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九、孙子谈兵论作战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九、孙子谈兵论作战

九、孙子谈兵论作战

[更新时间]2008-04-02 10:50:23 [字数]3199

  
   九、孙子谈兵论作战
  
   阖闾继位一晃三年,这中间吴王率领军民励精图治,安民耕作,修兵经武,国事渐有起色;尤其是要离的刺杀庆忌成功,为阖闾除掉了心头大患,使阖闾开始将注意力移向国外。
  
   而孙武则隐居乡野,安心著书,已完成自己的兵书论著,现在就剩下等待晋见吴王阖闾的时机了。
  
   时机只会青睐准备好了的人们,有人会说,两元钱买了张彩票,不是也有过中了千万元巨奖的好事吗?其实那算不得什么机遇,甚至对自认为幸运的中奖人来说,是好事或不幸都难说的很,其后的心情、地位、处境,也难说优于没曾发财时。
  
   对幸福的理解没有国际标准,人们的幸福感随着欲望的发展会逐渐削弱或变化的。大家留意自杀的人群就会明白了,那中间富翁未必就比穷人少许多,至少按照各自比例计算反而是富豪们占的多些。
  
   孙武对率部作战是有信心的,为此也做好了知识积累、关系结交、甚至心理上的准备,这是准备在实践他自己总结的经验,孙武要实现自己的志向,验证自己理论的正确,这大概就是青年孙武追求的幸福。
  
   实际上所有人类,甚至包括动物的幸福感觉都极为简单:愿望得到满足而已。
  
   追求心仪的女友成功,与雄性老鼠收伏了一只母鼠没有什么区别;饥饿时大概所有生物的感觉没有什么不同,人类只不过多了那么点虚荣罢了。
  
   大概就是多了这点虚荣感,孙武才断然在自己的著作中开篇即写上:听我的就给你打工,否则就另找东家!
  
   《孙子》十三篇之二即作战篇。本篇孙武首先提出了后勤与作战的关系,分析物资对胜利的影响,并且由此推理出“兵贵胜,不贵久”的速胜速决之进攻战略作战原则。
  
   这里,孙武显然是站在君主的角度来对待战事的,开篇即为决定战争行动的最高统帅算了一笔经济账:大战未开,准备出动战车千辆,就要跟着辎重车千辆,这样才能出动部队十万,还要注意千里运粮的消耗;前、后方的费用,使节路途开支,作战器材的供应,战具的保养补充,每天要耗费千金,没有这些保证,十万大军不能放心的出动。
  
   注意点吧,别做赔本的生意,下决心开战前先算清帐再拍板,不然就是打胜了也未必有利益可言。
  
   当真决定打了,那就要遵照一个原则:庞大的军队作战,更要求速胜――旷日持久,就会导致部队疲惫、锐气挫伤,尤其拖拉的攻城战,会耗尽力量,而且军队长期在外,必然会使国家财政发生困难。
  
   一旦等到军力耗尽、经济枯竭,其它诸侯就会乘危起兵进攻,拖到了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即使很高明的人也难避免亡国之祸的立至。
  
   孙武并不是仅仅警告需要避免的关键处,而且在此篇阐述了解决的办法:粮秣尽量在敌国就地解决,这样,不仅部队的军粮可以得到持续供应,也省却了远道运输的费用与消耗,国家也能避免因用兵而导致贫困,百姓也不至遭到殃及。
  
   有一种必然现象:靠近部队的地方、尤其筹措部队所需物资的地区,经常物价飞涨,接着就是老百姓财物枯竭;国家必然还会加征赋役,其结果就是民力耗尽,国力耗尽,结局不言自明。
  
   战争为了百姓!孙子强调了作战的目的,因为为了百姓就是为了国家!至于反过来理解:为国就是为民!估计孙子还不认同这点。国家利益不能代表人民利益,国富民穷的现象有的是,将国家利益与人民利益捆绑搭售,是历代统治者的惯用手法。
  
