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十八、孙子兵法初见功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十八、孙子兵法初见功

十八、孙子兵法初见功

[更新时间]2008-04-10 06:56:52 [字数]2639

十八、孙子兵法初见功

吴国刻意与楚国为敌,当然是由于自己国家地理位置的需要,在春秋时代,中国的东南沿海还是被中原几个大国视为偏僻一隅的荒蛮之地,吴国想发展,必须要打开自己到中原的通道,最强大的拦路虎即是西北方向的楚国,吴国招惹强邻,也是不得已为之。

这时的楚国对吴国的态度如何呢?说来难以置信,竟然视吴国为代表周朝的“亚正统”,并没有将吴国视为大患强敌。

《左传.昭公三十年(前512年)》中记载了楚国一位较为贤明的大臣子西的话:“吴,周之胄裔也,而弃在海滨,不与姬通。今而始大,比于诸华,光(阖闾)又甚文,将自同于先王。不知无将以为虐使翦丧吴国而封大异姓乎?其抑亦将率以祚吴乎?”

――“吴国是周王朝的后裔,一直偏居东海之滨,与中原同属姬姓的诸侯国从无交往。今天才开始壮大,与中原诸侯国开始比肩,新近得国的公子光(阖闾)又很有才干,看来将会自比于大周文武二王。不知是上苍派他来扰乱吴国,以便把吴国土地分封给异姓人呢?还是派他来带给吴国福祉,壮大吴国呢?”

这是因为,吴国开国鼻祖是周文王的伯父——吴太伯,按嫡长制继承理论,理应成为周君继承人,但这位吴太伯看来也是位商朝“活雷锋”,根据父亲欲将君位传于周文王的意愿,自动放弃了继承权,与弟弟仲雍(周文王的另一伯父)一起逃入荆蛮之地。

看来吴君后裔的谦让美德是有血缘传递的,肯定是那点基因在起作用,季札让王位不是偶然。

吴太伯的避位为周朝的灭商开国创造了有利条件,所以周武王建立大周王朝后,怀着报恩的心理开始寻找太伯的后代。可是此时到达荆蛮之地后的吴太伯,自号勾吴,建立了吴国却无后,将君位传给了弟弟仲雍――吴国的兄终弟继也是有悠久传统的。

周文王找到了仲雍的后代周章,正式封为吴君,爵位列为伯爵之首,所以楚国的子西认为吴君为大周“亚正统”是有道理的,甚至也是当时大多数人们的看法。

所以,在阖闾的爷爷寿梦自行称王时,中原各诸侯国的反应远没有楚武王称王时那样反应强烈,大都基本上采取的默认态度。

所以,吴国与楚国为敌,中原诸国基本上是采取的观望姿态,或许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心理――两国实力对比,吴国无疑弱势,人们大都有这种习惯:同情弱者,妒忌强者,更何况是自己从心里怀恨又不肯招惹的强楚?

吴王阖闾就是吃的祖宗的这点老本,政治上占据了世人口头尊周的先机,也同时给自己打了“强心剂”,甚至孙武投吴也是有这方面的因素。

这次阖闾伐楚没有按照以往的几次骚扰战术,而是采用孙子的“伐交”的谋略,首先是侧重于剪断楚国的羽翼,策动一些两国的共同小国邻居叛楚归吴。

第一个目标是桐国(今安徽桐城县北),吴王通过强权外交成功的使其桐国与楚国反目。桐国乃附属于楚国的小国,此招肯定能激怒楚国出兵平叛。

接下来的招法是指使另一个小国舒鸠氏(在今安徽舒城县)出面忽悠楚国。阖闾要舒鸠氏上言楚君:“楚国假如现在出兵,以大军临吴境,吴国必然畏惧楚军之威,可以强迫吴军代楚伐桐。”――平叛只需出兵示威,还能不是绝好建议?

