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开战决胜论五法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二十、开战决胜论五法

二十、开战决胜论五法

[更新时间]2008-04-10 06:58:45 [字数]2238

二十、开战决胜论五法

大势有利于吴国。

那么,现在总该对楚用兵了吧?

尤其现在吴国的士兵经过孙武近乎残忍苛刻的训练,已经成为一支傲视天下的虎狼之师。《尉缭子·制谈》中说:“有提三万之众,而天下莫当者谁?(孙)武子也。”

指挥三万之众,即能纵横天下,这是多么令人咋舌的战力?这是多么令人神往的指挥能力?可见,吴军在孙子的训练下,已经成为一支令天下诸侯畏惧的力量。

不过,诸侯们要认识到这一点,那还是在吴国以区区三万精兵,摧毁楚国二十万大军之后的事情,那时,诸侯们才会切实体会到吴兵的可怕,此威非同小可,竟能使日后的吴国收益非浅:在大后方吴国本土被摧毁之际,其时的吴王夫差还是带着失去了后方的三万吴军,威服包括齐、晋等超级大国在内的众诸侯,被推为霸主。

能否与楚国全面开战,孙武在其《兵法》第四篇中其实做了指导性的论述,我们来看看孙子是怎么说的。

孙子兵法.军形第四:

孙子这样说:从前的时候,善于用兵人,总是首先创造条件,使自己不被敌人战胜,然后等待和寻求敌人可能被我战胜的时机。

使自己不可能被敌人战胜,主动权在于自己;可能战胜敌人,在于敌人有可乘之隙。所以,善于用兵打仗的人,能做到自己不被敌人战胜,而不能使保证敌人必定为我所胜。

所以,致胜的守御之战,经过准备可以预知;而敌军有无可乘之隙,被我战胜,则不能由我而定了。

所以,当我方不可能战胜敌人时,应该在战略上采取防守态势,可能战胜敌人时,则应该出奇兵发动进攻。

所以,防守是由于取胜条件不足,进攻是由于取胜条件有余。

善于防守的人,能像藏匿于深不可知的地下一样,使敌无形可窥;

善于进攻的人,能像动作于高不可测的天上一样,使敌无从防备。

因此,这种将才能够既保全自己,又取得完全的胜利。

但是,能够预见的胜利,不超过一般人所知道的,并不是高明中最高明的;经过力战而后取胜,天下人即使都称赞,也不是高明中最高明的。这就像能举起毫发算不得力大,能看见日月算不得眼明,能听到雷声算不得耳灵一样。

古时候一些所谓善于打仗的人,总是取胜于看起来容易战胜的敌人。而善于打仗的人,他取得胜利,既显不出智谋的名声,也看不出勇武的功劳。因为他的取胜过程是能见微察隐、没有差错的,之所以无差错,由于他的制胜之道是建立在确有把握的基础上,他所战胜的敌人是已经处于失败地位的敌人。

所以,真正善于打仗的人,总是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同时又不放过任何战胜敌人的机会。

因此,真正打胜仗的军队,总是先创造取胜的条件,而后才同敌人作战;经常打败仗的军队,总是先同敌人作战,而后期求侥幸取胜。

真正会用兵的人,善于从各方面修治“不可胜”之道,确保必胜的法度,所以他能掌握胜败的决定权。

用兵之法,无非五法:一“度”,二“量”,三“数”,四“称”,五“胜”。

度――根据战地地形的险易、广狭、死生等情况,做出利用地形的判断;量――根据对战地地形的判断,得出战场容量的大小;数――根据战场容量的大小,估计双方可能投入兵力的数量;称――根据敌对双方可能投入兵力的数量,进行衡量对比;胜――根据双方兵力的对比,判断作战的胜负。

所以,胜利的军队对失败的军队来说,就好比处于以镒称铢的绝对优势的地位;失败的军队对胜利的军队来说,就好比处于以铢称镒的绝对劣势的地位。

所以胜利者在指挥军队打仗的时候,就能象从几千尺的高处决开溪中积水一样,其势猛不可当。 这才是真正强大的军事实力之表现。

《孙子兵法》之四中的“形”字,无疑是指这支军队的客观物质力量,兵力众寡,战斗力强弱,素质优劣等;这是基于上篇关于“全胜”的思想,论述战略防御中军事实力问题,即如何“自保而全胜”的问题。

那么,孙子的“纸上谈兵”能否帮助阖闾决策呢?从之后实际发生的事情来看,阖闾只是有所保留的接受了孙子阐述的理论:侧重于进攻方面,保留甚至可以说是抛弃了孙子在防守方面的论述,或者说是预警也无不可。

吴王阖闾决定全面开战!

这次几乎是举国尽出,但吴国兵力其时有限,面对楚国可畏的军事实力,阖闾表现出非凡的勇气,他近乎赌博般将吴国――也包括他自己压上了赌台。

可惜的是,他没有关注孙子在其著作中一再预警般提及的越国,这给吴国留下了几乎灭顶之灾;他更没留意一个更可怕的敌人:他自己的亲兄弟:夫概。

夫概,一个武力指数超过孙子、伍员的绝勇之人,假如可以用后世的某一位悍将作比喻的话,那就唯有一人――西楚霸王项羽!

附:《孙子兵法》之四――军形

孙子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故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不忒者,其所措胜,胜已败者也。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数,四曰称,五曰胜。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故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称胜者之战民也,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形也。

(请看下篇:二十一、春秋部队之构成)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681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