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十六、兵法未载持久战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十六、兵法未载持久战

十六、兵法未载持久战

[更新时间]2008-04-10 06:54:43 [字数]3154

十六、兵法未载持久战

有不少专家断言:孙子时代还没有持久战的军事理论出现,根据《孙子兵法》判断,孙子崇尚的是速战速决,坚决避免旷乎日久的战事,尤其是拖拖拉拉之长时间的防守战。

但从吴楚两国在阖闾夺权成功后的最初战事来看,吴国偏偏坚持的还就是持久作战,所使用兵法,几乎不见孙子本人兵法所载,为何孙子不把他这段经实践证实成功了的理论载入兵书呢?

这就要从吴楚之间实际发生的战事来分析了:吴国当时国力、兵力都不占上风,但由于历史原因及现实需要,还必须与楚国为敌,否则便不可能打开通往中原的通道,不愿意偏据一隅的阖闾才下了与强楚开战的决心,把它作为基本国策付诸于实。

这里,阖闾聪明的利用了楚国叛臣伍员、伯噽的家仇,又明智的不计孙武斩杀自己爱姬的僭越,基本上还算从谏如流的实施了孙武提出的“佚而劳之”战略原则,并且由伍员住持进行了实施,结果大获成功,有效的削弱了楚国的军事力量。

这时的阖闾实际上是坚持了孙子在首篇提出的军事原则,“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结果是以极微的代价取得了极大的战果。

孙子在其《兵法》提出应该避免的现象,是指出境作战时的久战不下,耗尽国力,疲惫士气,现在以国内为出击基地,战事表面上看是够长的,但具体到每次出击,却又是速战速决的军事行动。

此时,对敌人楚国的感觉来说,是地道的持久战,但对吴国自己来说,算不上持久战,而是将战争的主动权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每战进退自如,方向飘忽不定,战争的目的已经不是急于求战果,而是疲劳楚军主力,实际上是在给将来的决战作准备。

所以,孙子住持的对楚战事,此时并没有违背自己提出来的战略原则,而是灵活机动的将理论从书面付诸到了实践。

大家最感兴趣的大概就是在战事中巧施妙计了,孙子在他的“计”“谋”两篇文中,近乎详尽的阐述了我们理解的“计谋”,第三篇“谋攻”中,竟然提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要求:战则必胜!而且必须是“全胜”!

这是多少将帅梦寐以求的境界啊,简直是可望不可求的目标,但孙子却在本篇给出了全胜的“药方”。

并且,孙子自己把这个目标制订的相当苛刻:不光要从军事上战胜对手,还要从政治上降服敌人,最可贵的是要付出最小的代价,甚至不用付出代价!这就是孙子推崇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孙子解释:用兵的法则,不诛杀、少诛杀,就使敌国屈服是上策;经战诛杀太甚,去击破敌国就次了一等;能不动刀兵就使敌军屈服是上策,用武力击破敌军就次一等了。

两国交战,哪怕是百战百胜,假如伤杀太多,也不算最好的结果,不战而使敌人屈服,才算是最好的战略。

所以孙子提出:用兵上策是破坏敌人的计谋,其次是瓦解敌人的盟国,再次是使用武力进攻敌人,最下策是攻人之城――攻城是不得已而采取的最终手段。

形势所迫,实在需要攻城,就要集中十倍于敌的绝对优势的兵力,四面包围,迫敌屈服――这其实还是在争取不战而下城郭。

五倍于敌,就可以进攻敌军;倍于敌,就要设法割裂敌军;与敌军兵力相当,也要设法战胜敌军;弱于敌军时,要能够摆脱敌军;各方面条件均不如敌,必须设法避免与之交战。――这就是百战百胜、最起码立于不败之地的诀窍。