阖闾还一再向舒鸠氏表白:吴国从来无意与楚国为敌,这样做是为了使楚对吴消除顾忌,能为楚国做点力所能及的“善事”么。

楚国实在,果然接受了这不出资即能获利的“上策”,于秋风萧索之季,准备收获这没有耕种过的季节:派令尹囊瓦帅军东出,驻军于豫章,实施威吓战略;当然,也不能尽然指望吴军为自己代劳,楚国还同时派出了一路偏师,由公子繁率领,自六(今安徽六安东北)经舒鸠氏开向桐国。

吴军看到楚军即将兵临城下,果然没了胆子,遣使通知楚军:愿意为楚师代劳,讨伐这背信弃义的桐国,吴国水师训练有素,就是用来服务于楚国的。

说了算,定了干,吴军开始备战,为楚伐桐,豫章附近的水面上出现了令楚军极为心安的大批吴军战船,楚军准备守株待兔、不劳而获了。

楚军这次没有等来肥兔子,却等来了一只突袭自己的鹞鹰:十月金秋,天高气爽,滞留于豫章的楚军突然遭到兵力不明的吴国水军袭击,囊瓦闻报,又惊又气,立即指挥楚军出动追歼食言的吴军,谁知大江茫茫,碧水东去,竟然找不到吴军的踪影。

囊瓦传令分兵顺流搜索,立誓要给讨厌的吴国人一点眼色,谁知又犯了错误:分兵出击的楚军一路遭伏,还没能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全军覆没,看来是遭遇了吴军主力。

囊瓦立即集结兵力,采取稳打慢进的方略,向东推进,预计与吴军决战为时不远了。

没想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传来:大批吴军突然出现在了顺流而下的楚军背后!

原来,吴军故意将大批船只集中在豫章南部江面,示以听话,暗中却将部队主力顺流而上潜伏在了于巢城附近(今安徽桐城与安庆之间),就等着楚军东向后行动呢――当然,不是如同囊瓦盼望的那样为楚代劳征伐桐国,而是扑向楚军后背。

囊瓦本来以为吴军主力尽在江上,因而松懈了对陆上方面――尤其是背后的戒备。在得到意外军报后仓皇下令转军西指,谁知来不及了,吴军已经楚军侧后发动了大规模突袭,不知是该攻还是该守的楚军瞬间混乱,囊瓦首先机灵的远走,随后自然是楚军全军溃败。

陆上的楚兵还能夺路而逃,楚军水师可就惨了,后路已经被吴军切断,战船又不能上岸,结果全部做了吴军的俘虏,

楚军主力溃败,被抛弃的巢城成了吴军的盘中餐,已经接令经舒鸠征讨桐国的楚国大夫公子繁时正在巢城,此时还蒙在鼓里,依旧准备率部杀向原定的目标桐国。

其实,现在的吴军主力在哪里谁也说不准,但一部早就逼近了巢城是无疑的,就在公子繁率部离开之后,吴军突袭巢城,楚人不备,守城兵力又少得可怜,所以吴军顺利攻克巢城。

巢城丢失还算不得什么,关键是出征桐国的公子繁,此时还在舒鸠境内的行军途中,丝毫没有防备,大大咧咧的走进了吴军早就备好的埋伏圈。

等到公子繁所率楚军发现敌情之时,全军已经被罩在了一张大网里,无备应付有备,行军遭到突袭,胜负就不是什么悬念了,公子繁在指挥失灵的情况下竭力抵抗,终归无效,以至力竭被俘,吴军大胜。

此战,在吴王督战下的主将孙武,采取了“兵者诡道”、“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孙子·计篇》)的策略,使总兵力大于吴军的楚军丧师失地,狼狈不堪。

经此一战,楚国在豫章以东之诸邑及属国皆被吴所占有,换句话说,就如同楚国是一座大城,攻城的吴军现在已经扫清的外围据点,剩下的就是围城攻坚了。

对于吴国来说,对楚战略态势已经清晰了:楚国门户已经洞开,腹地几乎没有什么守备,破楚国、攻其都城郢的战略态势已经形成。

阖闾欲动,孙武说:慢!

(请看下篇:十九、等待敌人犯错误)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681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