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55 二十一、春秋部队之构成 - 孙子 - 社科文化 综合 - 一起写网(17xie.com)
17xie首页 > > > 孙子 > 二十一、春秋部队之构成

二十一、春秋部队之构成

[更新时间]2008-04-10 06:59:55 [字数]2890

二十一、春秋部队之构成

阖庐九年(前506年),孙子在吴国的大练兵运动终见成效,帮助阖庐,“申明军约,赏罚必信”(《史记·律书》),具体成果《吕氏春秋·上德》上有记载:“阖庐之教,孙、吴之兵,不能当矣。”

阖庐忍耐数年,这时终于沉不住气了,请教孙武:“当初您说不可攻入郢都,现在怎么样呢?”

孙武回答的还是挺谨慎的:“楚将子常贪得无厌,而唐国和蔡国现在都在怨恨他。大王一定要征伐楚国大干一番,必须联合唐、蔡二国一起行动才行。”

伍子胥终于等到了向自己的祖国复仇的一天,虽然当时的直接凶手楚平王、费无忌都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但只要楚国还存在,伍子胥心中就有复仇的目标,仇恨――即是伍子胥此时能安居吴国的唯一理由。

孙武与伍员两位主要带兵人都没有反对对楚用兵,只是孙武提出了联合唐、蔡的先决条件,这不在话下,蔡侯甚至不惜送来自己的儿子作为人质换取吴国出兵――这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惯例,有求于他人的一方,或者势弱的一方,送来自己国君的一个儿子,以示决不反悔。就是到了战国后期这个传统仍然在坚持:千古一帝秦始皇的老爸就干过这人质活路。

吴王阖闾开始征集全国的军队,至于实际出动多少?史书、野史记载的五花八门、天花乱坠:有说十万的,有说三万的,有说六万的……,不过,见于正史文字的是“大军”三万。

这也应该可信:春秋时期,中国人口稀疏,各诸侯国整天打来打去,死伤定然不少,加上那时农业技术不发达,农田中所需劳动力也会比较大,所以各国的常规兵力应该较少,像楚国、晋国这种超级大国类型的,举国兵力也不过有十余万到二十万不等。

吴国此时还难说是一个军事强国,前文已经提到过,全国兵力十万人对于这个后起之秀来说也多了点,十万人的说法很可能是加上唐、蔡两国的部队再来上个号称而已,尤其是本土也需要留守部队,实际出动三万,应该是比较妥当的一个数字。

须知,长途出国作战,后勤供应是关乎全军命运的大事,兵力过于庞大,会带来致命的麻烦:人马消耗,一天需要多少?虽然孙子在其兵书中强调粮草取之于敌是最划算的,但那毕竟是个未知数,出动前的辎重准备一点也少不得,穷家尚且富路,何况一个国家?

吴军此时凭借的是质量,不是数量,假如以数量预期胜负,那就干脆别打了,与有着二十万以上大军的楚国作对,就是等于前去自杀,这里阖闾倚仗的是孙子的另一理论:“兵非贵益多也!”(孙子兵法.行军第九),换句话说就是:将在谋不在勇,兵贵精不贵多。

另外就是,蔡、唐两国也并不是跟着瞎起哄,这会他们已经奉吴国为老大了,几年来吴国与楚国在边境不断发生战事,几乎都是吴军占了上风,两国国君从心底已经服气。

现在全面与楚开战,组成“三国联军:,他们为了在新老大面前献殷勤,出兵也不会吝啬,如果出的兵少了,一来惹吴国生气,而来自己也没面子,所以出的兵力应该在一万以上,三支兵马合在一起,五六万人是没问题的。

大战之前,大家还应该了解一下当时各诸侯国的军力构成。

整个西东周时期的政治基础就是分封制,钱穆曾经指出,分封制才是真正的“封建社会”,至于秦始皇之后的各代,其实应该称为“中央集权制”才更为确切。这有其道理,“封建社会”不过是我们今人起的名字而已,其实质是两千年来取消了“封”,杜绝了“建”。

要说从掌权者的行事来判断社会制度,那么“封建社会”还在地球上某角落延续中呢,凡是不经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是否都可以称之为“封建”?万岁之声不绝于耳的社会都摆脱不了“封建”的嫌疑。

