊,用自己的生命,挣得了春秋战国“四大刺客”排行老二的名声。
  
   那伍子胥也了不起:能慧眼识刺客,接连觅得两位不怕死的豪客为自己效命;那阖闾更厉害:能轻易的让别人自愿付出生命为自己争王位、求心安!真不知用的什么邪术。
  
   (请看下篇:九、孙子谈兵论作战)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025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