由此看,孙子用兵,坚决避免冒险求胜。

孙子给全军主帅提出要求:使敌军屈服而不用进行交战,夺取敌人的城邑而不靠硬攻,灭亡敌人的国家而不需久战,务求以全胜的谋略争取天下。

这就是谋攻的法则。

孙子给将帅定位:将帅是国君的助手,辅助之谋周密,国家就会强盛,所谋不周,国家就会衰弱。

难得的是,孙子还给国君提出了警告,国君危害军队的大致有三种现象:束缚军队,不明战势指挥进退;干涉部队内务,进而干涉部队行政,从而导致官兵不知该服从谁的;不精通用兵权谋,却干涉将军指挥,将士就会产生疑虑。

这是在扰乱自己的军队而导致敌人的胜利。

所以孙子强调了用兵的五大原则:一、清楚哪种情况下可与敌开战,哪种情况下不能开战,胜;二、能根据兵力多少而采取不同战法的,胜;三、上下齐心的,胜;四、有准备对待没有准备的,胜;五、将帅能力强而国君不加牵制的,胜。

这就是胜利的途径。

最后孙子总结:能洞察敌人虚实,又了解自己之强弱点,百战都不会失败;不了解敌人只了解自己,胜负机率大致各半;两眼皆墨,那就唯有一个结局:每战必败。

本篇的“谋”,是指关乎全局的谋略的谋字,一句话:开战要做到对敌对己都心中有数,否则就不能拍板开战。

其实这种告诫对我们今人处理各种问题依旧有效,经营对手当然可以视作“敌人”,中国的俗语就有“同行是冤家”之说,至于我们经常遭遇到的行业内暗自签订攻守同盟,垄断价格,牟取暴利之现象,那也不奇怪,啥时候都有先前的对手暂时结盟的事情,这时他们的“敌人”无疑是消费弱者。

再说,一般这种现象都有躲在暗处的强势后台,在等着背地分红,经济上的行业垄断一般都有政治上的垄断作为前提,《孙子兵法》对此无可奈何。

实际上,得以垄断的那些巨头也是孙子兵法的实践者,他们早就清楚了面对的弱势群体有什么能耐,小泥鳅里还能翻出大浪来?

职场之中,孙子的此文对任何人都是普遍真理,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虽然说不上是什么“敌人”,但对相关利益人洞察了解总不是坏事;最起码需要了解自己,你可别以为了解自己容易,最难的就是这点!

孙子给吴国的决策人说了不少,毕竟是吴王阖闾是老板,实际上这种给君主的警告毕竟是纸上谈兵,决定对谁开战、何时开战,是孙武一个具体带兵作战的将军之权限所达不到的,阖闾经过两年的对楚骚扰作战,决心转过头来,向南方的越国开战了。

这是一个绝对的错误,虽然吴王了解自己,尤其是部队经过孙武的训练,战力渐渐强悍,战场指挥能力更不用说,有伍员、孙武、伯噽三员大将,击败越国不在话下,但是对即将开战的越国,阖闾并不十分了解,尤其是越人的心理状态,阖闾从一开始就估计失误了。

假如按照孙子“谋攻”中预测,对越作战大概有个五五胜负,事实上也是暂时获胜了。但从战略角度看,阖闾使吴国陷入了绝对不利的境地,在背后惹上了一个大大的隐患,自己反倒成了必须两线照应的头尾受敌战略态势,以至日后终于吃了大亏。

阖闾五年(公元前510年),吴王集结兵力,开始转兵南下,杀向了越国的檇李,讨伐的理由有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意味:谁让你不出兵跟我一块攻打楚国呢?

附:《孙子兵法》谋攻第三

孙子曰: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修橹轒輼,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堙,又三月而后已。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卒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

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

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

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

故君之所以患于军者三: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不知军之不可以退而谓之退,是谓縻军;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则军士惑矣;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士疑矣。三军既惑且疑,则诸侯之难至矣。是谓乱军引胜。

故知胜有五: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识众寡之用者胜,上下同欲者胜,以虞待不虞者胜,将能而君不御者胜。此五者,知胜之道也。

故曰:知己知彼,百战不贻;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

 (请看下篇:十七、阖闾背后造敌人)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681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