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十七、阖闾背后造敌人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十七、阖闾背后造敌人

十七、阖闾背后造敌人

[更新时间]2008-04-10 06:55:47 [字数]2415

十七、阖闾背后造敌人

春秋时的越国大致在今天的浙江一带,其国君允常,据说乃是上古大禹的六世孙帝少康的庶子苗裔人无余嫡系子孙,建都会稽(今浙江绍兴)。

到了越王允常(有些史书记载作元常)这一辈,越国已经渐成气候,国力、军力隐隐能与北部邻国吴国抗衡,但总归还是弱于吴国,所以一直有点受吴国欺负的味道。

吴国自寿梦继位后,国势渐盛;越国面对强邻,不得已与之签订了所谓“盟约”,但在吴国看来,几乎是把越国视作自己的属国,条件当然是不平等的,每年越国都要上进贡礼。自古弱国无外交,越国只得忍辱求安。

但不甘就此沦落的越国也是处于发展阶段,已经渐渐成为一支能与吴国相抗衡的力量,并且由于诸多历史原因,与所谓“盟国”吴国关系一直紧张,所以吴王阖闾一直把南方的越国视作背后大患。这次转调兵力南向越国,就是为了一举解决背后的安全问题。

与越、楚两国开战,是阖闾的既定方针,但在先后顺序上却一直犹豫不决,之前的用兵,显然是先楚后越,但现在突然改变了国策,成了先越后楚,这显然昭示了吴王的急不可耐,称霸心切。

对这种国策的突变,身居高位的伍员与执兵的孙武表面都没有什么分歧,史书也没有记载这方面的信息,但假如深入分析,就会发现两人观点必然不同。

从孙子所著,能明显看出孙子对越国的担忧,纸上谈兵挥师所向,无不都是越国;伍员就不同了,栖身吴国的目的就是为了向楚国复仇,现在吴王把兵力转向,肯定不会乐意。

不过,两人看来都没有说些什么,估计是唯吴王之命是从了,否则,怎么着史书中也要记上一笔。

此时就要分析一下:解决背后隐患没有什么不该,但采取的措施可就有两说了,此时的吴国满可以通过和平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为什么非要以刀兵相见呢?孙子不也是说过吗:“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显然,此时吴国并没有灭掉越国的实力与条件――北方还有强楚虎视,那为什么非要将原来的潜在矛盾再加以强化呢?并且,战火一起,仇恨公开,这对将来的对楚战事伏下大患是肯定的,精明的阖闾怎么突然变糊涂了?

从非正式史书中提供给我们的信息是:此时的阖闾还就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大概是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国际形势不是小好,国内外形势越来越好的强劲东风把阖闾给吹晕乎了,使阖闾开始在生活上堕落,政治上腐败,军事上开始冒险。

吴越春秋载:吴王阖闾有个宝贝女儿,名叫滕玉,这王门之女脾气出奇得大,有次在吴王与群臣商议伐楚时,工作累了,回到后宫与夫人、女儿一起蒸鱼休息,美味蒸好后,吴王急于出宫干公事,就先把蒸好的鱼品尝了一半,万不该把剩下的一半顺手递给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下引起了大乱子!

滕玉没认为是父王在关心、宠爱自己,反倒勃然大怒:“怎么?你先动嘴了?把剩饭给我,岂不是对我最大的侮辱?算了,本小姐不活了!”

拼命也要争回这个面子!有道是:女可杀不可辱也!竟然说话算数,进行了自杀恐吓的伟大行动,结果竟然真的自杀成功了!

这出乎意外的噩耗震惊了阖闾,痛坏了吴王,人死不能复生,后悔自己贪吃也迟了。只得倾财力厚葬爱女,修墓于都城西方阊门,凿池积土造公园,开山取石雕棺木,不惜逾礼黄杨题凑,棺中陪葬金鼎玉杯,银樽珠襦之宝送给女儿,驯鹤舞蹈于市诱民随观看,这是为什么?

原来这阖闾极为残忍,白鹤边舞边入墓门,看热闹的男女百姓也一起跟着进入了大墓,阖闾竟突然后发动墓门机关,全给关在了墓里!

书中载:阖闾“杀生以送死,国人非之。”(原文)

此事正史未载,相反还记载了阖闾此阶段:“吃饭不求二味,坐席只要单层,居室不筑高坛,器物不雕花纹,宫室不造楼台,舟车不加装饰,衣服只取粗厚,财用绝不浪费。”(《左传·哀公元年》)

但同时也记载了阖闾仅从王宫即能出动三百美女来供孙武训练成女兵,这与“勤俭”似乎不打大沾边,颇有矛盾之处。

真实的阖闾已经不大容易考证了,反正阖闾于夺位五年年初,以越国不跟从讨伐楚国为由,开始了伐楚战争。

越王允常闻报惊而痛心,修书责备阖闾:“吴国背信弃义,撕毁前日之盟越,举兵向给你纳贡的国家,岂不是灭绝至交亲朋?”

阖闾哪还理睬这些?依旧催兵疾行,包围了越国的边城檇李。

面对不讲理的强邻,越王也无可奈何,光棍不吃眼前亏,硬打的结局可能更糟糕,只得忍痛放弃了檇李,退守会籍。

吴王顺利攻占了越军弃守的檇李,认为越人如此不堪一击,背后的威胁看来高估了,还是转兵向楚吧。这样,阖闾一年之内,两变国策,把部队主力南北调动,战略上已经失势。

但是,战略选择的出错并没有立即显出危害,经过孙武精心训练的吴军战场实力还是弥补――或者说是掩盖了一切弊端,此时的吴军其强悍实际上已经称冠天下,只要阖闾不再犯大的错误,称霸天下还是个可以实现的目标。

这或许是老天在照顾吴国,竟然把两个旷古兵家赐给了吴国,指挥作战方面,那伍子胥也不弱于孙武多少,在实践“兵不厌诈”的智谋方面,伍员也是把高手。

去岁征伐楚国之时,伍员就成功的实施了一次信息战。

孙武为主将讨伐楚国的属国潜(今安徽霍山县东北)、六(今安徽六安县北)两邑,同去的也有伍子胥、与伯噽。伍子胥便派出间谍,在楚国到处散布流言:“楚国假如用子期为将,伍子胥准备逮住了子期就宰掉报仇;要是派子常(囊瓦)为帅,那就惹不起躲着,退兵就是了。”

其实,伍员本就是楚国人,对楚国带兵将领的本事当然早就一清二楚,对囊瓦之昏庸是早就心中有数的,这是有意诱导楚国派出囊瓦为将,结果楚国还就是被忽悠了,当真免掉了子期的职务,换上了令伍员“惧怕”的囊瓦。

其结果大遂吴国心意,吴军顺利调动楚军东奔西扑,自己却乘虚进军潜、六,一举拔掉了两邑。

此次再次出兵楚境,已经到了阖闾七年(前508年),吴军这次耍了个更大的花招,出动的目的变成了两个:诱使楚军主力出动,继续实施疲劳楚军的方略;继而要策反一批依附于楚国的小国,继续蚕食楚国地盘――发一箭欲射中两只兔子。

(请看下篇:十八、孙子兵法初见功)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681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