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十五、强楚也有难过时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十五、强楚也有难过时

十五、强楚也有难过时

[更新时间]2008-04-10 06:53:34 [字数]2307

十五、强楚也有难过时

楚国的有关简史讲完了,趁空讲点史书中的矛盾之处:

司马迁在《史记•吴世家》中记载:此年“(阖庐)杀吴亡将二公子”;但《吴越春秋》记载两公子逃脱奔楚,论说《吴越春秋》非正史,应该信太史公的。

可是《左传》中也有与《吴越春秋》一致的记载,这就另当别论了,看来《吴越春秋》是根据《左传》所撰写,本文也就采信《左传》说法:吴掩余、烛庸二公子奔楚后,被封于养(今河南沈丘县东南)。

阖闾的心腹大患被彻底铲除,是在阖闾四年至七年(前511508年)间,阖闾终于攻克养城,捕杀了两位叔兄弟。

再插一句:我国现代著名语言学家杨伯峻先生在其著作《列子集解》注中认为:“《吴世家》、《楚世家》、《伍子胥传》及《吴越春秋)并谓‘取六与潜’或‘拔六与潜’,然子胥谋在弱楚,不在取地,故说‘取’或‘拔’者不可信。”

――对这点,老孙不甚理解:不“取”或“拔”楚地,如何能弱楚?春秋时,兵多在于地广,掠取楚地,岂不是有效的弱楚?

且说楚国内部:楚国群臣现在已经清楚:吴国现在用孙子、伍子胥、伯嚭为将,不间断的蚕食骚扰楚国。可这三位吴国主要将领,两位是楚国的忠臣之后,另一个姓孙的还是伍子胥引见给吴王的,这不是楚国自己给自己制造的敌人么?于是舆论大哗,群臣皆怨!

矛头直指这种情形的制造者――罪魁祸首费无忌!谗杀伍奢、伯州犁都是这位的杰作,现在造成吴军不断侵境,不绝于寇,实在是连累了楚国群臣,楚国百姓,乃至现任国君楚昭王!

其实费无极也不是个简单人物,诺大一个强盛的楚国,被这位老兄折腾的乌烟瘴气,这也是需要绝大本事的。事实上历代制造浩劫的罪魁都是本事绝大,法力无边,甚至有着翻江倒海卷巨澜的功夫。

对于保住自己的将来,费无忌早就有所准备,赶走太子就是釜底抽薪之妙计,而且具体实施顺利,没出多大的意外,他所期盼的新王子轸顺利诞生,就是现在的楚昭王。

据史载,当时秦国的美公主孟赢生下了轸好长一段日子,方从宫人口中了解了自己由太子妃眨眼变成王妃的一幕,不禁伤心啼哭,心疼的楚平王也知理亏,当即封熊轸为太子,以示安慰。

但总归这事有些迷离:几千里来楚完婚,怎会不知道自己嫁给的是太子?床第间怎会分不出老爸与儿子?莫非是由于淑女实在?处女易骗?或是楚平王年纪虽大,貌相帅哥?

将楚平王当作太子,相处许久,方才明白自己由妻子变成了小妈?这事怎么也说不过去,看来还是公主聪明,诈痴为儿子争取太子之位,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太子建已经毙命郑国,那顶王冠不会飞到别人头上。

但是,太子轸在老老爸归天后还就是差点让王冠给飞走了,群臣、大夫们对太子建还是旧情未忘,支持熊轸继位的并不多。当初熊轸被立为太子,官员们也是口服心不服的,到了准备继位时,熊轸本人年方八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娃娃。

尤其当时楚国的主要军权掌握在楚国的将军子常(囊瓦)手中,这囊瓦就首先提出:“这太子轸年龄也太小了,况且其亲妈本来就该是原太子建的媳妇,伦理不雅,还是由令尹子西接位吧。”

令尹是楚国的一个极重要官职,《左传》中将令尹与司马(楚国执掌军政的长官,分左右)称为为楚之二卿士王之四体﹐相当于后来的丞相,而令尹的地位还要比司马还要高一些,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恰恰干着令尹活路的子西本人的名声极好,又是平王的胞弟身份,在风行兄终弟继的春秋时代,太子的继位并非畅途。

年幼的熊轸根本无法与掌握政事的子西斗,子西即使自立为国君,估计名声也不会受任何损害,只要他愿意,则完全可以成为楚王。

幸亏子西大有吴国的季札风范,坚辞不就,据理反驳:“国有常法,更立则乱,言之则致诛。”――国家有固定的法则,改立其它人国家就要动乱,谈论这件事也要招来杀身之祸!

这样熊轸才得以顺利接班。

费无忌觉得自己拥立有功,大概功名性命保住没问题了吧?谁知还是不行,此人犯了众怒,已经死定了!

左司马沈尹戌为了稳定朝局,说服将军囊瓦:“当初太傅伍奢,左尹伯州犁,国人不知道他们犯了何罪。认为是你与先王共谋诛杀忠良,至今流谤于国,其言不绝,实在令人担心啊!

自古仁者也不惜杀人以息谤言,你为什么不这么做呢?当初是你杀人引起了诽谤,现在杀人止谤不是应该的吗?

祸根乃是费无忌:无辜杀三贤士,并且结怨于吴国,内伤忠臣之心,外为邻国所笑;导致郤伍之家,出奔于吴,才造成了吴国有伍员、伯嚭,秉威锐志,结雠于楚国。

如今边彊敌国之兵,日骇楚国,一旦有事,你先大难临头,智者除谗臣以自安,愚者受佞弊以自亡。这不光是你个人受谗言,是国家到了危难的时刻!”

囊瓦如同大梦初醒,决心丢卒保车,立即承认糊涂:“是曩瓦之罪,坚决干掉这该死的家伙!”

当年九月,囊瓦与楚昭王狠心宰了费无忌,并灭其全族,楚国朝野舆论开始逐渐转为和谐。

楚国后方的暂时安定,却不能缓解对吴前线的战局劣势,这主要是由于吴国据《孙子兵法》指导,灵活机动的缘故。次年,吴军攻伐到夷(即安置徐国国君所在),并向潜(今安徽霍山县东北)、六(今安徽六安县北)进逼。

楚国主力由沈尹戌率领,长途奔救,谁知大军刚到,吴军便回,楚军千里劳师,却扑了个空空如也。

没办法,本来就没有出境作战的打算,大军又不能长期滞留耗粮,只有班师回都。但部队还没有休息,就接到了吴军开始围攻楚城弦(今河南息县南)的警报,还是没办法,左司马戍、右司马稽只得指挥楚军返回前线救弦;大军走到豫章(今河南商城至安徽六安一带),军报传来:吴军已经不见了,弄得楚国大军滞留豫章,进退两难。

这便是吴国王阖闾初用孙武、伍员之谋,“持久战”取得了令楚国头疼至极的最佳效果。

(请看下篇:十六、兵法未载持久战)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681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