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十九、等待敌人犯错误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十九、等待敌人犯错误

十九、等待敌人犯错误

[更新时间]2008-04-10 06:57:42 [字数]2450

十九、等待敌人犯错误

现在同楚国倾国血拼的确还不是时候。

孙武认为,以吴国现在的国力、兵力,与楚国相较来说,还不是一个级别,楚国地大物博,军力庞大,就算是这几年经吴国努力骚扰,实力有所削弱,但鉴于“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变真理,与楚国全面开战,占上风的当还是楚国。

欲摧强楚,还要继续这种弱楚努力,等待机会。

阖闾觉得孙武分析有其道理,强迫自己忍下了一举吞掉楚国的欲望;至于伍员与伯噽?自然不能多说些什么,两人也不是普通人物,对楚国的了解要胜于他人,报仇十年不晚这句名言,看来还要在心里默念不知多长时间。

不论对个人来说,还是对一个国家来说,命运或者说是天命赐给的机会无非两种:一种是自己创造的;一种是对手提供的。此时的吴国就是在尽力创造机会,至于楚国方面,那就看楚国的决策者了。

只要努力,自己的命运还是易掌握的。吴国在边境维持与出国的相持的同时,开始了自身强军的努力,孙武帮助阖庐,“申明军约,赏罚必信”(《史记·律书》),开始建立一支经过严格训练的的部队。《吕氏春秋·上德》记载:“阖庐之教,孙、吴之兵,不能当矣。”――可见经孙武所训练士兵的战斗力,逐渐名冠华夏。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实力对比,就像一架天平,哪边开始加重砝码,必然会出现此起彼伏的失衡现象,吴国目标明确,一直在努力增加自己这方砝码的重量,而楚国那方,也在努力,不过着力处是相反的。

据无法验证的野史《东周列国志》记载:楚昭王得到了春秋铸剑名师欧冶子打造的一把名剑,剑名“湛卢”,此事传出之后,引起了各国大凡响:难受的有,表现最为突出的就是吴王阖闾的态度,恨得牙根又疼又痒!

其原因据《吴越春秋》记载,是因为这把令无数诸侯眼红的宝剑原本是阖闾的佩剑,是因为阖闾残忍,诱骗百姓给女儿陪葬,才激怒了有灵性的名剑,干脆来了个“君不正剑投外国”,自己不知怎样学会了游泳,顺大江逆流而上,竟然来到了楚国。

野史所载,几乎都是楚国方面的一面之词,据楚国方面宣布:这宝贝竟然自觉来到了楚昭王的卧室,还吓了昭王一大跳:莫非是自动武器前来刺王杀驾?

幸亏有个叫风湖子的“博导”学问大,对楚王说:“此乃湛卢之剑也,吾王大喜!”

昭王忍住心头喜悦,不耻下问:“这有什么说道?”

风湖子显摆开了学问:“臣下曾闻,有吴王得越国所献宝剑三把:鱼肠,磐郢,湛卢是也。那鱼肠之剑,已被用作杀吴王僚的凶器;磐郢之剑,被陪送给了死去的女儿;今天湛卢被吾王仁义感动,自觉入楚报效吾王也。

“可见如今吴王无道,杀君谋楚,已经招惹的天怒剑都怨,连他自己的湛卢宝剑都弃暗投明,入楚自寻明主哉!”

昭王有些疑惑,这等宝贝,那得值多少大洋呀?别再导致将来有上门讨债的?于是谨慎打听曰:“这玩意要值多少钱呀?”

风湖子的回答令昭王不禁咋舌,只觉得喉头发干,圆眼发涩:“臣听说此剑在越国之时,有买家曾经出价:能成集市的大乡镇三十个、骏马一千匹、万户之都城两个。现在欧冶子已经死了,一幅字画只要作者翘了辫子,那价钱都不知要翻上几番,何况有灵性的宝剑?大王就是用城来称量黄金,用大河来装满珠玉,也不能与此宝相比呀!

昭王梦中发此大财,还能不大悦?于是布告四方,夸宝显富。

于是吴王阖闾失宝发怒,遂使孙武、伍胥、伯噽伐楚,夺了楚国的六与潜二邑。――这样看楚国还是沾了大便宜!

不过,这童话传说显然是后人加工而成,谁知道哪位高手潜入吴王王宫,盗窃了吴王的佩剑去?没趁机给阖闾一剑,其实就是阖闾的大幸,俗话说,破财免灾,吴王失窃重宝,难说是不幸还是幸运。

但童话也有印证:据说因此许多小诸侯国的国君来到楚都郢祝贺,其中就有蔡国的蔡侯和唐国的唐成公,据说说是蔡侯珍藏着一双羊脂白玉佩和两副银貂鼠裘,这次带来了一佩一裘献给楚昭王,作为祝贺的礼物,自己又把另外一佩一裘穿戴在了身上。

而唐成公则养了两匹好马,名叫肃霜――肃霜本是一种大雁的名字,意指羽毛像肃霜一样洁白,此马头扬得高,脖子伸得长,颜色、形态都酷似这种大雁,所以就给它起了这个名字。

唐成公就是用这两匹天价骏马驾车到楚国来,当然走得又快又稳。

这两个位小家子国君这不是专来楚国显摆吗?土财主德行!想趁这个机会摆阔?摆阔也要找对地方呀,哪能把宝贝带到楚国来?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果然有人盯上了他们的宝贝,此人就是位高权重的囊瓦。

囊瓦其人,最大的长处就是会贪便宜,功名利禄无不爱好,据说囊瓦立时就眼红了,不顾一切向唐成公索取宝马,向蔡侯索取羊脂白玉佩和及银貂鼠裘,恰这唐成公与蔡侯也是两位吝啬主,坚决不将国宝贡交上国。

难得囊瓦还极为讲理,没有强取豪夺,也避免落下劫匪的嫌疑不是?只是把唐成公与蔡侯囚禁起来,并且一关就是三年,直到唐成公的随从坚持不住了,偷盗了唐成公的宝马献给了囊瓦,囊瓦才宣判了个“查无私藏国宝实据”,给将唐成公释放回国。

这段故事的真实性难以核实确定,但有一点大概属实:楚国当时是贪官掌权,已经让它的属国忍无可忍。

贪官能亡国,此理古今不变!

据载:唐成公安全回国之后,属下群臣建议:“吾君以一马之故,不惜三年自囚,现在得以安全归来,应该重赏窃马贼的大功呀。”――这是在挖苦自己的国君舍命不舍马了。

于是唐成公日思夜想怎样才能报复楚国;蔡人听说了,主动将裘、佩献给了囊瓦,蔡侯也是安全得归。

蔡、唐两国是楚国的主要属国,史载也是两国此刻与楚国公开翻了脸,并且主动纠集了几十个小国联兵伐楚,但是,北方的那些国家只是嘴头甜,实际却没有真出头的,会盟会了几个月也没会出什么结果,也就是,一个“六国会谈”还谈个没完没了,何况几十个国家商量打一家?

最后蔡、唐这两家终于明白了,大家都是玩嘴的,没有人愿意当真与楚国开战,吃柿子都乐意拣软得捏,没人愿意出手练拳专砸硬核桃。

没奈何,只得回头南望,发现还有个专门与楚国作对的吴国,于是两国各使高招,开始了对吴的战争动员工作。

对阖闾来说正是:正想瞌睡,有人送来了枕头。

(请看下篇:二十、开战决胜论五法)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681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