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十四、战事间隙话强楚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十四、战事间隙话强楚

十四、战事间隙话强楚

[更新时间]2008-04-10 06:50:35 [字数]2792

十四、战事间隙话强楚

对楚作战,于孙武来说是将理论付诸于实践――其实孙武从战略上着眼的并不是楚国,而是眼前看来对吴国并无大害的越国,至于为何青年孙武如同有预见般念念不忘与吴国定有盟约的越国?估计是根据地理、民情、及吴国将来对中原用兵身后必成空挡而警觉的。

所以才在他呈吴王的兵书中一再提及与越国作战如何如何,就像是提醒吴王:用兵绝对不能忽视背后的越国,越国,才是关乎吴国生存的隐患!

对楚作战,于伍子胥伍员来说,目的极为单一:复仇!父兄被戮。妻子自尽,家国一场空,世上还能有大于这般的仇恨?所以,对楚作战,伍员肯定是不遗余力,灭之而后快!但也要注意吴王的态度,莫要造成自己唯报仇是图的印象。

对楚作战,于阖闾来说,就如今天前往拳打少林寺,一旦得手,即武功威天下,这是向霸主前进的最近旅途,当事半功倍,比欺负一些不出名的小国,引起诸侯义愤,要划算多了。

问题的实质其实就是两个字:兼并。

反过来,对外战事也或许是反兼并,但春秋时期,各国相互兼并是大事势所趋,你不去兼并别家,别家就会兼并到你门上来,到时还是免不掉刀兵相见,战争,就是这个时期的主旋律。

孙武就是看透了这点,竭尽心智欲干上演奏这主旋律的乐团指挥,哪怕仅是理论上的。

弱肉强食是天理,大国吞灭小国是世情,通过连绵不断的兼并战争,达到个人理想,才是弄潮儿。孙武、伍员、阖闾,都是当时时代的弄潮儿。

其时,各国内部的卿、大夫之间也在你争我夺,互相兼并领地,攻伐的战争不时爆发。因此,春秋时的许多思想家都对这种兼并战争发表自己的意见和主张。

孙武坦荡,对待兼并战争,他的态度见诸于文字的就是:首先必须持谨慎态度,应当坚持如下的原则:“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火攻篇》)。这就是说,不见利之所在,决不出动军队;不能预见得胜,就决不用兵;不到危急关头,决不进行战争。――有些商人的意味吧?难怪今天世界各国商家,竟然把《孙子兵法》视为宝典秘笈,钻研演化出诸多商战“兵法”。

他告诫的不仅于吴王阖闾,也包括各国的君主、将帅:“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明君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在处理兼并战争的问题时,千万不可感情用事,一定要权衡它的利弊得失,三思而后行。

对楚的“持久战”就是孙武经过三思而确定的方略,吴王听了,大受其益;楚国是“持久战”的受害者,对此大感头疼!那位要问了:为何楚国不出兵伐吴,从根子上拔出这一身边大患?

这就是楚国国内国际内外两方面的原因了:一是国内的政治气候不允许,部队都掌握在几位权重的大夫手中,不直接伤及到他们自身的危机,谁肯出死力为他人――甚至是政敌火中取栗?

关键是楚国的北方还有一大强敌――晋国。

看一下地图,吴国在今天的江苏南部;楚国在今天的苏北、安徽、及湖北一部;晋国在今天的山西及河南北部,楚晋两国相隔魏、郑两个二流国家及陈、蔡、叶、申等小国,关键是中间还有个东周王室,两国在控制王室这一称霸的根本大事上互不相让,各自出尽了明招暗点儿,以至兵戎相见。

晋国的战略举措:联络楚国东北的吴国,结成抗楚统一阵线,使楚国前后受敌,弱其声势。

但是,公元前584年的吴国,地处偏远,向来不入中原几个大国之法眼,那时的吴国连支像样的军队也没有,自己更不会制造任何兵器,武器依赖进口,在任何时代都是要受制于人的,所以吴国空挂了块大周姬氏后裔的金字招牌,一切对外政策都要看超级大国的眼色行事。

