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十一、孙子受命练女兵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十一、孙子受命练女兵

十一、孙子受命练女兵

[更新时间]2008-04-03 10:48:58 [字数]2914

   十一、孙子受命练女兵
  
   孙子练兵前的这段“小过门”,史载甚为简略,以至专家们甚至认为是传说,或是太史公的艺术加工。但上世纪七十年代出土的汉简记载的稍详细:
  
   “吴王阖闾对孙子说:‘不谷(君主自称)喜欢弄兵,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吴王阖闾又说:‘啊,我喜欢弄兵,是因为觉得军事是种好玩的游戏,正好合我的爱好。’
  
   孙子:‘军事就是利益,不是爱好;军事就是害处,并非儿戏。大王用爱好与游戏问臣,外臣不敢回答。’
  
   阖闾:‘我孤陋寡闻,不明大道,不敢去争利害,因此才用爱好与游戏请教先生。’
  
   孙子:‘要是大王愿意,用高贵的人可以,低贱的人可以,妇人也可以。在右边试练男子,左边试练女子……’
  
   阖闾:‘我愿用妇女试练。’
  
   孙子:‘人们大都不忍心让妇女盾戈弄戈,我请求用低贱的人代替,免得大王后悔。’
  
   阖闾‘我死都不怕,有什么后悔的呢?’
  
   孙子:‘那么就请大王宫中美女三百’
  
   在吴国左后边的玺囿中演练,编为二阵……孙子说:‘阵没有练成,不值得观看。待练成之时,(大王再来观看,如果不合意),我甘愿受罚。’”(省略号为字迹不清处)
  
   由此看,此事的确发生过,而且孙子在接受任务前就清楚之后会带来什么,并且替自己预留了违抗王命的退路,至于后来斩杀吴王的爱姬?看来也早有思想准备,这两位美人从披上甲胄那刻起,就死定了!
  
   不是孙子残忍,训练时杀的人远比战场上送命的人少,就是现代也是如此,演习场一样制裁不服从军令的人。
  
   而且,谁知道是不是孙子有意拿吴王爱姬开刀呢?最起码能变相告诫吴王:声色轻于国,军令大如天,现在不是游戏娱乐的时候。
  
   还是按照出土汉简翻译大意:
  
   阖闾允许之后,孙子便让自己的车夫充当司马,让自己的护车手充当舆司空,告诉二人执行军令的事项,然后召集了宫女们,向她们首先颁布了军令――违令则砍头!
  
   (估计此时宫女们像吴王认为的那样,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尤其是那两位爱姬,更不会当回事,当时吴国能处分她们的,舍吴王其谁?至于名不见经传的孙武,一个军中匹夫罢了!)
  
   接着:孙子召集宫女们列阵,提问:“知道你们的右手吗?”
  
   宫女们回答不大整齐:“知道。”
  
   “知道左手吗?”
  
   “知道。”
  
   “知道前心吗?”
  
   “知道。”
  
   “知道后背吗?”
  
   “知道。”
  
   “我说向右,你们就转右手的方向;我说向左,你们就转向左手的方向;我说向前,你们就转向前心的方向;我说向后,你们就转向后背的方向。……谁不听话就要受到惩罚。七周后就放下,听到鼓声就前进,听到锣声要坐下,……”
  
   三告五申之后,孙子击鼓命令阵列向前,宫女们乱笑作一团,有的没有听到锣声就坐了下来。
  
   孙子又三告五申一番,再次击鼓命令向前,宫女们还是乱笑作一团。
  
   三告五申已经三次了,宫女仍然不能按令操练。
  
   孙子于是找来司马和舆司空二人说道:“军法规定:‘不发号施令,是国君和将领的过错;已经发布命令,已经申明军纪,做不到是卒长的过错。’军法还定:‘奖赏善行从低贱的人开始,惩罚恶行从高贵的人开始。
  
   据吴越春秋载(原文):孙子亲自操枹击鼓,三令五申之后,宫女嬉笑如故。孙子顾视,诸女连笑不止。孙子陡然大怒,两目忽张,声如骇虎,发上冲冠,项旁绝缨!
  