   于敌国解决辎重供应!孙子好似生怕决策者不认同这点,不厌其烦的继续算账:就地取食一,相当于从本国运输二十;就地征集饲草一,等于于从本国运输二十。
  
   尤其,孙子还提出了激励士兵勇敢的措施:首先要激起他们对敌仇恨――这是政治工作;其次是物资奖励,孙子甚至提出了奖励的比例,缴获战车十辆以上的,要重奖立功的士卒;并提出及时更换战车旗帜,混编入自己部队中。
  
   最可贵的是,孙子提出了优待俘虏政策!――“卒善而养之”
  
   本篇结尾孙子除了再次强调用兵作战最贵速胜外,还告诫决策者:一个深知用兵之法的将帅,是民众命运的掌握者,是国家安危的主宰者。
  
   此篇,与其说孙子在谈论作战,不若说孙子在警告君主,因为,孙子在文中所提出的作战条件,唯有一国之君才能有权解决,这里孙子的论述实际上已经超出了战役范畴,是从战略、经济、国力、民生着眼,阐明发动战争的可能与利弊。
  
   孙子的作战篇给我们的启示:做任何事情,尤其是在采取重大行动之前,先要算清楚经济账,要量力而行,预见到风险;在给领导提建议之时,先要考虑到领导的利益,这样才会得到关注。
  
   能替别人精打细算的人,才是真正做到了为自己着想。
  
   想来吴王阖闾看到该篇,不会不有所警觉,因为此刻阖闾正在举棋不定,对楚国开战否?
  
   此刻伍员也不能多说什么,态度稍有积极,难说不会惹上借兵报私仇的嫌疑,怎么促使吴王及早对楚用兵?伍员只有私下与自己的一个老乡商议――这位老乡一年前来到楚国,此时甚得吴王信任,此人乃原楚国大臣伯州犁之孙伯嚭,伯州犁被楚平王冤杀后,伯嚭也像伍员一样,亡命投奔吴国,吴王阖闾与之交谈后极为欣赏其才干,任命为吴国大夫。
  
   伍子胥、伯嚭同是天涯沦落人,相见几乎泪汪汪,长舒短叹,议论阖闾对楚的态度:“我们为吴王练兵养士,谋画策略,当然有利于吴国,而吴王口说伐楚,数下王旨,却不见兴师之具体行动,这样下去,难煞人也!”
  
   二人心里明白:这是吴王对获胜信心不足,就是两人拍胸脯也用处不大,两个人都难消除吴王对其不顾吴国利益强行出兵的嫌疑,这点上伯嚭不比伍员强多少。
  
   终于熬到了一天,吴王正式与两人谈话:“寡人准备出兵楚国,首先讨伐吴国的叛臣盖余、烛佣二子,你们看可以吗?”
  
   伍子胥与伯嚭好不容易才等到吴王主动开口,当然口气决然的回答:“我俩愿意率军出征,以解吾王后患!”
  
   不过吴王听后还是犹豫不定,话头就此打住。
  
   伍子胥留意吴王举止,只见阖闾经常独自登台,向南眺望,有时不由长啸。群臣心中不明吴王心事,唯有伍员清楚:这是吴王担心兵败,南方就是世仇越国,两国虽然签订了互不侵犯的协议,但自古实力决定条约的有效性,一旦没有武力作为保证,那就一切都只是一简空文了。到时趁机来袭,祸患就会是灭顶之灾!
  
   伍子胥实在无计可施,陡然想起了隐居在乡间的好友孙武,孙武没有什么家仇旧怨于楚国,假如吴王知道孙武之才,给予重用,那说话的分量绝对重于自己与伯嚭。
  
   更何况,假如吴王了解了孙武之后,肯定会对出兵楚国大为放心。
  
   (附:《孙子兵法》之二,作战篇
  
   作战第二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力屈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军罢马,甲胄矢弓,戟盾矛橹,丘牛大车,十去其六。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芑杆一石,当吾二十石。故杀敌者,怒也;取敌之利者,货也。车战得车十乘以上,赏其先得者而更其旌旗。车杂而乘之,卒善而养之,是谓胜敌而益强。故兵贵胜,不贵久。故知兵之将,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
  
   (请看下篇:十、吴王面试考孙子)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025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