楚、晋两个超级大国交恶,力量相仿,出点矛盾是正常现象,尤其是在争夺老大的位子,力量仿佛的才能成为对手,所以两国基本上就是针尖对麦芒的关系。

晋国便派使者来到吴国,充当了吴国的军事顾问,专门教授吴国打仗的方法及如何制造锋利的兵器,从那才逐渐开始了与中原诸国的交流,渐渐成了气候。

可是新兴的吴国所面对的实在是个庞然大物,强横的楚国是个最先崛起的超级强国,几乎整个春秋时期,唯有它是敢于挑明与周天子叫板的老大;即使经过了灭国战乱,到了战国时期,楚国也是仅次于强秦的老二。

就是在强秦灭六国时,楚国也是让秦国受创最重的国家,干掉了秦国的二十多万兵马,甚至在自己灭亡以后,楚国的阴影仍笼罩在统一了天下的大秦身上,事实也是被楚国的后起之秀项羽将秦毁灭,这是个可怕程度胜于北极熊的熊姓国家。

尤其是这楚国国君的根底,那是据说比周天子还要显赫:太史公的《楚世家》记载:楚国国君是黄帝之子昌意之后――(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楚人的祖先之一重黎曾为帝喾的火正,因有功,被命为祝融(就是今天所传说的火神)

这种身份的确够牛!吴国先祖虽是正宗姬姓,但也只不过是周王室的一个外封王子罢了,楚国的老祖宗可是华夏之祖嫡系!

但楚国国君却并不吃老本,甚至不屑这显赫身世,春秋时期除了周王室,诸侯国的国君都是什么伯、什么公之类的,例如齐桓公啊、宋襄公啊、晋文公啊......而同时期的楚国国君却以王自称!

这王可是周天子的独家称号,楚国也就是一个诸侯国,也是受过周室封的,怎么敢自封为王?

听听楚国国君的口气:熊渠曰:‘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謚。’――大有“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横劲!

周夷王时,周王室已见衰微,楚国国君熊渠借口自己为蛮夷,不用中国之号谥,便封称自己的儿子为王――(熊渠生子三年。当周夷王之时,王室微,诸侯或不朝,相伐。熊渠甚得江汉闲民和,乃兴兵伐庸、杨虿,至于鄂。熊渠曰:‘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謚。’乃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皆在江上楚蛮之地)

进入春秋时期,周王室虽然已经形同虚设,但各诸侯国的头头还是依然称,并不敢僭越形式上的周礼,而熊通却不理睬周王的反对,干脆自称武王,即楚武王,与你的老祖宗武王同号!有什么招数你就亮出来吧,哥们儿接着!

以致之后的圣贤孔子修书《春秋》,不容忍这种离经叛道的行为,在自己的撰作中将楚王皆贬称为“子”。

这等不安份?众诸侯国还不找到了讨伐它的理由?不尊周天子,诸侯国们满可以联盟去讨伐它,尤其当时楚国经济已经十分发达,地大物博,如果灭了楚,谁参股谁的获利一定可观!

还就是怪了,一直没发什么大的讨伐战事,这也可以间接证明诸侯们对楚国的畏惧,没有一个诸侯国敢当出头鸟,大概是估计楚国的力量太强大了,即使联盟也不一定干得过它,那就干脆不打。

由此可见楚国实力之强已冠华夏,大逆不道,不尊王室,丢弃周礼,却也得不到惩罚,反而有一些中小国家去依附它,这是另另类类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实实在在的“拳头硬的是老大”。

到了楚平王在位时,经过他自己的折腾,楚国国力、兵力都有所削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其实力仍不容小视,较起真来,也是当时的吴国难以惹得起的。

(请看下篇:十五、强楚也有难过时)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681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