以上是闲话,咱们还是入正题。西周时,天子的直辖部队不过仅能称为“私人卫队”,不过毕竟是天子之尊,规模庞大些。上行下效,各诸侯国内的部队也是存在王公的“私人卫队”,不过,到了东周的春秋末期,天子的卫队已经衰落的不如诸侯的卫队了,所以,一切权威都随之衰落。

再具体到各诸侯国,实行的是大夫治国制度。各国君主实际上并不操控自己领地内的每一处土地,有相当一部分,甚至是大部分都分封给大夫,大夫就是其治下的小君主。

每位大夫都有自己或大或小的一块地产,都豢养数量不等的私家部队及家臣,私家兵谓之部曲,家臣谓之客或舍人,眷养多少那就看各人的财力多寡了,总归是经济决定军力,然后决定政治,穷鬼到了啥时候也不会有硬拳头。

大夫制与君主制一样是世袭制,在诸子中选定的接班人也叫太子。地产所得全为大夫自己拥有,不必缴税给国君,但战时各大夫必须派私兵参战,兵器、补给也均需由自已解决,各大夫的私兵和国君的卫队合在一处就组成了各国的正规军部队,战时由国君指定的大夫或军事将领统率。

客或舍人往往仅对眷养他们的大夫效忠,他们构成了诸大夫的个人政治势力。这种大夫制导致了不可避免的结果:大夫之间的私人势力平衡不断动荡变化,君主势力与大夫集团势力之间的平衡也不断此起彼落。因此,春秋时期各国大夫之间因私人仇恨而互相攻讦的事情并不罕见,有的甚至于动用武力灭对方一族,一般都是事后君主才来扮演仲裁者的角色。

所以,春秋末期出现众多大夫弑君,迎立新主的事件,就是由于大夫们的拳头超过了君主,发展到颠峰的事例就是赵、魏、韩三家分晋,这一事件从三家势力初成,到三家正式彻底分晋用了一百多年,这一段漫长的时期也是春秋大夫制弊端尽露、走向没落的关键时期。

吴王大举出兵楚国时,也是自己的直辖部队与吴国大夫们的私兵并存的时期,例如:吴王自己的胞弟夫概所率的就是自己的私人部队,据野史小说演绎:被夫概自号“熊兵”,大家不要误会,这与“熊市”“牛市”中的“熊”字含义相反,是“北极熊”的“熊”字的意思。

啥时候都是熊吃牛,从没有老牛啃熊毛的现象发生过。

再例如,吴国大夫子山,也是率领的自己的私兵入伙伐楚,不过战力稍弱于王弟夫概的“熊兵”而已。

至于伍员与伯噽,也是有自己的部队的,当然,由于从根上说是外国人,其实力与规模就要小多了,两人更需要避嫌,不会公开发展自己的私人势力。

具体到孙武,身边估计不过一支小型的卫队而已,孙武参政时间不长,其志不在私权争利,本人安全在于吴王的态度,所起作用也就肯定决定于阖闾听从的程度了。

这次出兵,孙武被委以指挥吴国全军的主将,但就实际权利来说,由于吴王阖闾随军出征,孙武这位“主将”的权利就被大大打了折扣了,其职责不过一个全军参谋长罢了,总之,也与伍员一样,统帅部中的一员,将自己的谋划灌输给吴王,再由吴王颁布全军。

从后来发生的情况来看,离开了吴王,孙武别说指挥全军,就连稍下级的大夫都制约不了,至于王弟夫概,更不会理睬孙武的军令,孙武的军令是对着全军的,但小兵是通过自己的大夫接受命令的,而大夫只听从吴王一人的命令,所以孙武只有用兵法说服吴王,实施军令。

其实,就连吴王有时说了也未必算数,比如对夫概,夫概就敢于违抗吴王的军令。

这样一支凑合的部队怎么应付即将到来的恶战?

别急,战力是对比才能做出的,敌人楚国更甚,其部队也是由多头构成,在配合作战方面还不如吴军,吴军毕竟还有个阖闾从中调度,楚军却是令出多头,尤其,真正的军权又控制在囊瓦手中,这就给吴军带来了机会。

(请看下篇:二十二、联军未必强楚军)

《孙子》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zonghe.17xie.com/book/10888656/5681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