   顾谓执法:“取砧板铁斧来!”
  
   “三令五申,卒不却行,士之过也。军法如何?”
  
   执法暴喝:“斩!”
  
   孙武喝令剁掉队长二人――吴王宠姬的脑袋。
  
   得!吴王的两位爱姬当即就给上了绳,被拖上高台,立时便要大斧剁美头!
  
   吴越春秋载:(大意)阖闾闻听爱姬就要香消玉殒,直吓得三魂丢了两魂,急忙不惜王公身份,先是派人传令:“寡人已领教将军用兵的厉害了,不过寡人没了此二姬食不甘味,夜不能眠,千万不要开刀啊!。”
  
   可是没用,眼看孙武令旗就要挥动,美人婉转莺啼,身首就要分离,吴王只得屈尊来到军中,向孙子孙子般求告:“寡人请先生开恩。”――汉简原句。
  
   孙子断然拒绝:“君命有所不受!臣既已受命为将,将法在军,君虽有令,臣不受之。”―――美人终于没能逃过这掉头大劫!
  
   继续排列队伍,演练战法。现在鼓声响起,美人们左右进退,无不规矩,沙扬不敢瞬目,肃然不敢相顾,二队宫女进退有序,纪律井然。
  
   汉简载:孙子下令排成圆阵,那圆阵就立时排列得像圆规画出一般;下令排成方阵,方得就像用矩尺画出的一样。――春秋时期,战争行为已经进化到以车战为主,但辅以大量的步兵,进退按照一定的阵式,以相互协作,便于指挥。进攻时一般列成方阵,防守时集为圆阵,各种兵器弓弩已经能配合作战。
  
   大练兵初见成效,孙武禀告吴王:“新兵训练已整齐,愿大王前去阅兵,保证随你所用,就是使其赴汤蹈火也不是什么难事了,这样的部队才能打天下呀!”
  
   吴王此刻正在难受心酸,怎能有阅兵的兴致?冷言发话:“寡人知道将军善于用兵了,虽然可以霸天下,但寡人现在没那个兴趣,有了精兵也无处使用啊!将军解散部队回家休息吧,寡人不愿观看了。”
  
   孙武见吴王这种态度,大出意外,于是据理告诫:“令行禁止,赏罚分明,乃是兵家常法,为将治军之要;阵列之中,对士卒岂能失去威严?只有今天这样,士卒才会听从号令,战则能胜。”
  
   吴王无语,神情尴尬,面色如冰。
  
   孙武练女兵看来讨了个没趣,回家不由说与伍子胥:“吴王口欲强军,看来只是说空话呀。”
  
   据汉简载:阖闾连续六天都感到心里难受,不愿见任何臣下。
  
   还是伍子胥沉不住气了,进宫上谏:“我知道,用兵乃大凶之事,从没有空试的。所以带兵的人若诛罚不力,便是不懂用兵之道。今天大王虔心思士,欲兴兵诛暴楚,霸天下而威诸侯,若没有孙武这样的将军,谁能够涉淮逾泗,长途千里,出兵必胜?”
  
   这种道理吴王不是不明白,只是一时转不过弯来,经过六天的思索,情绪也稳定了许多,现在就是在等待有人给个梯子下台阶,所以立时化悲痛为喜悦,传令鸣鼓召集全军,宣布即日伐楚!
  
   最重要的是,孙武被明令拜为将军,主持攻楚战事。
  
   不过看来,孙武初显身手,虽然给吴王留下了绝对难忘的印象,阐明了自己治军严明的基本道理,但也给自己伏下了大大隐患,那吴王也从中接受了教训:从此再也没敢让孙武单独率领过部队。
  
   大家记住: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没有君主会喜欢这个,虽然理论上不得不承认有道理,实践中还是行不通的。
  
   这对孙武来说,无疑是一开头就给自己设置了一个难以逾越的绊子,孙武欲借吴国这方平台统一中国的理想,从一开始就成了仅是幻想。
  
   (请看下篇:十二、春秋战争面面观)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110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